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八章 国会大厦暴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37538.html
    布加勒斯特的氛围就像风雨飘摇之中的康斯坦丁内斯库政权一样灰暗一片,暗淡的云层掩盖了光明的到来,街道变得萧条无人,罗马尼亚政府军战士们的脸上刻满了绝望。伤员已经占据了所有医院,他们对前线的战斗一点都不乐观。

    战争仅仅进行了五天,倒戈相向的罗马尼亚装甲部队就已经超过了一大半,完全把东南的门户拱手托让给苏联军队。虽然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喇叭向他们宣布北约军队进入罗马尼亚的消息,不过人民已经对这个政权感到失望。那些寡头的统治和**的国会早已透支了人民的信任。对喇叭里播放的内容置若罔闻,反而对黑名单上的通缉令非常的支持。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当年他们怎么站在人们的头上吸食鲜血,现在就怎样报复回去。

    铲除掉那些危害人民安全的蛀虫,将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绞刑架的绳套拴在他们的脖子上,才是对独裁者们最严苛的惩罚。

    在国会的内部,那些还试图稳定这个国家的政权的权贵们正在试图最后的挣扎,奢华的奔驰停留在国会门口,这座原本象征着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的人民宫,里面却挤满了肥肠油脑的权贵们。统治罗马尼亚十年来所犯下的罪行,是时候在今天要被算清了。

    这十年来,除了充实了罗马尼亚的权贵们的口袋之外,留给人民的全部都是痛苦的回忆,经济几乎崩溃。其所有的行业消失,成千上万的巨大的工厂已经关闭,数以万计的工人被解雇了他们中的许多人永远不会再找到工作。

    境内的金矿被关闭,黄金从财政部搬到国外。罗马尼亚的罗西亚蒙大纳是欧洲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金矿之一。现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公司接管罗马尼亚的金矿。罗马尼亚之前还被欧盟禁止谷物出口。其他欧洲国家接受这项任务。因此,农业也完了。

    罗马尼亚现在有巨大的外债,特别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逐年陷入更深的债务。人民反对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更多的贷款,他们每年抗议,不过没有人会介意他们!他们的命运从来都不在自己的手中。能量和石油公司已经出售给西方企业,汽油和天然气价格每年在罗马尼亚被提高两次。在罗马尼亚1加仑汽油的价格是8美元,而最低工资是每个月两百美元,只是相当于25加仑汽油。定期工资下降,甚至跟不上通货膨胀。国家被掠夺和人民濒于死亡。

    现在,他们还要用武装力量来入侵罗马尼亚,将把自己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的苏维埃军队称之为卑劣的入侵者,将那些坐在国会的蛀虫寡头们称之为罗马尼亚的英雄。

    人民忍受够了他们的颠倒黑白是非,同样也忍受够了这些西方国家的代理人。既然你们不让我们活下去,那么我们就自己拿起武器,反抗暴政。

    千千万万的罗马尼亚人民,站起来。

    反抗**无能的政府,反抗掠夺自己的西方企业,反抗那些让人民没有活路的蛀虫。

    罗马尼亚国民议会宫之外出现了无数的身影,这些被社会民主党煽动起来的人民组成了一道围墙,向着象征贪腐的政治建筑前进。

    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与此同时,罗马尼亚国防副部长格奥尔基将会在总统和国防部部长参与会议时暂时掌控军队大权,他将有充分的权力指挥部队倒戈,这是沃伊内亚潜藏在内部非常关键的底牌。发动政变之后一系列的举措都需要通过他的手来完成。

    被集合起来的武装人员向国会靠近,原本在道路口负责拦截的罗马尼亚军队被群众层层包围——讽刺的是1989年也曾出现过这样的场景。那是对人民不可饶恕的暴行,总有一天他们会被人清算。

    虽然他们的枪口对准了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群,试图恐吓他们后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半步,这是他们的国家,不会再一次被暴徒们支配。罗马尼亚属于罗马尼亚人民。

    “后退,往后退。再不退的话我们就要开枪了。”

    明晃晃的枪管泛着令人胆寒的光芒,他们试图用子弹阻拦对方的前进。

    寡不敌众的士兵试图恐吓对方,然而他们反而前进了几步。如果他们退缩了,罗马尼亚的未来就会在自己的手中。

    思想是不惧怕子弹的,民众也同样不应该害怕一群寡头统治的政府。

    “滚开,我们在拯救这个国家。”

