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五章 忠于人民的怪物
    帕夫洛夫和亚纳耶夫的争执最终以总理的退让作为妥协。

    在亚纳耶夫忙于跟马里奥总统勾心斗角的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帕夫洛夫默默在背后支持着总书记,遵照改革和慢慢宽松经济的政策来让苏联的局势得到缓冲,缓解内部矛盾与压力。

    他与雷日科夫曾被成为苏联国内的两驾马车,现在却因为立场的问题,走向了亚纳耶夫的对立面。有些事情已经变了,正如亚纳耶夫与普戈所说的那番话,“当忠诚的卫士堕落成利益的权贵,我会选择毫不犹豫的动手。或许没有人能保证谁都可以像苏斯洛夫或者阿赫罗梅耶夫那样忠诚无私的奉献一切。但起码不要阻拦我的前进步伐。”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普戈愿意帮助亚纳耶夫的党内清除计划。

    帕夫洛夫答应总书记会收敛政治团队对改革派系的干扰,并且全力支持弗拉基米尔同志的交接工作。而条件要求就是亚纳耶夫高抬贵手,放过那群人,并且保证不会有牢狱之灾降临到元老们的头上。

    “成交。”

    保守派系退让保证了普戈在接下来不会受到反弹和打压。

    “但我只能保证这一段时间不会动用保守派的成员,至于我退休之后接下来的领导团队要怎么做,就不关我事了。不过到时候看得清形式的家伙也应该主动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了,牢牢抓住权力不愿意放手的人,自然会有人去收拾他们。”

    两个同样被岁月的风霜雕刻过的男人,此时沉默的注视着对方。在1991年8月18日晚上共同庆祝生日的两人,已经开始分道扬镳。

    “最后一个问题,亚纳耶夫总书记是否从一开始就把普戈同志当做是弃子?”

    帕夫洛夫压制着内心的愤怒,虽然政治利益上的牺牲无可避免。但一个1991年之后就被总书记不断削弱权力甚至没有怨言过一句的人受到这样的对待,他于心不忍。

    “如果我说普戈同志是自愿这么做的,你相信吗?”

    突如其来的反问让他失了分寸,他曾想象过多种的辩解,却唯独没有想到内务部部长普戈伟大到愿意牺牲一切。

    “即便有一群四顾环绕的蛀虫,我们也没法否定总有一小簇怀抱着理想和信念的人,为这个国家牺牲一切。”

    亚纳耶夫也叹了一口气,“普戈的牺牲已经足够多了,我绝对不会让保守派再动他一根手指。如果有谁因为阿纳托利和卢日科夫的死而向他动手的话,他的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能不能动的了苏维埃最高总书记。”

    “麻烦回去告诉他们,虽然这句话有些粗鲁,但还是想说,普戈如果少一根手指头,我要他们全家陪葬。”

    “我懂了,谢谢总书记的高抬贵手。”

    得到亚纳耶夫的保证之后,帕夫洛夫也算是松一口气。对方还不至于绝情到要跟他撇清关系。

    退出总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帕夫洛夫心里突然涌起非常奇怪的感觉,这一切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事件发生的始末,一开始,甚至有人做好了鱼死网破的绝望斗争。政变是迫不得已的手段,而且他们绝对不是在军队中拥有绝对权力和威望的亚纳耶夫的对手。

    但从他踏入办公室之后情势急转直下,对方轻而易举的答应了自己不继续扩大清洗面,收拾了一些小角色之后就收手。

    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甚至他认为这次的谈判都轻松的出人意料。让他感觉对方不行动就是对他们的高抬贵手。

    “难道从一开始他就只想着进行一场小范围的清洗,只是故意将声势造的浩大,好让我们误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场大的清洗。他先将所有人逼上了绝境,正准备鱼死网破的时候却给了这帮人曙光。保守派们为了活下去自然答应了亚纳耶夫的请求,这样一来他们试图阻扰下一任的领导人继位的阻力也消失了,保守派暗自庆幸,新的领导班子交接顺利……他们都以为自己赢了……实际上都在总书记的计划之中……”

