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八章 割让主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11974.html
    石油无疑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能源,它能让一群食古不化的宗教分子摇身一变成为最有钱的皇室贵族,也能让朝鲜半岛某个极度依赖石油的发达社会主义国家在几年时间内衰退到人民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的下场。而苏联却能利用它作为一项战略武器,光明真大的用黑金与其他国家换取他们所没有的发展技术。这简直和大萧条时代苏联大肆收购西方工业设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电子信息技术是苏联存在的短板,虽然在市面上推出了类似于windos的操作系统,不过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亚纳耶夫因为自己的“爱好”问题推动了一把电子游戏的发展,但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的占领电子信息技术的高地。

    “我61岁事业有成,拥有的党员和军队的数量一样多,手中掌握着这世界最大的核武器发射按钮,一个眼神就能让西方国家退避三舍,一个动作就能让周边小国俯首称臣。我以为我能和西方平起平坐,直到遇见了电脑……”

    这个不知道有谁编造出来的段子诙谐的调侃了苏联电子信息发展的处境,虽然由政府的扶持并且快马加鞭的追赶,但是莫斯科河硅谷之间始终存在着一道鸿沟,为了缩短双方之间的差距,亚纳耶夫直接通过日本来收买电子信息技术,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瓶颈,踏上更高的层次。

    苏联开出的条件太过丰厚,以至于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都无法拒绝这个的诱惑。一笔雪中送炭的低息贷款还有优惠的黑金交易,让桥本龙太郎在思考片刻之后,决定答应对方的交易条件。

    “我同意亚纳耶夫总书记提出的交易方案,但是我们希望确保日本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小渊惠三还没来得及阻止桥本首相,他就已经把这句话脱口而出。

    首相理所当然的认为日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应该从苏联的身上讨回些什么。不过刚说完这句话,首相大人就后悔了。

    亚纳耶夫脸上的笑容在一点一点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张阴沉而没有表情的脸。他的双手托着下巴,面对日本首相有恃无恐的威胁,一字一句的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你们真的看清楚这场交易谁才是主导了吗?”

    “不好意思,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不是你们日本,而是苏联才是真正的主导。我们拥有待价而沽的石油,愿意和我们达成协议的不单是你们的三井三菱,包括美孚壳牌也在虎视眈眈。真以为莫斯科已经穷到需要用上你们的钱来填补我们在石油探勘开发上的窘境了吗?我们已经和欧佩克达成了一致的协议,苏联在石油方面的贷款远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多。如果日本以为在这个问题上能和我讨价还价的话……”

    他直接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么请回去吧,我认为中石化方面派来的代表远远比你们更有诚意。”

    桥本龙太郎顿时变了脸色,他不清楚亚纳耶夫居然会说翻脸就翻脸,但是这笔低息贷款和石油项目对日本来讲是救命之恩。如果苏联袖手旁观的话,他肩膀上的担子将会更加沉重。

    “首相大人不过是一时口误而已,还请亚纳耶夫总书记多多包涵。”

    小渊惠三连忙站出来救场,弥补首相一时贪婪差点犯下的错。

    “我们在石油和贷款问题上没有丝毫的意见,我们认为苏联提出的建议非常合理。所以这场交易就此定下了?”

    他用的是疑问句,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对面领导人的态度。

    “好,但我不喜欢贪得无厌的人,如果日本认为我们之间的交易有损害你们利益的话,可以选择离开。”

    甩出这句话之后日本代表已经噤若寒蝉,他们不敢再得罪掌控着谈判优势的亚纳耶夫。

    在他看来,对日本贪得无厌的敲打也就点到即止,他对日本首相和外相都没有多大的好感或者厌恶,在地缘政治上日本是必须稳定住的盟友,而且在远东的开发问题上还需要日本来为这一堆的石油买单。如果没有桥本龙太郎的慷慨解囊,他会在东亚损失很多的石油收入。至于抛出去的那笔贷款也能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回本。这点资金对于亚纳耶夫而言无伤筋骨。反正政客都只为利益考虑,当日本没有能力再为远东发展建设埋单的时候,亚纳耶夫也会毫不犹豫的踢开现在的日本首相。

