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五章 画上句号的终章(1)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038629.html
    美国试图严厉的警告那些有着背叛自己想法的国家,不要用他们一个国家的未来开玩笑,挑战美国人的耐心。他们会将所有背叛者最政治或者军事手段一一铲除,毫不留情。

    嗅出并且铲除叛徒,这是美利坚方面一贯坚定的做法,那些与苏联勾结的背叛者必定会被自由世界惩罚。当利刃和屠刀架在他们的脖颈之上,选择屈服活着还是英勇的抗争就义,就看他们的选择。

    波兰的命运从贪婪冲昏了理智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注定会在罗马尼亚的战场上以悲剧收尾,战无不胜的军团正在席卷这个国家,卢克日的沦陷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垂死挣扎的波兰军队将带着最后的悲壮走向失败。

    苏联或许说不通科瓦西涅夫斯基,因为对方的命运已经和罗马尼亚绑在了一起。但是其他的国家还是有机会拿下。比如匈牙利总统阿尔巴德和捷克总统哈维尔。

    苏联驻匈牙利大使和驻捷克大使都同时展开了游说,希望能够说服双方在罗马尼亚的问题上回心转意。

    从客观上来讲,苏联对匈牙利这个国家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好感。没有匈牙利的推波助澜,苏联苦心经营的东欧阵营不会那么快土崩瓦解。

    1989年9月10日,匈牙利宣布终止在1969年与东德政府签署的关于东德局面利用匈牙利逃往西方的协定。这样一来,东德人炸了锅,为了自由,他们可以牺牲一切。匈牙利开放了与奥地利的边界之后,在短短两天之后,有超过50万东德人通过匈牙利进入奥地利,然后在进入西方各国。匈牙利的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东德政府的垮台,而东德政府的垮台又冲击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政局。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天鹅绒革命之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也随着出现了政治动荡。一直处于东欧八国边缘化的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也没能摆脱发生颜色革命的命运,至此苏联在中东欧地区的8个盟国无一幸免的脱离了原有的道路。而苏联此时已经无力顾及这些,因为苏联国内的动荡也已经开始。

    挖出的这个大坑直接导致了东欧政治制度的变革,同时也间接的导致了东欧国家命途多舛的开始。

    不知道当时信奉了那一套价值观的人民现在有没有后悔。

    作为苏联驻匈牙利大使馆参赞,列昂尼德肩膀上的担子自然沉重万分,他需要说服现任的匈牙利总统阿尔巴德,一个对**价值观抱着敌视态度的人。

    这注定不会是轻松的谈判,从参赞一开始走入会议室,他们就抱着很深的成见。

    “苏联希望匈牙利在罗马尼亚的问题上停手,继续保持动乱并不是解决问题最佳的方式。各方都希望欧洲局势保持稳定,而不是陷入危险的战争之中。”

    “但这是匈牙利自身的问题,并没有涉及到苏联方面的切身利益。还是说莫斯科是想通过大使馆试压,来干涉我们的内政么?”

    阿尔巴德的回答有些挑衅,虽然他不希望美国的欺瞒,但是为了共同的斯拉夫敌人,他可以跟美国练手遏制对方势力的重新扩张。

    列昂尼德没有生气,他本身就是带着秘密而来,他希望通过这个秘密能够说服对方。从放置在身边的公文里拿出一份文件摆放在对方面前,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列昂尼德一边观察着阿尔巴德的反应,一边说道,“如果看过这份文件之后,阿尔巴德总统还执意希望将空袭进行下去的话,那么我们也无话可说。因为这份文件的内容足以改变整个国家的局势走向。”

    阿尔巴德半信半疑的打开了文件,当他的眼神扫过第一行字之后,神色就变了。看完了第一页文件之后,他就连忙抬起头问道,“这份文件里的内容是真的吗?为什么克伦茨会放出这样一份秘密文件?该死的,我现在到底应该相信美国,还是相信你们。”

    阿尔巴德从看到文件时已经落入了苏联的圈套之中。

    列昂尼德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苏联和德国之间签订的秘密协议,就连美国总统也不知道这一内幕。之前他们不是许诺只要介入轰炸罗马尼亚的战争,他们就会帮你们加入欧盟的游戏之中么?”

