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章 自由之花以腐败者鲜血浇灌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章 自由之花以腐败者鲜血浇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948151.html
    那些残暴的娱欢终将以残暴为结局。——莎士比亚

    哭喊,谩骂,恶毒的诅咒。

    踩踏,拥挤,愤怒的暴徒。

    民主派被清算的时刻终于来临。防爆警察组成的人墙被群众冲破,愤怒的洪流搅碎了拦在自己面前最后一块基石。他们踩踏着高贵的大理石阶梯,一步一步,无形的火焰在迅速的蔓延,来自人民的压迫和窒息感,试图将这座权力象征的宫殿压迫,压迫至灰飞烟灭。

    留给他们自我了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会议室沉默的像停尸间,或许在不久之后,他们也会被装进裹尸袋,丢到停尸房里,僵硬的躯壳慢慢的腐烂在甲虫和蛆穿梭纵横的松软青苔之中。

    被康斯坦丁内斯库抛弃的除了国防部长斯腾库列斯库之外,还有副议长彼得·罗曼,议员科尔内亚与那斯塔塞,曾经民主救国阵线的先锋成员灵魂早已经堕落,与**肮脏的政客没有区别。与其说他们是曾经的正义人士,不如说一开始就是披着民主外衣的肮脏政客,用花言巧语蒙骗了人民,亲手葬送了罗马尼亚的未来。

    现在,他们醒悟过来之后,罗马尼亚的末日也就来临。

    他们从国会大厦被粗暴的往广场外拖拽,帽子掉在了一旁,经过一顿拳打脚踢的招呼之后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脸上鼻青脸肿的被抛弃在空旷的广场上。

    一群臃肿而肮脏的肉球,声泪俱下的哀求他们不要再打了,他们愿意将所有的财产都捐献出来,只求放过这些人一条生路。

    萧瑟的寒流凝固了空气,只剩下他们泪涕哀求的绝望挣扎。被社会民主党的成员煽动起来的民众怎么可能答应他们的要求。

    “放过你们,那些在动乱中死去的人找谁伸冤?罗马尼亚可以原谅任何人,但是唯独不能原谅你们这几个叛国贼!”

    威严而恶毒的咒骂从他们的正前方传来,迪内斯库一步一步的向前靠近,眼神因为愤怒而布满了血丝,1989年他们是统一战线的队友,然而在“独裁者”齐奥塞斯库死后,民主救国阵线的团结迅速崩塌,每一个人都摘下伪善的面孔,流露出对权力真空的渴望。毫无城府的诗人教授被排挤出政治的小圈子,看着整个国家在他们的卖国求荣之中一步一步的沦陷。

    迪内斯库绝望了。

    他曾发誓要让背叛人民的独裁者血债血偿。

    而今天,他要将那些寄生在人民身上的吸血虫全部处决。

    何况那份黑名单上的议员,有相当一部分还是社会民主党的成员。他明白沃伊内亚正是借助这场大清洗来排除异己。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最终的目的都是要拯救罗马尼亚而已,只不过是目的不同罢了。

    现在他是这里的主宰,脱去了权势的外衣,跪在地上求饶的议员们也跟其他人没有两样。只不过身材更加肮脏臃肿罢了。

    “你们没有权利审判我!”

    “只有最高法庭才有审判我们的资格!”

    “我要见我的律师!”

    曾经的执行局主席纳斯塔塞试图反抗,却被周围的人牢牢的抓住了肩膀,抬起头望向迪内斯库的时候,她想起了10年前审判齐奥塞斯库夫妇时所见到的眼神。

    “熟悉吗?”

    迪内斯库笑着问道,“记得十年前,你们是怎样审判他们的了吗?靠着卑劣无耻的谎言,与中情局的秘密合作,还有对西方国家的摇尾乞怜。一个万人坑杀的弥天大谎欺骗了整个国家的人民,葬送了罗马尼亚的未来。你们说齐奥塞斯库是独裁者,然而你们所做的一切更加无耻!我感到悲哀,你们居然在代表着人民的建筑里纸醉金迷了十年,整整十年,与1989年到现在,我们经历的时代相比,整个罗马尼亚在**执政的岁月简直就是罗马尼亚人民唯一民主的时代。”

    迪内斯库就像审判的法官,一桩一桩的诉说着他们的罪行。

    “现在被清算的时刻终于到了。”

    迪内斯库笑了,神情释然,就像某件一直牵挂的事情终于在这一刻落下了帷幕。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不知何时挥展着手臂的列宁铜像又重新伫立在广场上,已经锈化的手臂上还挂着绞刑的绳套。

    靠着随风摇摆的绞刑圈套,寒意从背后涌起。

    他抽搐着身体,神情绝望。

    看来是势必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回忆起当年那一刻,齐奥塞斯库夫妇不带表情的眼神,还有宁死不愿承认的罪行。

    “我没有罪。”

    “背叛人民的叛徒没有资格审判我。”

    “只有人民才有资格。”

    只不过被审判的角色,从民主的救星变成了**的官僚而已。纳斯塔塞抓住了迪内斯库的大腿,绝望的哭喊,“我愿意把我这些年积攒的海外存款全部捐出来,只求你们饶我一命!我可以全部给你们!”

    迪内斯库负手而立,丝毫不理会对方的哀求。

    “我谨以代表罗马尼亚人民在此对罗马尼亚国会议员纳斯塔塞进行宣判,你曾接受美国通用公司的贿赂,纵容外国资产侵吞国家财产,工厂倒闭工人失业,人民在温饱线之下的贫困中挣扎,贪污**甚至让罗马尼亚整个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

    每一桩罪行的控诉都是对纳斯塔塞罪恶的惩戒。

    “处以死刑!”

    伴随着最后一句话的落下,他的脖颈悬挂上绞刑的绳套,还没来得及挣扎,一股强大的力量挤压着他的咽喉,拉扯颈椎往后拖拽,很快他的双腿悬空,窒息感肆无忌惮的掠夺他肺部最后的空气。充血的眼睛逐渐模糊视网膜的影像,最后双腿悬挂的人像钟摆一样,吊死在列宁的铜像上,摇摇晃晃。

    这一幕的冲击力吓傻了其他的高层,作为东欧牲口的罗马尼亚人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阐述他们对正义的定义。

    全部吊死。

    “接下来是谁?”

    迪内斯库冷漠的扫过阶下囚们,声音低沉,手指指向冰冷的尸体,“枪决太便宜你们,**的官僚和寡头都应该被吊死在路灯上。”

    “就像他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