    帕夫洛夫回想起在他走出门的那一刻,看到亚纳耶夫的眼神和微笑,带着难以名状的意味。像是在嘲讽着谁。

    他站在走廊上,浑身冰冷。

    原来这才是亚纳耶夫的真正目的,他们完全被算计了。曾经的战友和同志也被他算计了进去,以为是一场虎头蛇尾的清洗……原来虎头蛇尾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帕夫洛夫回过头,他已经没有勇气去敲响那面紧闭的大门,或许里面的他正在放肆的笑着,笑着自己的阴谋得逞,嘲笑对方完全的踏入自己陷阱之中。

    帕夫洛夫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已经没有人能算计得过他了……亚纳耶夫总书记,你这一手比当年斯大林同志的清洗,更加震撼。”

    亚纳耶夫坐在办公室里,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或许帕夫洛夫过几天之后会看穿我的真实想法,但是保守派们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他们要是敢反悔的话,接下来就不是小范围的清洗,而是真正将所有阻拦改革的人员都从莫斯科清洗出去。”

    政客的承诺与婊子的贞操一样廉价,但是在利益平衡的问题上,他们可不敢食言。

    嗅了嗅鼻子,这座烟味弥漫的办公室真让他感到胸闷。

    亚纳耶夫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站在红场之外的地方清晰一下思路,多日来的勾心斗角已经令人身心疲惫。

    从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亚纳耶夫一个人坐在莫斯科河边,静静的看着这座入夜之后逐渐变得流光溢彩的河流。两旁金碧辉煌的建筑将这条在黑暗之中平静流淌的河流变成了火花般闪耀的纽带,尽管红场这边落下了寂静的帷幕,但是新一轮的杀戮戏码却在这座城市缓缓展开。

    清洗已经展开了。

    平静已久的莫斯科迎来了一场动荡与不安,内务部士兵开始频繁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对整座城市进行戒严。人民都在惴惴不安的讨论着莫斯科政府上层是否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动,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出现。

    步战车配合着手持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内务部士兵在大街上行动,由弗拉基米尔同志直接下达的命令,他们需要执行定点清除计划。

    入夜之后枪声打破了莫斯科的平静,内务部的士兵冲进了夜总会,逮捕那些出现在黑名单上的涉案人员,阿纳托利死后,他们唯一的保护伞就没有了。面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亚纳耶夫总书记,这些犹太人黑帮成员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处决。

    他就这样看着对岸五光十色的世界,身体与陷入黑暗的克里姆林宫慢慢融入到夜色之中。

    亚纳耶夫不喜欢犹太人,尤其是想要在莫斯科地下社会发展壮大的犹太人们开始倒霉了。这些犹太人利用暴力和犯罪试图控制莫斯科,却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举措引来了克里姆林宫高层的不满。

    二战时期苏联团结国内的犹太人,并不意味着亚纳耶夫就会对他们放纵。犹太政委行刑之前那句“我是政委,也是犹太人”固然悲壮决绝,但是面对这些在莫斯科境内兴风作浪的蛀虫,亚纳耶夫只会用子弹跟他们交流。

    对于黑帮极度厌恶的总书记决定以此次事件为开端,狠狠的惩治那些扰乱社会秩序的家伙们,虽然不是全国范围内的严打,但是那些试图将魔爪伸向国家首都的人也应该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弗拉基米尔同志制定的作战计划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黑帮的地盘,进行斩首行动。根据亚纳耶夫的指示,完全不需要走司法的步骤进行抓捕。一旦被莫斯科方面认定为“罪犯”等待他们的只有子弹的处决。

    只有在非常时期才能动用这种手段,如果不是为了接下来的换届稳定内部环境,包括提高弗拉基米尔同志的声望,他也不会动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老了,真的是老了。以前八一九政变还是把手放在核武器的按钮上,跟所有加盟国领导人面对面的谈判。现在只是一场小范围的清洗,都需要顾忌到这么多方的势力……那么你们这些小黑帮就倒霉了,等着成为泄愤的工具吧。”

    亚纳耶夫夹着一根烟,一条莫斯科河阻隔了他与对面的花花世界。

    “好好享受吧,蛀虫们,这是你们为数不多值得庆贺的时候了。”

    “弗拉基米尔可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啊。”

    他突然有些好奇的想看到那些人最终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但不用想也知道今晚的莫斯科会被浇灌上血色。今晚之后,弗拉基米尔应该会成为莫斯科的血色屠夫,政治局小规模的动荡也会被人误认为是部长会议主席的手笔。

    他们可是cccp。

    忠于人民的可怕怪物。(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