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四章 分道扬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006405.html
    冰雪已经消融,克里姆林宫内的翠绿色的枝叶抽出了嫩芽。

    原本阴沉的莫斯科开始放晴,春季降临这片土地,同时围绕着罗马尼亚的政治斗争也差不多落下了帷幕。

    不知道克里姆林宫再次成为大赢家时,白宫方面应该是怎样的表情。

    “多勃雷宁那边差不多传来好消息了。多勃雷宁的谈判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没想到克伦茨下手居然这么狠毒,把半数的卢克日集团军抛弃掉去喂布泽乌军队,现在马里奥应该要抓狂了。原本就想着两个政权并立,尽量将损失减到最小。没想到这个举动直接将情况急转直下,现在如果美队不介入的话,情况是很难扭转了。”

    盎然的春意里还带着一丝的冷风,但是却浇灭不熄人民的热情。莫斯科的街头巷角都在讨论着千里之外的罗马尼亚局势,尽管与他们没有纠葛,但是在宣传部的策划之下,还是将这场战役与苏联的伟大复兴串联了起来。

    见识过了资本家在东欧的无耻嘴脸之后,所有人都对那群抛弃了的斯拉夫兄弟带着一丝的同情,还有一小部分人则带着心灾乐祸的意味。罗马尼亚出现残酷的内战,都在意料之外。

    “抛弃主义制度的隔阂,帮助那些被资本家剥削的劳动人民”的口号在布加勒斯特也迅的流传了起来。沃伊内亚政权向人民宣扬恢复民主社会福利的做法也得到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起码这场祸乱的根源,就是他们渴求平等和削弱贫富差距。

    现在,就由一直倡导改变人民处境的社会民主党来担任这个角色。

    亚佐夫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如果美国亲自动手的话,我想结局很有可能会迅的改变,美队出手之后,局面就会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他叹了一口气,现在的沃伊内亚军队看似很风光,一路摧枯拉朽。其实是因为德国的突然反水打乱了整个部队的部署。导致手忙脚乱之时被钻了空子。只要卢克日没有倒下,美国空军的狂轰滥炸,就能将沃伊内亚的政权重新逼退到南方。

    如果沃伊内亚能在美军轰炸之前吃下整个国家,那么亚纳耶夫也就不用苦思冥想的考虑接下来的步骤怎么走了。

    亚纳耶夫分析了一下可能的情况,“他不顾我们之间的利益,强行动战争,我是考虑到了。”

    “但是美国人不可能进行一场持久的战争。如果他们认为自己出手可以迅的平定战乱,那就让他去做吧。现在萨达姆还在伊拉克的某个防空洞里逍遥法外,美军的治安战争进行了太久了,快四年了吧?安巴尔省和埃尔比勒依旧是那样,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斗来斗去。炸弹和冲突不断。”

    亚佐夫提醒了一下,“但是在罗马尼亚,没有太多错综复杂的关系。”

    “虽然罗马尼亚没有这么多的宗教派系,但是人种之间的矛盾也不少。美军如果真的击垮了布加勒斯特政权,你觉得他们还有力气来维护长期的治安吗?”

    亚纳耶夫鄙夷了一下美国人想法简单幼稚。

    “就像我们当年的阿富汗战争一样,几乎被西方国家练手锁死在那个泥潭里。当时勃列日涅夫或者格尔巴乔夫谁能想到,一群愚昧无知的疯狂教徒居然能打赢最强大的军队?”

    亚纳耶夫不敢保证美帝国主义会被淹死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但唯一一点可以确定的,就算是沃伊内亚的政权崩溃了,到时候的罗马尼亚人民手中也会是人手一支卡拉什尼科夫步枪。

    计谋一环扣着一环,亚纳耶夫为美队的每一步都设伏了陷阱。包括之前军售的山毛榉等各种萨姆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和带着铅系列炮弹的t72b3坦克,这里就是为北约军队准备好的军火坟场。只要沃伊内亚的军队正常挥,踏入这里的空军将会面临可怕的噩梦。

    摆在面前的茶有些凉了,亚佐夫的手指触碰到杯子时,却感觉自己的手跟瓷面一样冰冷。

    脊椎处神经向他传达的是危险的信号。

    而信号的根源是对面一脸微笑的总书记同志。

    政治斗争和国际舆论已经和他融为了一体,除了美国总统下台之外,他心里所拿捏的,就只有从濒死状态抢救回来的国家。

    回想起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亚纳耶夫总书记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致对方于死地。不敢相信他为这项计划准备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这次的罗马尼亚事件之后,没有人再敢对莫斯科政权指手画脚什么。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希望国防部长能够拿捏一下。”

