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三章 擦肩而过的中东导弹危机
    瓦连尼科夫独自在清冷的走廊上等待了两个小时。周围的人来来往往,都将好奇的目光投注到他的身上。

    这样被人打量总让他有一种被关在铁栅栏里被人观摩的奇怪感觉,虽然他现在极少的在克里姆林宫里与总书记会晤,因为双方之间的意见分歧也在不停的扩大从奥佳尔科夫元帅的军事改革开始,双方之间就已经埋下了矛盾的种子。

    亚纳耶夫坚持要将苏军改革成为一直现代化的信息作战部队,他放弃了与美国一统天下的想法之后,苏联武装力量就不可能按照平推欧洲的模式进行发展了。

    当然以瓦连尼科夫为首的顽固派们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他们认为美苏之间依旧可能爆发第三次的世界级战争冲突,对此,亚纳耶夫只是嗤之以鼻。

    当资本世界没有危机将他们推向崩溃边缘的时候,就不可能产生世界局势彻底改变的方法。所以在大萧条时代的机会没有把握住之后,苏联就已经失去了统治世界的可能性。当年在美利坚可是出现了向苏联移民的浪潮,这也是充分的表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只是出现在资本主义因为经济危机而被推向崩溃边缘的时候。

    瓦连尼科夫到这里来是因为今天上午摆在他案头的那份名单。上至参谋部副部长级别人物,下至陆军师长级别的人物,都遭到了逮捕和处理。亚纳耶夫的做法往往会引来准备提拔上来的军官们一片喝彩,但从二战中走过来的老元帅却一眼就洞悉这种做法的毁灭性打击。

    亚纳耶夫总书记正在犯下错误,苏如果将来一旦爆发战争,这些从没有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年轻面孔根本不可能在战场上冷静应对。老练的指挥官可以根据经验扭转局势,但是他们却不行。

    瓦连尼科夫将军到饭点了也不离开那个奢华的办公室,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拉住了总书记的办公室助理,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亚纳耶夫总书记不是说好要在事情结束之后与我见面的吗?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出现,我不会占用他多少的时间,只有一些小问题,是的,很小的问题,只是需要得到总书记的确切答复。”

    以列宁同志的名义发誓,办公室主任真的不想看到找这位老元帅的麻烦老迈、智慧,富有威望,而且在军队内部说一不二,如果丢在二战期间,说不定还是力挽狂澜的角色。

    但是现在却显得有些讨厌,他对于瓦连尼科夫执着的做法深感无奈,只好支开了警卫,将元帅送进不远处的会议室。

    “我知道您急切希望见到总书记的心里,但是很可惜,我不能那么做。总书记现在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实验,目前为止还不能和你见面。”

    对方的语气也毫无诚意。这让瓦连尼科夫感到非常的不满意,官僚主义那一套对他是行不通的!他喝过的伏特加比面前小兄弟吃过的饭都要多。

    “为什么?总书记现在最应该见面的人是我,弗拉基米尔几乎是不计后果的向陆军部宣战……或者已经获得总书记的援助实在太可笑了。所谓的阿玛塔主战计划从头到尾都充满了阴谋,比下水道里的老鼠,比叛徒撒谎的气息更让我恶心。”

    办公室主任和所有经验丰富的老套官僚一样没有任何动摇,他见识过各种各样来找总书记麻烦的元老级别人物,手段都大同小异,他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回答起来也就显得轻车熟路。

    所以继续机械地表述:“我对于总书记的计划并不知情,看在最高领袖的份上,问题还是留到瓦连尼科夫将军还亲自与总书记会面的时候再继续讨论吧,跟我多说无益。”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面对这等冷冰冰的人偶式的人物,恐怕都会难以招架。可瓦连尼科夫熟知这些后来居上的晚辈作风完全就是不通人情,作为亚纳耶夫掌控军队的代表人物,亚佐夫可以说是完美的呈现出什么叫做苏维埃忠实的公仆。老元帅能在亚纳耶夫面前保持谦卑,但在国防部长面前,那就是真正的高姿态了。

    “等待,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元帅立即指责对方装模作样地推诿,并且提高了音调,试图让躲藏在办公室内部的那位老人也听见自己所说的话:“我怎么不知道政-治局有什么机密需要瞒着军事委员会?我跟你讲,你们的作风越来越像是阴影里的克格勃,而不是正常的政治机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到底背后有什么秘密?”

    总书记助理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他如释重负的抛下了瓦连尼科夫元帅,拿起了话筒。随即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他点了点头,小声的回复了几句。

    “亚纳耶夫总书记要见你。”

    总书记助理的回答非常简短,“他让我转告你,关于阿玛塔计划和之前针对陆军部的动作,你想知道的答案都在这扇门的背后。”

    总书记助理敲响了那扇沉默的门,门背后的静谧无声被打破,传来一句低沉的请进。

    瓦连尼科夫推开了门,走进那间光线昏暗的房间。眼神闪烁的盯着坐在最中间的身影。表情隐藏在黑暗之中,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亚纳耶夫总书记,我只想知道,监察委员会对陆军部出手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你真的相信弗拉基米尔的所作所为是一场伟大的变革?”

    严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桌上的泛起了一小片昏黄的范围,打开的台灯映照着亚纳耶夫飘忽不定的脸。

    “元帅,请注意你的言辞,你是以什么身份质问我,陆军元帅还是军事委员会委员,又或者是阻碍改革者的身份?”

    “我不能看着他们糟蹋我们的建设成果,这样儿戏的作战只会让一切比上次更糟糕。阿玛塔或者t90都是没有经过战火实践的玩具,起码在车臣战争和中东冲突中,我们的坦克表现的非常出色,这不是你们随口就换的理由!

