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四章 送他们下地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099422.html
    亚纳耶夫从来就没有高估过北极熊的节操,尤其是在1991年最困难的时期,西部军集群内部从坦克零件防冻液到炮弹,甚至是一辆t72或者bmp步战车都敢以10美元的低价出售,所以他非常确信这帮穷疯了的家伙会头脑一热的将白杨以低价抛售出去。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定都不怀疑情报的虚假性。等到内务部审查结束之后所有事情都会水落石出。到时候陆军部将会迎来一场精彩的清洗。

    这就是亚纳耶夫送给弗拉基米尔同志的礼物。这场出人意料的审查只有内部人员才清楚情况,包括弗拉基米尔和瓦连尼科夫,都只是恰好的涉入到了这场阴谋之中。而且无形之中推动了军队顽固派的覆灭。

    原本怒气冲冲进门的瓦连尼科夫出来时变得失魂落魄,就连总书记办公室助理看到那一幕都感觉意外,原本以为会有一场不休不停的争锋相对,最后却只有十分钟就结束了所有的话题。瓦连尼科夫从一开始就是输家。亚纳耶夫早已经准备好让他步入深渊的陷阱。就等着他一脚踩下去。

    看到那张晦暗无光的脸,办公室助理大体上明白了什么,接下来的几天内恐怕会有一个震惊莫斯科政坛的消息流出,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一场彻底的政治动荡。如果之前还是争锋相对的指责,眼下他倒是有些同情眼前的元帅人物。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解决了一名苏共元帅,亚纳耶夫近乎用一种逆天的控场手段敲打了其他的人。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他能通过十分钟将军队里一位重量级别人物挪下台,也能在同样短暂的时间内将其他人送下台。

    没过多久瓦连尼科夫失势倒台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克里姆林宫,最广为流传的一个版本是元帅怒气冲冲的走进总书记的房间,出来之后便失魂落魄一言不发。回到陆军部之后很快递交了辞呈。

    然后是阿赫罗梅耶夫继任瓦连尼科夫的位置。老元帅对此毫无怨言。

    这一场眼花缭乱的变动让很多人误以为是亚纳耶夫出手帮助弗拉基米尔的结果,这位年轻的少壮派以大无畏的精神向元老派发起挑战最后大获全胜。这次事件之后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再阻拦弗拉基米尔的前进步伐。

    阿赫罗梅耶夫走进了瓦连尼科夫的办公室,阿玛塔计划也就此展开。至此陆军部的重要位置坐上了支持弗拉基米尔的同志。而那帮因为涉及倒卖军火事件的陆军部官员则接受调查,相比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旧的派系会被清算干净。

    谁都不敢相信瓦连尼科夫居然输得这么快,兵败如山倒。亚纳耶夫只用了十分钟不倒,就把根基深厚的陆军部元老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只有亚纳耶夫平淡异常的将头埋在文件堆里,偶尔抬起头用阴沉的目光打量一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

    只要一个目光,他就能阻止所有人的行动。

    “阿赫罗梅耶夫同志,恭喜你担任陆军部的总司令。”

    巴拉克拉诺夫站在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新的办公室面前,这倒是让他回想起办公室的上一任主人。跟这间办公室的布局一样单调无味。“可惜了瓦连尼科夫,以为自己直接威胁总书记能讨回公道,结果反而被弗拉基米尔同志弄下台,现在整个莫斯科都在流传关于部长会议主席的传闻,他搞定了军队之后下一步就应该是累积声望,到明年成功的继任总书记的职位了。毕竟亚纳耶夫总书记是第一位,规定了8年任期的国家领导人,整个领导局都在关注着他明年的退休情况呢。”

    巴拉克拉诺夫意有所指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正是因为如此,暗藏在莫斯科内部的势力也该蠢蠢欲动了,如果他们再不做什么,就没戏了。这帮脑袋里灌满了伏特加的家伙可不敢指望按照平常的想法出牌。他们很有可能会采取某些极端的措施,渗透军事委员会是不可能了,他们只能在政治局内部和弗拉基米尔同志面对面的较量。”

    阿赫罗梅耶夫看着巴拉克拉诺夫,就像盯着陌生人一样,最终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军人的服从命令是天职,无论政局出现了什么变动,他和捷尔任斯基师都是最后的红色苏联捍卫者。

    “放心吧,能斗得过亚纳耶夫总书记的人整个莫斯科都找不到第二个。不过我还是惊讶亚纳耶夫总书记居然能为了一个阿玛塔计划而绊倒了瓦连尼科夫,这手段实在是……”

    办公室虚掩的门被打开,亚佐夫走进门的时候带着令人畏惧的压迫感,像一头独自走过荒原的巨熊,原本在收拾文件的文职人员看到那张冷峻威严的面孔,手一抖把所有的资料撒了一地。皮鞋烙印在雪白的纸张,留下一个孤独的印痕。

    他负手而立,站在巴拉克拉诺夫和阿赫罗梅耶夫面前,原本脸上绽放的微笑也慢慢的收敛。他知道对方做出这一副表情的时候,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需要回报。

    “巴拉克拉诺夫你不用走,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叮嘱阿赫罗梅耶夫。只是刚才不小心听到你们的对话……有些事情我可以私底下跟你说……亚纳耶夫总书记不可能为了一个阿玛塔和瓦连尼科夫翻脸,而元帅也不会因为主战坦克的事件下台。”

    “你说什么?”

