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处决他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48150.html
    谁都不想体验被吊死在路灯上是什么样的滋味。当年齐奥塞斯库夫妇在街头巷角被处决的照片还历历在目。只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才仅仅过了十年就非常不幸的轮到了他们这帮倒霉的家伙。不排除暴民是否会将他们吊死在路灯上的可能性,光是一个“勾结西方背叛人民”的罪名,都足以让人民广场上的愤怒的民众将他们挂在列宁铜像伸展的手臂上。

    国会议员还想着恳求康斯坦丁内斯库救救他们,但是对方却直接起身离去,并不想再参合进来。他们最终的结局如何康斯坦丁内斯库并不担心,但是他要保住这条命去跟那些叛徒拼命。

    既然你们敢将他当成是与沃伊内亚谈判的弃子,他就勾结北约军队反将一军。

    离开会议室之前,康斯坦丁内斯库小声的叮嘱总统府保卫局的人,必须要将这些人困守在会议室里,等到他离开之后才能离开,这是总统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

    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这座困守着旧时代灵魂的行宫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跟随着时代而老去似乎是他唯一的结局。

    “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康斯坦丁内斯库,你这个混蛋!快给我叫军队过来!”

    多余的话他已经不想说了,当初给过机会让他们选择,是这帮人狭隘愚蠢的目光毁掉了自己的前途。

    康斯坦丁内斯库喜欢摧垮对方心里的最后一点防线,原本半只脚已经跨过了门槛,但是又缩了回来。他转过身对立面惊慌失色的人群说道,“军队?如果现在我能指挥卫戍部队的话还用得着听你们这群人废话。别傻了,布加勒斯特的装甲师恐怕早就已经叛变投敌,剩下一部分忠于我们的军队也处于电子干扰的状态。换句话说就连我自己都无法指挥部队了,哪里还能抽调多余的兵力来保护你们?”

    “现在你们逃,或许还来得及,等下一旦防暴警察制止不住那些人,这些年你们的所作所为报应就来了。当初收取贿赂这么开心,你们也应该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清算吧?”

    说完放肆的笑着走了出去,在布加勒斯特他的败局已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全盘皆输。马里奥总统已经为他开出了足够动人的条件。只要能够把握好机会,罗马尼亚就能东山再起。即便是对方吞并掉南部又如何?大不了以莱茵河为界限,画河对立。

    一辆被重重保护的车队从国会大厦离开,康斯坦丁内斯库将那帮家伙丢在里面就是为了给自己拖延时间。本来就有一条无人知晓的秘密通道可以避开广场上蜂拥而至的人群,悄无声息的离开都城。

    “要怪,就怪你们太过贪婪。为了那些工厂和地皮斤斤计较,以为马里奥会成为救世主一般的降临在罗马尼亚的土地上,然而实际上人家只不过是想把你最后的剩余价值榨干而已。罗马尼亚的蠢材们,你们这的不应该坐在国会大厦的办公室里,你们应该在猪圈里圈养才对。”

    康斯坦丁内斯库最后能做的,也就是嘲笑他们的愚蠢。

    将国会议员作为弃子他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可惜,反正相当一部分家伙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最让他在意的是那些背叛了自己的政府高层,或许就有一位叛徒潜伏在自己周围,准备在最关键的一刻亮出凶器。

    越想到这里,康斯坦丁内斯库就越是不安。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四周围都是与沃伊内亚合作的间谍。

    为了以防万一,他连国防部长和情报部门的负责人都作为了布加勒斯特的弃子,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离开的消息,除了在机场上蓄势待发的专机。这次的离开只有中情局才知晓内幕,康斯坦丁内斯库完全是一个人奔逃到西北地区,重新组建政权。

    马里奥甚至答应,在他离开的4个小时内,北约军队将会和苏联争夺布加勒斯特的制空权,断绝掉苏联空降部队继续渗透作战。

    但是后续的一切都显得无关精要了,康斯坦丁内斯库现在思考的问题时第一是组建新的内阁,国会里的这群人已经不能再用了。

    还有就是指挥罗马尼亚军队继续战斗下去,苏联只是策反了东南部的小部分装甲部队而已,他还拥有绝大多数的坦克,装甲车与战斗机,虽然南方各大军区都收到了苏军的重点照顾,但北方还保留着大量的实力。