    “你!”

    亚纳耶夫面色骤变,复杂的情感驱动着肌肉做出一系列复杂表情,惊怒交加都不足以形容。原本车臣战争就是在正确的战术加上正确的指挥作战之下赢得的战争,t72和t80在那场战争中打的只算是中规中矩,没有多少亮点可言。如果换做是俄罗斯联邦进行那张战争恐怕早就被反推到了水沟里。

    亚纳耶夫因为元帅的指控而惊动了。

    瓦连尼科夫看到他这幅表情,立即知道自己得到的那些情报是对的。他很高兴自己终于能掌握话语主动权:“我需要知道真相,总书记同志,陆军部并不是没有和政治局较量的能力,我可以被说服,但是需要一个更加充足的理由,而不是被毛头小伙子骑在脖子上指手画脚!坦克根本是你们借题发挥的借口!”

    “你确定,想知道真相吗?哪怕这个真相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和绝望,而且当你知晓真相之后,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是的……

    瓦连尼科夫斩钉截铁的回答。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知道,到时候会让政治局给予你相应的处分,你别怪我没有看在当年的情面上放过你,我已经给你机会了。“

    “在1991年,国防部方面曾有短暂的将一批主战坦克低价出售给叙利亚的交易。”

    “这跟监察委员会向参谋部下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亚纳耶夫示意对方听他继续说下去。

    “军事委员会不知道的是,当时那批由维克多同志亲手操办的,半卖半送交易中附带的条件是包含将叙利亚位于地中海方向的海港部分改建为一个军港,用以停泊光荣级巡洋舰,并且同意阿勒颇驻守苏联空军部队。这笔交易的代价就是阿萨德家族会获得苏维埃火箭军部队现役的相当一部分萨姆型号,甚至还有可能在那里部署一枚足以威胁亚洲各国的白杨。”

    瓦连尼科夫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

    “知道整个交易的只有极少部分人才知道,就连负责运送的军火商人都不知道那个铁箱子里到底是什么玩意。知情者只有我、奥佳尔科夫元帅和叙利亚方面的接头人,是大马士革雄狮哈菲兹总统。维克多同志运用自己的国际社交能力充当着双方的联络人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内我们频繁的跟土耳其起了冲突的原因,就是为了搅浑当时的局势,好顺利的将那批军火运送到叙利亚。当时迫于北约的压力,奥佳尔科夫元帅极力的推崇我们应该从叙利亚打开劣势局面的缺口,如果在叙利亚部署远程导弹,北约国家也不敢随意的发动攻击,这样一来苏联将保住自己在中东的最后势力。”

    “什么?居然还有这样的秘密?”

    瓦连尼科夫已经说不出话了,这种事情明摆着是被竭力隐藏的。同时他也意识到监察委员会的介入远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后来事情发生了变故,我们差点弄丢了一枚战术核弹头,是的,运送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在离开乌克兰之后原本已经属于白杨的重要‘部件’丢了。当时我们也不好大张旗鼓地追查,只能秘密的追查那枚核弹头的下落,索性最终在北非地区找回,当时立刻动用了摩洛哥大使馆外交手段,配合格鲁乌特别部队将核弹运回到乌克兰境内,当核武器专家检查弹头的时候却发现起爆装置已经丢失,这件事让政-治-局脸上倍感无光;1994年的七月,有情报显示1993年的印度核专家失踪的事件和利比亚有关。按照克格勃情报分析人员的推测,这枚核弹头很有可能是被送往利比亚。”

    老元帅念叨的名字只剩下一个:“卡扎菲……”

    瓦连尼科夫隐约想到了亚纳耶夫要说什么了,他的智慧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反而变得更加的睿智。

    真好说明为什么亚纳耶夫要极力的煽动西方弄死卡扎菲,他得罪了所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可恨的是他居然想购买从苏联手中被盗取核武器。

    “是的,仅仅存在那个可能性,一个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但是接下来的调查,也就是在去年的5月中旬,克格勃给了我一份更加令人吃惊的报告。很可惜,瓦连尼科夫将军你的等级不够,我无法将那份报告供你‘欣赏’。克格勃方面认为他们的保密工作室万无一失,绝对不可能出现情报泄露的秘密,最有可能的是军部方面还隐藏着‘内鬼’。某些铤而走险的,试图从这次机密的行动中牟利的家伙们,一枚核弹头价值多少?5亿?10亿?还是20亿?无论价格出的多高,总会有不法分子试图铤而走险……而根据追查的情报显示,那个不法分子,来自陆军部,还是地位显赫的军队家伙。你看到的那份名单上的人,都有着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嫌疑。虽然不知道有哪些人是真正参与了这起‘叛国’行动,所以杀无赦。”

    亚纳耶夫说完,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要求元帅保密:“这就是真相,元帅,并不是弗拉基米尔同志针对陆军部,而是我们为了追查这群叛徒而特地使用的计策。包括阿玛塔计划,只不过是副策而已。”

    “……”

    经历了大风大浪的瓦连尼科夫,这次是真无奈地苦笑。他想了许久,已经无法辨明亚纳耶夫说的到底是事实还是谎言,但是他清楚陆军部有人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瓦连尼科夫没有锒铛入狱已经是总书记的手下留情了。

    他很利落的向亚纳耶夫敬了个军礼:“我会辞掉陆军总司令的职务……”

    亚纳耶夫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关于你的辞呈还有去留问题,包括后续的官职务将由新组建的总参谋部和我共同决定,不过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个小秘密,阿赫罗梅耶夫将会即你之后,担任陆军总司令的位置,就这样。”(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