    巴拉克拉诺夫等着眼睛,都快将眼球挤出眼眶。坐在办公桌上的阿赫罗梅耶夫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这绝对是他复职以来最大的“惊喜”或者“惊吓”。就差没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不锈钢罐子,往嘴里灌几加仑伏特加压压惊。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远远比在座各位所知道的还要多,瓦连尼科夫的辞职是心有愧疚,同时也是重大的失职。所以这件事就让它平息下去好了。”

    亚佐夫脑海里仔细想了一遍,确认没有要说的话时就准备转身出门。黑色皮鞋差不多要踏出门的那一刻,他停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

    “顺便说一句,亚纳耶夫总书记知道的秘密远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多,他想让谁下台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我们或多或少都犯过重大的错误,也许只是无心偶然,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错在哪里。但是所有的错误,都被某些人暗中记在了纸上,或者脑子里。”

    亚佐夫指了指脑袋,挤出一个笑容。

    “我相信任何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出门,留下面面相觑的巴拉克拉诺夫与阿赫罗梅耶夫。

    国防部副部长懊恼的拍了一下头,在亚佐夫的好心提点之下,他突然之间明白了很多事情,“如果这么说是真的话……现在的亚纳耶夫总书记,对权力的牢固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了。瓦连尼科夫的倒台不是偶然……恐怕总书记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这一幕。保守派,呵,他们都输了。”

    巴拉克拉诺夫自言自语讲了一堆阿赫罗梅耶夫听不懂的话,最后他还回过头,表情写满了无奈。他对巴拉克拉诺夫说道,“就像亚佐夫同志说的那样,永远不要试图去背叛总书记同志。尤其是你,阿赫罗梅耶夫元帅,你的身份更尴尬,军人涉及到政治斗争里是每一个领导人心里的忌讳。扮演好党最后捍卫者的角色就好。”

    说到这里巴拉克拉诺夫的嘴唇已经泛白,或许是无意之间窥伺到深渊巨兽的模样,心有余悸的回忆着血红色的眼眸还有一排锋利的锯齿。

    “他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

    从陆军参谋部离开之后亚佐夫在走廊里遇到了弗拉基米尔,看着对方前进的方向他一瞬间就明白对方想做什么。伸出手指指向身后,“你不用去了,该说的话亚纳耶夫都替我转告了他们,我想现在他们已经翻江倒海了。恭喜你,部长会议主席,获得了阿赫罗梅耶夫和巴拉克拉诺夫的忠诚。”

    弗拉基米尔停下了脚步,今日的忙碌让他已经好几天没能够合上眼睛,听完亚佐夫的话之后差点腿软的摔倒在地上,随即挤出疲惫的笑容。他也伸出左手,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另一只手。

    “那就先谢谢亚佐夫部长了。亚纳耶夫总书记那边我会跟他说一声,还有就是关于瓦连尼科夫元帅那件事,亚纳耶夫总书记真的是在十分钟之内就搞定了他吗?”

    这已经成为众人在暗中打探的秘密了,谁都想知道那天紧闭的总书记办公室门内部,双方到底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亚佐夫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弗拉基米尔还很年轻,和某些老奸巨猾的家伙相比就像从新兵连里刚出来的毛头小伙子一样。不过真并不怪他,如果不是亚纳耶夫在背后作为推手,可能现在也刚刚到副处级别的水平,更别提在军事委员会内部和一帮少将元勋争执那些危机问题,作为一线总指挥频繁的出没在媒体和记者面前。

    虽然不知道总书记为什么要对弗拉基米尔这么看重,但是他只能尊重总书记的选择。毕竟接班人的问题他至少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了解。

    亚佐夫解释道,“亚纳耶夫没有针对瓦连尼科夫元帅,甚至在他眼中,真的要动手的话,瓦连尼科夫不过是瞬间就拿下的水准。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阿玛塔,但实际上你们能看到的真相只是庞大冰山的衣角而已。”

    “什么?”

    弗拉基米尔停下了脚步,目光扫过周围,确认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才小声问道,“亚佐夫部长是知道什么秘密吗?关于瓦连尼科夫和这场突然辞职变动的秘密。”

    “不知道。”

    亚佐夫很干脆利落的装聋作哑,有些东西别人知道的太多反而有害。

    “但是我很负责的告诉你,瓦连尼科夫在十分钟之内下台并不是因为阿玛塔的问题,而是更加严重的问题,否则想要扳倒一个陆军元帅的困难程度不亚于打赢斯大林格勒战役,还是在图哈切夫斯基带领下的地狱难度。亚纳耶夫总书记是牵涉到了更加隐蔽和严重的问题,你们都认为监察委员会突袭陆军部是因为双方派系斗争的结果?实际上是总书记利用这次的斗争,来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瓦连尼科夫失势之后几乎处于退休状态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的重新上线更证实了我的观点,别的其他原因,那才是导致噩梦大结局的原因。”

    “话说回来,亚纳耶夫总书记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总书记的下一步棋应该在石油问题上。”

    弗拉基米尔抬起头,慢斯条理的回答对方,“之前反对派是亚纳耶夫总书记在能源外交上面最大障碍,他们认为与中国和日本合作将导致苏联的能源市场被其他的人垄断……”

    亚佐夫停住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么井底之蛙的可笑言论。同时也明白过来为什么远东开发计划的速度会开始变得缓慢,亚纳耶夫视试图用十个亿的美元来改善和建造远东的社会基础,成为吸引其他国家投资发展的良好考虑对象。

    “我完全赞同亚纳耶夫总书记的路数,如果什么都不做。石油只会压在自己手中。起码秀那帮嚷嚷着要降价的国家早就在谋划其他一切。如果苏联不能继续维持着石油大国的位置,它的下场不比某些自诩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强多少。”

    弗拉基米尔对于亚纳耶夫,更多的是狂热的崇敬,还有对于绝对领导人的敬畏,深深的印刻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尽。

    “所以我也赞同,送他们下地狱。”(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