    在全球经济都呈现低迷的情况下,唯独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就如同桥本龙太郎抛出的那个问题一样,“为什么苏联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保持高昂的前进趋势。”

    然后日本首相就对亚纳耶夫的回答感到啼笑皆非。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日本政府这次莫斯科访问之旅收获颇丰,但是他却没有意识到亚纳耶夫是否给对方埋下陷阱。接下来还有一场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现在拿苏联的贷款这么开心,接下来被金融风暴席卷的时候,还有能力抽出手来应对进攻么?当年俄罗斯凭借着强悍的军事实力敢有恃无恐的宣布外债作废,日本敢这么玩么?

    这笔贷款是为了在金融海啸席卷的时候作为要挟日本的手段之一,以预防到时候的局势变动,一旦苏联宣布回收贷款的话日本根本没有足够的外债来抵御这场海啸的进攻。

    求助苏联宽缓期限?行,没问题,拿你的技术来换。

    桥本龙太郎欢天喜地的返回东京,却没有想到这位面向和善的苏共领导人还在背后留了一手的阴谋。

    日本代表团前脚刚走,另一个人却来了。

    当办公室助理说出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时,就连亚纳耶夫都感到有些惊讶。

    虽然经济互助委员会已经成为了历史,不过某些发达社会主义国家的小弟却还依旧活蹦乱跳。萨哈林-3项目开发的声明出现之后,朝鲜驻苏联大使朴义春就坐立不住了,他通过私底下的关系找到了亚纳耶夫,希望能够援助被石油限制的差不多的国家,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自从1991年宣布停止对朝鲜油价的低价供应,并且恢复国际市场价格之后,原本依赖苏联发展的国家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因为石油的缘故直接从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堕落到了温饱都成问题的穷国。

    身为朝鲜的外交部副部长,他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在苏联宣布了萨哈林-3项目之后,也试图参合进来分一杯羹。不过很可惜,此时的苏联已经不是社会主义的老大哥了,不会再对之前的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无私的援助,而作为“苏修帝国主义者”,想要进口石油就得拿外汇来换取。

    朝鲜的繁荣是建立在苏联的援助之上,没有了石油一切都等于零。

    在与肩负重任的朴义春谈判时,亚纳耶夫也没有半点松口。

    “我之前说过了,苏联愿意和任何一个国家谈判石油出口项目,只要他们付得起钱,我们就愿意将石油抛售出去。但是如果他们既不想出钱又想获得我们的石油,抱歉,这个社会主义老大哥谁想当谁去当。你也不用拿着资本主义入侵什么话来搪塞我,金家比谁都珍惜权力,你们怎么可能跟其他的国家合作?不想等着被推翻政权吧?”

    亚纳耶夫算中了对方的命脉,才表现出这样有恃无恐的态度。但是朴义春代表的可是整个朝鲜,如果他完成不了干涉的话,回去就没有办法交差。

    “但是现在朝鲜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恐怕我们没有足够的外汇来支付石油……”

    朴义春这句话声音说得很低,现在的朝鲜完全就是在低声下气的恳求苏联,希望对方能够施舍一星半点解救一下当年的社会主义兄弟。

    “没有问题,我们不需要外汇。”

    亚纳耶夫话锋一转,让驻苏联大使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

    “如果能租赁朝鲜港口,并且获得永久驻军权,我们愿意用石油来代替支付租赁资金,如何?”

    朴义春张了张口,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外国驻军,割让港口,这样做等同于割让领土主权的完整。苏联老大哥肆无忌惮的说出这句话时,就表现出了政治家应有的心狠手辣。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要去喂养一群白眼狼,就算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施舍也该有个限度,光是对外援助这一块就占据了苏联当年经济的一大份额。

    现在的总书记可没有当初的好心和善良,除非认为对方是值得扶持的政治角色,否则绝对不会大老远在亚洲培养注定成不了气候的越南猴子。

    盟友贵精不贵多,朝鲜这样自保有余的国家只要吊着他最后一口气,半岛局势就还能相安无事的多处十几年。

    “没事,我们不着急。”

    亚纳耶夫摆摆手,笑着说道,“等到你们什么时候考虑好了,再给我一个答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