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章 一定要发展核武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16513.html
    之前苏联通过对丹东的数据分析,大致上得出一衣带水的新义州的数据状况。它能停泊5万吨到0万吨的邮轮目前,而且还能停靠矿石船舶30万吨级,接卸集装箱船舶u,接卸粮食船舶7万吨级。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有利于发展为苏联中转站的港口城市,尤其是在扩建之后,爆发出来的潜力将出乎亚纳耶夫的想象。

    他要继续忽悠金正日,直到对方屈服于压迫之下。

    “所以人都知道人民愿意支持一个政权的原因无非就是他们能够让养活那群人,而无关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现在你们连人民的肚子都无法保障了,还想着保障领主权的完整?愚蠢,可笑,荒谬。如果朝鲜坚持不同意割让两个港口,就等着政权被愤怒的人民推翻吧。”

    亚纳耶夫的嘲讽让金主席无言以对,这些道理谁都懂,你愿不愿意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没有时间陪着他消耗耐心,朝鲜会找上门原本就不在亚纳耶夫的计算之内,既然他们上门了,那么苏联就会没想着要放过这群人。

    新义州和清津港,这是朝鲜在他眼中唯一剩余的稍稍有点价值的玩意,作为进一步巩固远东的战略利益,金将军就必须拿它出来,如果不愿意的话亚纳耶夫也不勉强,反正朝鲜死或生都不管他的事情。

    “我答应你。”

    金主席脸上的横肉一直在抖动,最后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亚纳耶夫要定了这两个港口,他可以选择不给,但是苏联也可以选择一系列的封锁,直接把站在悬崖边的朝鲜直接推下深渊。

    “朝鲜愿意将新义州和……清津港给苏联……”

    亚纳耶夫打断了他的话,“不是借,是租赁。我们之间所做的是平等买,并不是巧取豪夺。”

    金主席忍住了愤怒,最终所有的悲愤也只在喉头之中酝酿后重新咽了回去。他小声的和站在旁边的朴义春部长叮嘱了几句话,示意接下来的一切安排由他来完成。

    朴义春脸色凝重的点点头,显然这样的结局出乎每一个朝鲜人的意料之外。

    亚纳耶夫摆出了大获全胜的笑容,当年在罗先问题上被摆一道的苏联在今天终于赢回了一局,并且向其他人骄傲的宣布,这就是墙头草的下场。

    金主席黯然无色额离开克里姆林宫,一路上他都保持着沉默,对于莫斯科的愤怒和亚纳耶夫的不近人情。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苏联应该低息贷款或者其他的补助。但是什么都没有,而且一开口就是要吞下两座重要的港口城市。

    弱国无外交,朝鲜就像一张废纸,谁不高兴都可以过来踩上两脚,而他们却无法反抗。尤其是亚纳耶夫的最后一句话,醍醐灌顶的点醒了金正日。

    当一个国家没有绝对的力量保障领土安全和主权完整的时候,他的下场是悲惨的。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金正日心里涌现一个大胆的念头。这个高风险的念头很可能成就朝鲜在东亚的位置,也有可能毁掉父辈积累下来的资本。

    发展核武器!

    朝鲜一定要拥有核武器,否则就是任人鱼肉的下场,把朴义春留在谈判桌上是为了通过苏联来获取远程的技术,并且为将来洲际奠定基础。

    想到这里,金主席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这一次他必须把握好机会,将朝鲜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到时候,我会向苏联,向南韩,向日本,以及一切压迫过朝鲜人民的国家复仇。只有核武器,才能拯救朝鲜,才能解放整个朝鲜半岛。苏联已经不可相信了,现在朝鲜只有自己发展壮大了。”

    这段深埋在他心里的话默念了好几遍,直到不再年轻的金正日盯着克里姆林宫的红星不再说话。

    他已经决定好了。

    “恩?朝鲜方面还想跟苏联再度达成一笔军事交易?”

    亚纳耶夫对朴义春提出的方案感到有些意外,租赁两个港口的风波还没有解决,现在有想着跟苏联达成军火贸易,难道刚刚谈判桌上那个人已经气糊涂了?

    “是的,包括伊斯坎德尔,山毛榉和萨姆在内的新式。现在朝鲜的防空,岸舰防卫和中程都是六十年代的产物。甚至萨姆2防空还没有从我国边防部队退役。所以伟大的金主席希望能够借助这次的莫斯科之行,达成这笔协议。”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对金正日所说的话也许深信不疑,但是对于亚纳耶夫来讲,他对这笔贸易抱着深深地疑虑。

    参照历史上朝鲜的先军政策和核武优先政策,而且再加上的还是苏联各类先进型号的,很难让人不怀疑他们背后的真实目的。

    朝鲜在远程火箭发射问题上屡屡失败的原因是技术所困,在技术封锁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通过飞毛腿来研究火箭发动机的推动。即便是将飞毛腿的潜力挖掘干净,他们依旧没有办法出适合的发动机。

    “抱歉,伊斯坎德尔,宝石和口径这几种苏联暂时不对朝鲜。”

    亚纳耶夫留了一个心眼,拒绝了巡航和中程,“但是我们愿意将道尔m1防空和刚刚服役不久,并且在罗马尼亚战役中大放异彩的山毛榉-m1-2给朝鲜防空部队,不知道朴义春部长意下如何?”

    对方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的神色,或许金正日提出的贸易只不过是试探而已。

    “如果伊斯坎德尔不愿意朝鲜也不会勉强,有了新式的萨姆防空对我们来讲已经是进步了。”

    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下去就说明朝鲜并没有进行长足的打算。

    亚纳耶夫避重就轻的选择了挖掘不出什么技术含量的防空之后,就准备在会面结束之后通知克格勃提防朝鲜情报局最近的动向。

    他心里有种惴惴不安的慌乱。

    但愿不要在自己退休之前,搞出朝核六方会谈的幺蛾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