    “可能近期击落的罗马尼亚空军’战斗机会比较多,虽然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我还是希望在对外宣称的时候,以伪政权的战斗机来宣传,毕竟我们还是要给美国人留下退一步的余地,把事情做得太绝,最后罗马尼亚的吃相可能会不怎么好看。我不希望最后是美苏兵戎相见。”

    他说的风轻云淡,但是话里的内容却比乌拉尔山的重量还要可怕。

    在这种事情上拿捏好分寸,亚佐夫都不由自主的捏了一把汗。

    他拍了拍亚佐夫的肩膀,眯起的眼睛里透出了复杂的情感,一字一句的回答,“你懂了吗?”

    “我懂,亚纳耶夫总书记。”

    直到对方把手从他身上挪开,亚佐夫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昔日性格温和的同僚在那场政变借机上位之后就变成了这副可怕的模样。

    亚纳耶夫笑了笑,转眼像一个和蔼的英国绅士。同时又像沙俄时代那些阴险的贵族,带着厚重的政治面具。

    他已经将政治斗争轻车熟路化了,他还没有见过像亚纳耶夫这样算计精准的国家领导人。

    毛子只不过是神经大条思维奇怪而已,或许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是在谋权斗争面前,从粗鲁无礼的赫鲁晓夫就能看出之前苏共高层中都是什么样的货色。

    他的老谋深算弥补了这个国家简单粗暴思维带来的漏洞和不足。

    现在就等着马里奥头脑一热,昏招百出了。反正他之后的每一步,都在算计着对方的一下步。步步紧逼。

    天灾,环环相扣。

    此时一番从白宫打过来的电话,准备将所有的矛盾指向克伦茨。

    这边刚刚送走了态势逼人的多勃雷宁之后,还没有休息片刻美国一个电话打到了总理府,原本这种官方的事情就不应该在私底下讨论,但是气急败坏的马里奥非常在意现在德国的态度,这是美国稳固东欧态势的最后稻草,如果他们不上的话,钳制罗马尼亚亲苏政策崛起的希望就彻底的没戏了。

    他试图跟克伦茨讲清楚利害关系,即便之前的经济封锁是旁敲侧击的警告自己,也没有必要将局面僵持到这种程度上。

    但是克伦茨拒绝了和解,非常坚定的回绝了美国人的试探。

    “在这个问题上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和解的可能性为零。德国驻罗马尼亚北约军队不是罗马尼亚叛军的对手,我们选择退兵,这就是柏林给出的答复,稍后我们官方也会布同样的消息,所以我们之间你认为还有什么必须要谈下去的内容吗?”

    克伦茨趾高气扬的回答对方,强硬的,没有保留的拒绝接受对方的建议。美国人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他们没有必要继续为对方辩解什么。

    “如果德国退兵,我们建立的防线将会彻底崩溃,而且德国也将面临重大的压力,比如苏联的扩张。他们试图拿回东欧的决心可没有终止。而且德国从一开始,就将苏联视为影响欧洲稳定和统领欧洲的最大阻碍。难道让苏联拿回罗马尼亚,你们甘心吗?”

    克伦茨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这是欧洲内部事务,美国还没有资格来管我们的事情。”

    “而且德意志民主复兴党从一开始就是致力于和平稳定的欧洲环境,而不是一个战乱的欧洲。无论是现在的退让还是将来的合作,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进行着。”

    “可别忘了,我也睡前德国的领导人。大概也清楚的了解哪些肮脏的内幕。不用试图以苏联威胁论来说服我,在我眼中,美国和苏联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只不过是服务的阶级不同而已。”

    “我们不会让步,德队必须从罗马尼亚的土地上退回来。如果你想把战争进行下去我没有意见。柏林原本不想卷入战争,事已至此只能顺应民意要求,选择退兵。”

    克伦茨把马里奥堵得无话可说,事实上他们已经把大部分能说的都说完了。只剩下马里奥的绝望和悲愤。

    克伦茨冷笑了一声,“还有,不用让我考虑清楚。德国已经考虑的非常清楚了。那些官方的回答就留到新闻布会再去说吧,再见,马里奥总统。”

    克伦茨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