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四章 毁灭的预兆
    “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和内务部莫斯科总局局长阿纳托利被发现在办公室用手枪自杀,与此同时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小组开始进驻,开展调查死因和动机。据调查透露,双方曾接受大额贿赂,受贿程度和受贿影响深远,牵扯到莫斯科市政府多层人物,这是针对莫斯科政府最全方位打击的一次政治调查事件,记者将会跟进后续的一系列报道……”

    亚纳耶夫摁下遥控器按钮,电视的屏幕瞬间回归黑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俨然有序的进行着。

    他对这场清洗不带任何的感情,只是平静的说道,“特别检察委员会成员没让我失望,普戈能在第一天就搞定两个重量级别的家伙,看来那帮人想对付他真的很困难啊。还是说第一轮就抵挡不住,准备跟我议和了呢?”

    亚纳耶夫在想普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会对付曾经统一战线上的队友,或许他们事非常忠实可靠的伙伴,但是保守派们已经不适合坐在重要的位置上了。需要像更多的,诸如弗拉基米尔,苏尔科夫和切梅佐夫之类的年轻人。

    他们没有那群经历过卫国战争的老人一样有着盘根错杂的利益根基,八一九政变的大部分元勋已经开始往变相权贵的方向发展。

    弗拉基米尔坐在他的左侧,有些看不懂总书记的套路。虽然从集体政治开始,总书记的行为已经多多少少的破坏了之前的所有人的利益,但是八一九之后,在集体通知和个人通知之间摇摆的克里姆林宫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亚纳耶夫的某些擅自主张。

    但是这一次总书记做的有些过分了。卢日科夫是八一九政变之后上台稳定政局的第一把手,而作为内务部实权人物的阿纳托利也说死就死,他几乎是将在逼迫高层们作出选择,是顺流而退还是选择往生。

    “其实,卢日科夫和阿纳托利都是亚纳耶夫总书记计划的一部分,是吗?故意挑起他们之间的不满同时也是为了警告对方,你们差不多到时候了。否则卢日科夫和接下来的那些人就是你们的榜样,总书记要走的路其他人都无法阻拦,你要挪下去的人……也没有人可以阻拦。他们无法插手军队,只要一句话亚纳耶夫总书记就能把他们拉下台。”

    弗拉基米尔表情沉重的看向亚纳耶夫,等到保守派无法构成威胁之后,亚纳耶夫也同样会从那个位置上退位,将大权真正的交付给下一任的领导班子。

    “现在在意的是对方会不会选择拼死一搏了,毕竟保守派们也不会坐以待毙,亚纳耶夫总书记想要在最近一两年把他们全换下去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反抗。政治信号已经这么明显了。他们在不来人谈判或者动手,就等着自取灭亡吧。”

    “差不多要来了。”

    亚纳耶夫突然开口说道,“当这条新闻发布出去时,帕夫洛夫应该明白我想要做什么……恩……可能他是第一个前来谈判的代表。希望双方之间能够妥协一致,维持克里姆林宫政-治-局的运作……只可惜……我本来就不打算将这些老人们继续运营下去了。他们要不接受我的建议退位,要么就撕破脸皮发动政变。”

    杯酒释兵权啊……

    说到政变之时,亚纳耶夫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原本就是通过八一九上台,如果有人试图通过政变推翻他,也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而已。

    “其实亚纳耶夫总书记是担心下一任领导人在那个位置上压不住那些人?”弗拉基米尔问道。

    亚纳耶夫笑了笑,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有自己才明白。卢日科夫的死,阿纳托利的死都只是烟雾弹而已,与保守派小心翼翼的合作了这么多年,稳固了自己的势力之后,是时候应该让他们退位了。

    弗拉基米尔同志想等一个答案。

    而亚纳耶夫在等一个人。

    或许他能够想象到那群人惊慌失色的表情,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强行的拉开一场政治屠杀,一出手就是解决莫斯科政府的实权人物,谁都会认为这是挑衅。