    只要白宫的政治施压有了效果,苏联就不得不停止对罗马尼亚进行特种作战。失去了背后大国的支持下,康斯坦丁内斯库剿灭叛军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锁上了会议室的门,穿过无人的走廊,康斯坦丁内斯库钻进了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总统转车,他们现在要立刻离开这里。

    罗马尼亚国会大厦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他在这条隐蔽的地下隧道中行驶了数百米远。这是最安全的逃脱方式。国会大厦在1996年翻修时,康斯坦丁内斯库秉着充分考虑安全因素,在东南部位置建造了一条不算太长的隧道。

    昏黄的灯光只能照亮前方一小段的道路,这本身就是还没完工的作品。水泥脚架之类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放着。

    康斯坦丁内斯库以为一切都在自己安排之中,突然汽车来了一个急刹车,他差点没坐稳摔倒在地上。到他抬起头来时,却看见一群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罗马尼亚士兵已经用子弹对准了这辆总统专属。原本前面开路的警卫也调转了枪口,对准了车内的总统。

    躲藏在幕后的主谋已经稳操胜券,康斯坦丁内斯库无路可逃。

    不过等他的人,却出人意料。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康斯坦丁内斯库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直到那个人的轮廓从昏暗不清的阴影里走出来,他才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因为贪腐问题而被调查的前罗马尼亚总统伊利埃斯库。

    当年反齐奥塞斯库的“英雄人物”。

    “吃惊么?”

    康斯坦丁内斯库摇了摇头。指着那些身披迷彩服的士兵说道,“你是怎么将他们藏在这里?”

    “这条隧道的蓝图原本就是我第一个知晓的,难道你以为这里真的只有国防部长等一系列的重臣才知道确切的位置?”

    伊利埃斯库笑了笑,笑容里还有不易察觉的无奈,“曼内斯库已经被处决了,博尔勒德亚努现在已经被软禁。原本的罗马尼亚三驾马车早已经被渗透进来的特种部队拆的七零八落,所以你认为即便是逃到北约部队驻扎的西北地区,还有翻盘的机会吗?你的内阁,你的智囊团已经没有了,就连背后的政治金主也背叛了你们。”

    他也不过是作为反康斯坦丁内斯库政权的人物而留下了一条命,否则的话早就一同跟随着曼内斯库去见上帝了。

    最信赖的外交部长已经落网,还有原本应该担任副总统职位的博尔勒德亚努也被秘密控制,当年1989年的民主委员会成员硕果仅存的两位就这样的拱手相让给苏军,看来那些人早已经准备好将自己变成“弃子”了。

    想到这里,康斯坦丁内斯库内心的怒火就被勾了起来,他指着伊利埃斯库愤怒的大吼,“凭什么?我为了这个政权一直拼到最后,这帮混蛋居然就这样将我拱手相让出去!等我出去,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声音在昏暗的地下隧道里回响,空旷寂静的只有回音在不断地扩散。可笑的是,在前十分钟,被放弃的国会议员们还在这样恶毒的诅咒自己。

    不甘心么?

    的确,没有死在自己的竞争对手手中,而是死在自己的盟友手里,换做是谁也不甘心。

    但是不甘心又如何?

    伊利埃斯库不也成为了被利用的棋子,站在这个隧道里进行一场荒唐的会面么?要怪就怪他们算计不过克里姆林宫里老谋深算的怪物,罗马尼亚主动挑起摩尔多瓦自治区的问题时,就应该考虑到这样的结局。亚纳耶夫敢将整个苏维埃的国运作为赌注,也敢为了十几条人命而向另一个国家宣战。

    大智近妖的政治路数和手段,近乎逆天而行的运气,也难怪马里奥在任期内与他斗了这么多年,依旧无疾而终。

    伊利埃斯库还想劝阻对方放弃挣扎,毕竟这就是他最后的利用价值了。

    “放弃吧,康斯坦丁内斯库。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要不下车投降,然后接受人民法院的审判。要么我们以叛徒之名,将你处决在这里。”

    “不!我不会输,罗马尼亚从来不会输。”

    近乎疯狂的康斯坦丁内斯库掏出了手枪,然后抵住了自己的下巴,对伊利埃斯库流露出狰狞的笑容。

    “我不会被你们抓住,更不会成为罗马尼亚的笑柄。”

    “别得意的太早了,伊利埃斯库。社会民主党不会笑到最后,我在地狱里等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