    士兵终究阻拦不了潮流的前进的步伐。从人群中窜出来的健壮男人将他们掀翻在地,即便是手中拥有枪械,他们也不敢对民众开枪。子弹一旦发射出去,将会迎来更疯狂的反抗浪潮。拳脚招呼在这些虚张声势的士兵头上,更多的人爬上了装甲车,越过**政府早已生锈的暴力机器,向着那座宏伟的建筑奔涌而去。

    风卷残般吹散了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

    这是高高在上的**官僚们第一次感受到群众的力量,10年前他们被狡猾的政客欺骗过一次,亲手摧毁了最后的希望,而现在罗马尼亚人民绝对不会再被这群卑鄙政客的谎言欺骗第二次。

    同样的事件不单单发生在同一条街道上,还有其他的地方,同样愤怒的他们抢夺下军人的枪械,挪开了路障,并且向着国会大厦的方向奔涌而去,带着他们的愤怒,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蛀虫,寡头,叛国者。

    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国会广场已经人潮汹涌。

    民众并没有两手空空,而是拿着钢管和石头,这次他们不会再向政府妥协。背后有社会民主党的煽风点火和苏联方面的支持,布加勒斯特的局势急转直下。

    上一次国会大厦人潮拥挤的时候,还是在抓捕齐奥塞斯库的行动之中,而现在那群背叛了党和人民的叛徒,也终于到了被清算的地步。

    只不过会变得更加的惨烈而已。

    匆忙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回响,秘密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内部召开的紧急会议才举行到一半,就被叫停,议员望着神情紧张的总统助理,心头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罗马尼亚要变天了

    总统助理走到康斯坦丁内斯库面前,附耳低声对他说道,“情况不好了,罗马尼亚的暴乱人群已经冲破了我们的封锁,现在越来越多的暴徒占据了国会广场,趁着我们的警察还能阻拦一会儿,赶紧从这里撤离出去吧,康斯坦丁内斯库总统。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

    暴乱?

    为什么负责戒严的罗马尼亚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他还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突然回想起之前罗马尼亚国防部副部长因身体不适为理由,拒绝了议会。

    惴惴不安的恐惧开始收网,牢牢的抓捕着他的内心。

    从太阳穴上流下来的冷汗顺着脸颊低落到他面前的报告文件上。

    原本还在试图跟国会议员讨价还价的康斯坦丁内斯库顿时脸色苍白,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走到窗台面前,掀开了窗帘,看到的这一幕却让他大惊失色。

    广场已经成为人头攒动的海洋,布加勒斯特的居民几乎都聚集在这里。如果不是警戒线之外的警察阻拦成一道单薄的“人墙”,试图终止他们前进的步伐,坐在国会里的家伙恐怕早就被人撕成了碎片。

    暴乱的人群可不会跟你们讲道理,沃伊内亚的煽动非常成功,现在布加勒斯特已经全面失控。

    他默默地转过头,对其他还不明就里的议员说道,“之前我们曾讨论从布加勒斯特转移出去,而你们却在一直否定我的做法。现在好了,我们都走不了了。他们已经包围了国会大厦,无处可逃了。”

    康斯坦丁内斯库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这群酒囊饭袋,尽管在之前他曾不顾一切的劝阻过他们。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救救我们,总统阁下。”

    某些议员的脸色已经吓得苍白,“请你跟他们好好地他们交涉一下,或许这些人会自行的散去。”

    “交涉?除非将坦克开到广场上,用机枪瞄准那些人,他们才会散去。不过这么做就等于宣判了这个政权的死刑,就连西方国家也不会支持我们。在你们这群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但是你别忘了,康斯坦丁内斯库总统。是我们保住了你的位置,没有我们,你也一样要下台。”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谁不知道利益集团里有多少家伙准备将我当作与反叛军交涉的筹码,准备将我丢出去。没有你们,我依旧可以组建一个新的政权。”

    康斯坦丁内斯库冷笑了一声,他拍了拍国会议长的肩膀,对办公室里的这群懦夫狠狠的嘲讽道,“我之前就说过,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在场的各位,接下来你们就等着尸体被挂在布加勒斯特的街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