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一章 很多人要死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049398.html
    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

    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

    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

    的确就连亚纳耶夫也能想象到现在的瓦文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现状,因为他的主要对手民主左翼领袖,前**人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承诺要进一步实行政-教分离,这个观点可比瓦文萨广泛空洞的口号要吸引人。而他跟教会关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依靠教会而发家的瓦文萨则成为了众矢之的。总之这位在波兰历史上昙花一现的开山鼻祖想尽任何的方式保留住自己的位置,还有权势。

    “波兰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拿下乌克兰吗?连土耳其都没有跟我们叫板的本事,一个刚刚摆脱苏联阴影不久的波兰,难道以为自己已经有叫板一个超级大国的勇气了吗?现在他们可不是亚盖洛王朝的时代了。”亚纳耶夫也想不通为什么总有一些国家喜欢去一些招惹自己不该招惹的角色,最后被瓜分殆尽,比如二战时期被苏德密约瓜分的波兰。

    “但是波兰在边境上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要表示一下吧。”帕夫洛夫的另一个意思是人家都选择示威了,苏联怎么的也应该配合一下才对,不然别人真的以为苏联对波兰害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