    总书记的一步棋把他们全部逼到了角落,牢牢锁死对方行动。接下来要么议和,要么反抗到底。

    他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亚纳耶夫也不会给他想要的答案。还有下一位预约的熟人正在急匆匆的往这里赶,他想要知道自己的好友和搭档到底在想什么。将每一位兢兢业业的实权人物拿下台,自毁长城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越来越看不懂总书记了,越来越看不懂相处了多年的故友。

    在那场私底下的会议里有人甚至提出了政变,但是很快就被人否决。政变是走投无路之下的反抗,或许亚纳耶夫早就设置好了一张大网等着他们往政变的方向跳,好有借口和机会清场所有人。

    以前亚纳耶夫曾向他发誓会力挽狂澜,镇压住国内所有的叛乱分子,保持苏维埃的运作,他做到了。亚纳耶夫还发誓一定会打开东欧的缺口,没有人相信的时候,他同样做到了。现在他要毁掉之前的盟友们,帕夫洛夫相信他一定会做到,因为没人能够阻拦。

    弗拉基米尔走了之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亚纳耶夫和帕夫洛夫。后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就像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这个人一样。

    他们都老了,人的灵魂会发胖,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总理抽着烟,眼睛却盯着面前看不出神情的总书记,他猜不透对方的路数,只能尽量的按照经验去与他谈判和周旋。

    帕夫洛夫委婉的暗示对方不要把事情推向不可挽回的深渊,“卢日科夫和阿纳托利的死,让政-治-局其他成员感到非常不满意,他们认为您太武断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怕……会发生其他的变故。”

    “我知道。”

    亚纳耶夫回答的很冷静,他知晓改革派们的每一步动作,包括让帕夫洛夫前来都在计算范围内。中央书记处书记是苏尔科夫,部长会议主席也由弗拉基米尔同志担任,当他们想找到足够话语权的人物时,就只剩下帕夫洛夫一个人了。

    “有些人已经不合时宜了,他们应该从位置上下来,换上更适合的人选。卢日科夫虽然替我们卖命了这么多年,建立起一个稳定,高效的机构,但是他对于权力的掌控,并且试图将莫斯科打造成他的小王国这一点我感到非常的不满,是时候应该从那个位置上下去,换上更加高效的人选。这并不是在针对谁。”

    “至于阿纳托利,能将内务部门变成一个的集团也是不容易,听说还跟莫斯科方面的某些黑帮人物勾搭在了一起,真当我是眼瞎的吗?他是否忘记了当年入党宣誓时许下的承诺?为了打到剥削阶级成了一纸空文?”

    帕夫洛夫原本想说这会被当做是向其他同僚动手的信号,但他还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就听到亚纳耶夫下一句的回答。

    “这原本就是要警告他们的信号,如果他们继续胡作非为下去。我不担保他们最后的结局会是怎样。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帕夫洛夫同志转告他们一声,卢日科夫和阿纳托利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几个。如果还想在自己的位置上平平安安,最好给我消停一些。否则后果自负。”

    最后一句后果自负,就连帕夫洛夫也不敢反驳。

    “他们死了……如果只是这两项罪行,顶多发配到西伯利亚去。但是他们死了,事情就变得有些棘手了,谁都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变成下一个牺牲者。我……”

    帕夫洛夫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亚纳耶夫阴冷的眼神,隐约要爆发的愤怒。

    自己不能再刺激总书记了。

    “如果教训不够深刻,他们是不会闭嘴的。我可不想因为手中的改革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变相权贵。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带给这个国家复兴,而不是喂饱某些人和他背后的家族们,已经开始有人怂恿能源部的副部长托亚列维奇将油田部分外包给私营的公司,至于那些私营公司的幕后老板是谁我就不多说了,这是在干什么?是将原本人民的资产划归到个人的名下,这是对革命的叛变。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那些从八一九政变过来的红色功勋们和背后的家族也一样会被挪掉……这个国家属于人民。”

    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沉默,最终还是帕夫洛夫打破了

    “无论发生什么,我会站在你这边。”

    帕夫洛夫的神情缓和了下来,他缓缓说道。

    接下来亚纳耶夫的话让帕夫洛夫看到了曙光。

    “你回去告诉他们,事情还没有堕落到不可挽留的地步,我们还能谈判。”

    “如果有诚意的话,就给我把这八年来吞下去的东西给我吐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