    他的提问没有得到回答。列昂尼德指出了另外几点有趣的情况。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这份文件是假的,不过你可以咨询一下德国驻匈牙利大使,他们或许会知晓这份文件的内幕。当求证完毕之后,我们可以再来谈接下来的内容。”

    阿尔巴德深吸了一口气,他在思考这项计划的可行性。

    美国人给自己制造了一个美妙的骗局,而现在苏联则提出了另一份交易。

    阿尔巴德再厌恶**,但是在利益面前还是不得不服软。政治家之间只讲求利益,资本和共产之间的争执是幼稚的。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可以从敌人变成朋友。

    “而且匈牙利不是唯一一个受到了邀请的国家,但是欧盟的门户开放只有一个。也就是说,最终决定谁能够进入欧盟,主动权完全的掌握在德国人手中。”

    列昂尼德不急不缓,因为局势完全偏向了自己。以欧盟来要挟对方退出战争,才是明智之举。

    “只要你们愿意退出罗马尼亚的轰炸,这上面所有的条件都会如约的实行。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只能用全世界通用的一种方式来表达苏联的抗议了。”

    “战争。”

    列昂尼德的语气依旧平淡,但是从他嘴里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压迫感和杀意。让阿尔巴德无法反驳。

    “否则接下来进入罗马尼亚境内所有战斗机都将失去音讯,就像当初两个战斗机编队在罗马尼亚上空莫名其妙的消失一样。所有的战斗机飞行员最后都会以烈士的身份,回国安葬。”

    苏联向来说一不二,亚纳耶夫在某些方面一向手段残忍,赶尽杀绝,干脆利落。他在隐忍但不代表他不会出手,以欧盟为条件的让步已经是底线了,

    列昂尼德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有了杀伐果断的气息,这不是与匈牙利的商量,而是最后的警告。警告对方别在苏联失去耐心之间做出某些错误的事情。

    “我向你保证,阿尔巴德总统。苏联现在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并不是在针对谁,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在罗马尼亚的空域制造一道绝对的禁飞区。”

    “苏联有这个实力和底蕴。”

    “你们有胆量死战到底吗?”

    阿尔巴德嘲讽道,“苏联行事还是如此的简单粗暴,难道你们的总书记就没有教会你们不要再全世界树立敌人吗?要挟东欧国家小心成为西方世界集火的目标。”

    “我很难向你反驳什么,因为靠一张嘴来说服别人是很苦难的事情。”列昂尼德不屑的嘲笑他的迂腐和成见。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就是为什么西方世界称慕斯林为恐怖分子,他们却自称自由战士。原教旨主义者认为他们自己是正确的,资本主义者认为他们是正确的,**者当然也宣扬自己时对的。所以没人能通过讲理来劝服任何人任何事。再看看你们所有这些体面地腐朽之辈在议会或者国会里孜孜不倦的教诲着他人的同时,至少在公共场合下,还不愿意承认一个事实。”

    “主义不决定谁是对的,实力决定谁是对的。现在苏联有震慑欧洲的实力,所以我就是对的。”

    简单,粗暴却由无法反驳的逻辑,把阿尔巴德说的一时语塞。

    他涨红了脸,反驳说道,“你们没有未来,亚纳耶夫只是延缓了社会主义的死亡宣判而已。”

    阿尔巴德恼羞成怒的于对方的强词夺理,并且试图进行反驳,但列昂尼德却一句话把他打回了圆形。

    “俄罗斯。”

    “这是斯拉夫文明的摇篮,同时也是无数的沙皇,领主,暴君还有你们口中独裁者的故乡。1991年是格尔巴乔夫政权行政失败的终极典范,他们天真的认为只要放弃了自己的制度,西方世界就愿意伸一把手,把他们建造成富强的资本主义国家。然而东欧解体之后曾经许诺的西方领导人却任由那些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自身自灭。别忘了,是苏联接过了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拔掉了吸附在国家身上的寄生虫,并且将他们重新改造。”

    “你们所看到的罗马尼亚,看到的德国,不仅仅是战乱和政变的代名词,他还代表了繁荣和未来。”

    大使参赞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一个邪恶资本家们不敢动手的平等国度。”

    阿尔巴德已经被反驳的哑口无言,最后列昂尼德扬了扬手中的“条件”,微笑问道,“苏联拥有让匈牙利加入西方世界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实力。”

    ps:强力推荐两本书,强力推荐哦,跟友情推荐不一样的:《塞克斯都》,可能会成为近期新崛起的外国历史小说,语气近似翻译体,发自肺腑的章推,因为我不认识作者。另一本是好友墨罂粟的《1885英国大亨》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居里夫人是女主这个设定。

    顺带再友情推荐《我在空中建座城》呃……我是被作者刀架在脖子上推的书。ps不算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