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录音的过程困难多多,不只是把杨轶和金英铭折腾得不轻,幼儿园的小孩子们也是不轻松,把一小段歌词唱了几十次,才有可能唱得让大人们满意。

    不过,最终录音的成果出来,孩子们听着自己跟同伴们唱的歌,开心得好像又忘记了这过程的艰辛。他们喜滋滋地带着这成就感,又投入到了节目的排练、舞蹈的练习中。

    时间总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今年年末,十二月底!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娱乐圈稍微引起了一些轰动的无非是李蔓蔓宣告自己加盟星耀制作的《高能挑战》节目,玩跨界当起了明星主持人,还有港城那边陈奕捷宣布了自己拖延了好久的新专辑将于明年一月发布。

    这些都不算什么爆炸新闻!只能说是大明星的新动态,至于小明星的,像林幕安在港城在这个月月中开始出道,像《胖子特工》剧组宣布主角人选为郭子意,这些小新闻压根没有能够吸引得了人们的注意。

    杨轶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他无暇顾及别的事情,因为今天家里张灯结彩,热闹异常,一些亲朋好友都请了过来,包括曦曦的几个小伙伴和她们的爸爸妈妈。

    不是过节,而是小曈曈满月了!

    热闹过后,宾客们都分别带着四个煮熟的红鸡蛋回家,也给小曈曈留下了许多玩具、鲜花等礼物。

    这过程里,玩得最开心的当然还是曦曦,杨崇贵和董月娥也笑声不断,毕竟是孙子的满月酒,这意味着小曈曈又长大了一些,孩子的每次成长,都让爷爷奶奶感到欢喜。

    当然,杨轶和墨菲并不太喜欢这样繁复的应酬,送走客人之后,他们疲倦地回到了楼上,只想拥有片刻的安静。

    墨菲也算是过了月子期,因为身体恢复得不错,今天她都脱掉了厚重的月子服,换上了时髦一点的时装,现在还舍不得换下来。

    看到墨菲将睡着了的小曈曈放在他的婴儿床上,然后就穿着硬邦邦的毛呢外套坐回沙发上,偎依在自己的怀里,杨轶笑着问她:“为什么不换衣服?换舒服一点的家居服?现在又没有外人在家里。”

    “家居服都穿腻了呀!”墨菲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抱着杨轶的胳膊笑道,“这几个月,我都没有能够好好地穿衣服,要不打扮打扮,都快要变成黄脸婆咯!”

    “你怎么会是黄脸婆?”杨轶微微一笑,捏了捏墨菲的鼻子,亲昵地说道,“就算是变成黄脸婆,那也是我的黄脸婆!”

    “嘻嘻!你真不会说话!”听着杨轶的肉麻话,墨菲心里甜甜的,嘴巴上却笑着嗔道,“你应该说,我不会变黄脸婆,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大美人!”

    这就是女人啊!

    不过,墨菲没有打算逼着杨轶说这些,她又自己接着说道:“老公,你说,我可以不用一直待在家里了,我出门的话,应该去做点什么?”

    墨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还挺兴奋的,不过也是,任谁憋在家里一个月,谁都渴望着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啊!”杨轶微微一笑,“之前你不是说想去逛街买衣服,还有出去旅游,见识一下大千世界吗?”

    这些都是墨菲在坐月子时候,闷得难受而许下的宏伟愿望。

    然而,杨轶帮她复述出来的时候,墨菲却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不能去逛街,我现在身材还没减下来,太丑了!而且,我去逛街了,曈曈怎么办?他又不愿意离开我。旅游现在也别想了,曈曈这么小,带出去,在外面生命了怎么办?”

    想到自己身为母亲的责任,墨菲兴奋劲儿过去了。

    “可以去公司看看,公司的人不会很多,而且也不冷,我可以带曈曈去看看我工作的地方,然后我还可以开始跳舞,恢复身材,曈曈看到他妈妈跳舞,一定会很开心。”墨菲掰着手指头说道。

    “不说那些,我倒是觉得你有时候也应该要舍得让曈曈哭一哭,就算我抱着他,他哭上一阵,然后哄得他同意让我抱,也是值得的。”杨轶觉得应该改变一下墨菲的一些心态,“天天要你抱着,别的亲人抱一下都不可以,曈曈这么粘着你可不好,你自己都说了,离不开他,想做点什么都不可以。”

    墨菲犹豫了一下,她知道杨轶说的没错,最后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不过你可不能凶曈曈,他一开始可能比较艰难,你要多跟他说话,让他平复下心情,不要急,我也得在身边,他看不到我会很惊慌的。”

    “慢慢试试吧!”杨轶笑道。

    “这周三晚上就是曦曦的元旦晚会演出,她念叨了很久,你也一起过去看看吧?”杨轶想了起来,跟墨菲说道,“爸和妈都跟着一起过去了,你要是不去,一个人在家里我可不放心。”

    去年杨轶和墨菲是参加了曦曦的表演的,如果今年墨菲不去,曦曦可能会觉得很失望。

    “去不了。”墨菲却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现场人很多,而且表演时候观众席是黑的,这种环境,会让曈曈感到不适,最怕是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而且如果曈曈中间哭了,吵到曦曦她们的演出也不好。”

    杨轶琢磨了一下,说道:“那这样,跟去年一样,我让兰老哥帮忙定一个包厢,我们在里面一起吃晚饭,你就辛苦带着曈曈在包厢里玩,曦曦表演结束后,我们再出来和你会合。这样你至少也是到了那儿,跟曦曦加油鼓劲,她也不会伤心。”

    两人正商量着,曦曦哒哒哒欢快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一会儿,带着兴奋的笑脸的小姑娘出现在了卧室门口。

    “麻麻,弟弟睡醒了吗?我想跟他玩!”小姑娘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咯咯地笑道。今天她跟那么多小伙伴在一块,玩得很尽兴,这开心劲儿都还没消退。

    “还没睡醒,你怎么不陪爷爷奶奶玩了?”墨菲问道。

    “不陪爷爷奶奶玩了,爷爷说他要看电视,然后说我要早点洗澡,就让我不玩了!”曦曦很使劲地给爸爸妈妈描述着,“麻麻,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呀?”

    “我们在说你元旦表演的事。”墨菲笑眯眯地说道。

    “麻麻,你要不要我唱歌给你听?我还会跳舞,我都跟申老师学会了。”小姑娘很积极地说道,她还激动地在妈妈的怀里扭了起来。

    她表演欲望很足,今天曈曈满月酒的时候,她还和自己的小伙伴们一块,提前表演了一次《猪之歌》给大家看。

    “你可以给弟弟唱啊!”墨菲摸了摸曦曦的小脸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