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九章 朝鲜未来在你手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13909.html
    在原本的时间线上,朝鲜曾经是高度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主体思想把和平演变严防死守的密不透风,即便躲过了向东欧剧变的悲剧,却没有躲过社会主义阵营瓦解时带来的承重伤害。

    他们的悲剧都是从1991年开始的。

    原本朝鲜的农业是高度机械化的,苏联解体之前,朝鲜从苏联得到了大量的廉价石油,再加上社会主义阵营的协助建设形成的大规模机械化生产。他们的农业系统完全依靠着石油运作下去。但是等到苏联解体之后,朝鲜没有了苏联进口的便宜石油。农业系统很快崩溃,然后直接波折到了人民的生活水平,结果导致现在半死不活的模样。

    不过苏联没有解体并不意味着朝鲜的日子就好过,早在1991年开始亚纳耶夫就在逐年的增加原油的价格。朝鲜所面临的压力也一年比一年严重,与历史上直接崩溃相比,在这个时间线上的朝鲜国家更像是慢慢的走向崩溃,只不过没有了突如其来的大饥荒而已。等到了1998年苏联提供给朝鲜的油价与市场上并没有多大不同时,金大元帅才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可能离开苏联了。

    如果脱离了苏联这个宿主,朝鲜的下场也不过是直接崩溃。亚纳耶夫都在思考是否当初苏联大力的援助朝鲜发展就是为了把他打造成一个发达的农业大国,并且变成那种脱离自己就活不下去的国家。

    石油是萦绕在金主席心头上挥之不去的梦魇。

    所以当亚纳耶夫提出要以港口换石油的时候,朝鲜领导人并没有愤怒,而是怦然心动。现在全国上下都逐渐的走向衰落,如果能够以开放港口换取苏联的石油支持,这并不失为明智的选择。

    从斯大林时代开始,苏联领导人就一直对朝鲜半岛抱着极大地兴趣,因为关系到了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利益,当时斯大林为突然同意金日成的武力统一朝鲜的计划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时候,中苏签订新条约,苏联即将失去在太平洋的出海口和不冻港,而朝鲜半岛南部有三个优良港口。如果能够控制整个朝鲜半岛,那么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利益就有了保障。

    海参崴并不算是完全的不冻港,往下走的清津港才是亚纳耶夫关注的目标,经历了八十年代中后期和九十年代早期的战线收缩之后,他又重新的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密切关注的远东国家。

    清津港无论是作为中途站还是军舰港都有着极大的地域优势,苏联可以在这里建立军港停播点,同样也也可以作为远东地区南下运输的一个中途点,成为与东亚国家交流的一条纽带,这种占据了天时地利的港口如果不拿下,实在对不住红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发展。

    不是拿下一两个通航港岸,而是将整个清津港都划归到苏联这边。

    亚纳耶夫考虑的非常充分,所以他暗中向外交部的副部长朴义春面授玄机。

    “苏联可以让朝鲜起死回生,但是必须要付出代价,如果金正日主席愿意来莫斯科会晤的话,我愿意给朝鲜指明一条路走,一条真正的活路,当然我会向你收取应有的‘服务’费用。天下都没有免费的午餐,苏联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亚纳耶夫言之凿凿没有半点撒谎的样子,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阴谋,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挟他人,朝鲜现在已经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模样了,金正日在僵持下去也不过是悲惨的结局。在苏联和尊严面前,他很快就选择了前者。

    因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亚纳耶夫在克里姆林宫第二次遇到金正日,上次还是为了解决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时候。对方也同样抱着一肚的狐疑,在朴义春的带领下踏入这座宫殿。这座整洁与森严的宫殿带给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无处不能感受到,亚纳耶夫对整个国家的掌控。

    在装饰华贵的巴洛克风格会议室,金日成遇到了等候自己已久的亚纳耶夫总书记。对方看起来就像寒冷的冰块,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难以亲近的感觉。不过这正好省略了金正日的寒暄,而是直接转入了正题,关于朝鲜半岛的谈判问题。

    “现在朝鲜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困难情况,如果苏联不愿意继续提供石油的话,我们将很难继续出口谷物等粮食,所有人都知道朝鲜是高度发达的机械化国家,没有石油的话,等同于我们的农业体系走到了尽头。”

    亚纳耶夫虽然心里表现出幸灾乐祸的念头,但是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开口说道,“我记得很久以前,苏联曾经向朝鲜租借罗先,但是后来朝鲜嘛墙头草两边倒,拒绝了苏联的驻军计划,这让当时的苏联感到非常的不满。所以现在我们除了准备借你的清津港之外,还打算借新义州这个港口,这样一来之前的债务都算是扯平了。你们就用新义州和清津港两个地方来抵债,如何?苏联是个讲求实际的国家,我们愿意以市场价三分之二的价格向你们贩售石油。虽然比之前的油价可能高了不少,但是你想想起码你们的机械化农业又得以大规模的运转了。”

    “什么?我们还要再租赁一个新义州?”金主席有些失控的喊出声,但是他看到亚纳耶夫一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时,把自己想说的话给噎了回去。

    总书记显得很不耐烦,他挥了挥手,不屑的说道,“那你可以不租赁,我们也不会把石油低价的出售给你,就这样,自己考虑吧。”

    清津港作为不冻港一直是亚纳耶夫的目标,而新义州则是作为与中国未来通商的新商业港,亚纳耶夫可不是单纯地想要争夺一片军港,更多的还是围绕着和日本,和中国之间打通商业贸易关系。

    苏联在远东只是守势,他只需要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什么往南下的野心现在看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亚纳耶夫只能做到这一点了,谁叫自己手中的是千疮百孔的国家,缝缝补补到现在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金主席还在犹豫,苏联提出的条件有些苛刻,因为他们现在不是单独租赁一个港口,而是还要在打通一个通商口岸。这无异于在割了朝鲜一块心头肉的同时又再割上血淋漓的一刀。

    “试想一下,过了今年苏联就全面的断绝掉低价提供给朝鲜的石油,你们的农业将会彻底陷入绝境。当然了,还有你们背负的承重债务,我们可没有忘记。这对朝鲜来讲应该算是致命的打击了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维持人民高昂的福利社会吗?金氏打造的社会主义神话会在瞬间破灭,而你们终究只会成为其他人的笑柄而已。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鲜血淋漓的事实。金家可能会在朝鲜半岛失势倒台,想想他们是怎么对待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吧。”

    苏联还不希望北朝鲜政权就此倒台,他需要借助对方的力量来牵制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扩张。所以恫吓和敲打都是适合而止的,亚纳耶夫将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

    一个蛊惑人的老巫师正在向被恐惧支配的人慢慢洗脑。他把一个堕落的贫穷展现在金主席的面前,并且告诉他这就是你的未来。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土皇帝”,仔细想过亚纳耶夫的话之后也会感觉到脊椎发凉。

    太可怕了。

    “你来选择吧,是生存还是死亡。”

    亚纳耶夫看着他,神情淡漠。

    “为了两个港口,赌上朝鲜整个国家的命运,值得吗?叫出他们可以让这个国家数百万人吃饱饭,你就是朝鲜人民的太阳,金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