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六章 借刀杀人
    第二更

    本来印古什地区发生的动乱并不属于小卡德罗夫的监管范围,但是印古什自治州的负责人贾济科夫·穆拉特·马戈缅多维奇却因为剿匪不力,而导致了这场暴动的愈演愈烈,最终袭击的范围从印古什地区开始向北奥塞梯和车臣西部扩散,这对于小卡德罗夫来讲,无疑是一个向莫斯科表现的机会。虽然驻守车臣地区的内务部部队不归小卡德罗夫的调遣,但是小卡德罗夫可是有自己的近卫队,完全可以动用近卫队的力量去平定印古什的动乱。只是亚纳耶夫没有下达命令,所以小卡德罗夫只能选择按兵不动。

    自从车臣战争之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小卡德罗夫的部队很少有这样立功的机会了。他胸口佩戴的勋章越多,小卡德罗夫就越能得到莫斯科的器重,同时也越能巩固自己在高加索地区的地位。

    苏维埃那一套管制在小卡德罗夫面前形同虚设,否则卡德罗夫家族也不会成为苏联境内的一大势力。跃跃欲试的小卡德罗夫开始试探中央的态度,看愿不愿意让自己来指挥这场剿匪战争。

    “马戈缅多维奇的表现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曾经作为印古什自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现在的印古什自治州第一总书记,居然连这样的骚乱也迟迟不能平定下来?”

    在马戈缅多维奇毫无进展的汇报中,亚纳耶夫有限的耐心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马戈缅多维奇在暗中与叛乱势力有过纠葛,才会导致迟迟无法平定叛乱。

    内务部部长将印古什的地图展现在亚纳耶夫面前,向他解释说道,“印古什绝大多数地区位于山区,这也导致了为数不多的恐怖-分子利用地形与内务部军队进行游击战争,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的人数远远比车臣战争时期遇上的叛军少得可怜,所以反而更能化整为零的影藏在山区里。”

    亚纳耶夫盯着地图,隐约觉得普戈所说的话暗藏了另外一种意思。

    “你的意思是?”亚纳耶夫迟疑的问道。

    “当然是利用熟悉当地地形的高加索战士进行反游击的战争。马戈缅多维奇这位指挥官我们是指望不上了,印古什地区需要一位新的负责人。”普戈沉吟了一下,提出了一个让亚纳耶夫神经绷紧的名字。

    “利用小卡德罗夫家族的部队去打压印古什地区的动乱,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亚纳耶夫立刻反驳普戈的观点,“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决定糟糕透了,小卡德罗夫只是我们稳定车臣局势的代言人,而不是将他作为一枚可以信赖的棋子。我们需要卡德罗夫家族,但是我们不能重用卡德罗夫家族。”

    这些年亚纳耶夫利用小卡德罗夫稳定了高加索的局势,同时也将卡德罗夫家族逼到了无法缓解矛盾的地步。帮助莫斯科实行33号政令与瓦哈比结下了世仇,莫斯科的捧杀让小卡德罗夫四面受敌,尤其是他要继承父亲的意志,成为高加索地区的精神领袖之后。

    虽然亚纳耶夫忌惮小卡德罗夫的家族势力,但是高加索地区却不能没有能够稳定局势的棋子,哪怕这枚棋子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可靠。亚纳耶夫一方面限制了卡德罗夫家族的权利,一方面又要求卡德罗夫的忠诚,他必须让小卡德罗夫明白一件事,只有跟着中央的步伐,才能保证卡德罗夫家族将来的荣华富贵。

    “正是因为我们不能重用卡德罗夫家族,所以才需要利用卡德罗夫的近卫队去平定这场叛乱。卡德罗夫不是希望自己的胸口可以挂满勋章吗?那么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普戈说道,“就让他的近卫队成为小卡德罗夫往上攀爬的垫脚石。最后他会惊讶的发现,自己除了勋章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你是说让卡德罗夫拼干净自己的家底?普戈部长,虽然我非常赞同你的设想,但是卡德罗夫可不是笨蛋,如果你认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完全不是我们这些老狐狸的对手,那你就错了。”亚纳耶夫的目光集中在小卡德罗夫的照片上,对于他来讲,卡德罗夫家族能够在高加索地区屹立不倒,甚至能够在车臣内战中成为车臣的代言人,手段和魄力都远远出乎了亚纳耶夫的预料。

    “别忘了印古什和车臣都是高加索地区的天然气和石油量产区域,这两个地方的石油管道比整个莫斯科的下水道还要密集。试想一下,小卡德罗夫能够利用平定叛乱的借口成为印古什地区的代言人之后,相当于变相的控制了两个地区的石油开采。哪怕小卡德罗夫没有这样的心思,我们也不得不谨慎的面对他的要求。”

    亚纳耶夫习惯了考虑问题从最糟糕的结果出发,所以他才会对小卡德罗夫的一举一动耿耿于怀。政治家与投机者不同的是,亚纳耶夫考虑问题总会比一些人更加深远一些。

    普戈沮丧的说道,“所以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当然有。小卡德罗夫可以出动近卫队,但是必须服从我们内务部军队的安排。并且将一些相对轻松的任务和可能伤亡率比较大的行动交付给小卡德罗夫的近卫队,我们不能让他们看穿内务部在针对近卫队,在待遇方面,近卫队甚至要比内务部还好一些,只是他们的伤亡必须远远高于内务部。”

    普戈突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当亚纳耶夫听到印古什发生动乱的时候流露出的不是惊讶而是喜悦,原来他早就算计好利用这场叛乱来暗中朝小卡德罗夫下手。而且还是不留痕迹的清理干净小卡德罗夫的部队。

    就在亚纳耶夫刚说完这段话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亚纳耶夫抓起话筒,只听见另一端的接线员说道,“有一通来自格罗兹尼领导人的电话。”

    “知道了,直接转接过来。”

    亚纳耶夫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鱼儿终于开始上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