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四章 帝国归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34365.html
    马卡洛夫呆立在原地,他已经被总书记的话搞糊涂了。?

    到底是要转移造船厂,还是要另外新选址建造一个重工业基地。

    乌克兰是苏维埃的命脉,这座到处浇灌了钢筋水泥和伫立着巨大的烟窗,被密密麻麻覆盖着厂房,结构粗犷的机械工业设施透露出工业时代的浓厚气息。即便是第三类产业大行其道的九十年代,乌克兰的工业重地自始至终的为苏维埃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重型设施。

    航母只不过是六十年来展的缩影。

    马卡洛夫把手插在工服口袋里,眼神闪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问道,“所以,总书记在乌克兰方面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搬迁造船厂的话,这里已经形成了配套的工业体系,贸然的举动并不是转移,而是摧毁。比如船坞需要靠近钢铁工业设施密集的地区。我并不是说共青团城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毕竟阿穆尔斯克造船厂是负责潜艇制造工作的,与建造航母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配套设施格格不入。”

    “您也知道尼古拉耶夫造船厂不仅仅只是一间造船厂,更是代表了军事工业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6oo个相关专业、8ooo家配套厂家。这背后的庞大阵容才是关键。造船厂的搬迁将会影响到工厂里工人的变动,还有影响到流水线上建造舰艇的进度等等。他们在这里经营了三四代,不是区区一句搬迁就能妥善解决的。这已经牵涉到了工业产业,人工等多项的问题,哪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些问题,总书记都认真地考虑过了吗?”

    海风吹拂着马卡洛夫厂长灰白的头,他目光坚毅的望向对方。

    之前在季贾科夫举行的会议上一直隐忍不,是因为他想知道莫斯科的盘算,当对方告诉自己亚纳耶夫总书记会亲自造访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时候,就果断的行动了。

    他要让总书记意识到一件事,擅自的挪动等同于牵一而动全身,最好考虑清楚然后拿出具体可行的方案之后,再来进行讨论这件事情。

    他不敢说亚纳耶夫在提防着乌克兰,但是远东的动作又不得不让他怀疑起来。是的,最近几年莫斯科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遥远的东方港口。似乎要将那里打造成一个新的工业重心。

    “抽烟吗?”

    亚纳耶夫从口袋里掏出烟,递到马卡洛夫的面前,即便是总书记,这些特供烟他也舍不得抽,往往是为了招待客人准备的。

    厂长摇了摇头,挥手拒绝了,“谢谢,我不抽烟。”

    “喝酒呢?”

    “现在还是工作时间,不宜饮酒。”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马卡洛夫吞咽口水的动作却被观察入微的总书记看在眼中。

    然后他难得见到亚纳耶夫露出准备做坏事的狡黠笑容,只见从怀中掏出不锈钢的小酒瓶,拧开盖子递到对方面前,坏笑着说道,“试试?克里姆林宫带过来的伏特加,味道非常纯正。”

    这个动作显得人情味十足。

    禁不住诱惑的马卡洛夫把心一横,从总书记的手中接过了酒瓶,昂起头就往口中灌了几口。然后出一声舒适的感叹。

    “呃……”

    见到马卡洛夫的心满意足的神情,总书记笑着说道,“对嘛,不灌伏特加的斯拉夫人可不是好的斯拉夫人。”

    见马卡洛夫的情绪缓和下来了,亚纳耶夫才慢慢的解释来龙去脉。

    “我所说的搬迁,并不是指将整个造船厂搬迁出去。新的工业重心会形成配套的产业,这些问题国家计划委员会都给我递过一份可行的报告了。到时候工业设施都会在东方港打造完成,但是有一个重要的资源我们是无法兼得的。”

    “工人。”

    亚纳耶夫目光投向不远处那些正在忙碌的工人,然后转过身对马卡洛夫厂长说道,“他们才是这个造船厂的灵魂与核心。抛去这些要素的话,远东的造船厂只是没有灵魂的外壳而已。”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国家领导人应有的严肃姿态,仿佛掏出酒瓶的他只不过是以老朋友的姿态站在自己面前。

    “新的造船厂需要熟练的工人作为师傅来带动那些学徒。安东诺夫和哈尔科夫设计局我们会向远东地区搬迁,之后改成纯制造厂。尼古拉耶夫的熟练造船工我们也会拆成数份安排到想要的工业区用以培训,当然我们也考虑到了很多工人是乌克兰的本地人,不愿意离开这里。所以在搬迁的时候也会尽量选择俄罗斯人,并且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而且去支建的也不过再5年左右,之后他们要求搬迁回来的话,也可以,我们并不反对。”

    之后那一句转移乌克兰的小部分重要企业设施以及资料。亚纳耶夫就闭口不谈了,这不是马卡洛夫厂长应该知道的秘密。

    顺便在俄罗斯境内增设备用的新工厂,这些计划都是迫不得已的手段,如果苏联在弗拉基米尔同志手中迅衰败,最终导致自治州分裂的话,那么保存的这点火种起码还能让俄罗斯拥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克拉夫丘克已经在1995年被勒令强制退休,继位的第一书记谢切尔比茨基是由保守派一手扶持的,暂时对亚纳耶夫形成不了威胁。

    但也仅仅是暂时而已。

    制度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斗争在未来可能日渐白热化,亚纳耶夫必须把控好局势,他可不希望成为这个国家分裂的起点。

    没有乌克兰就没有苏维埃,这片国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个国家想要强大就必须挥乌克兰的优势。如果不是闹出切尔诺贝利事件的话,他对乌克兰的掌控力度应该更加的稳健。

    马卡洛夫厂长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糟蹋掉几辈人的心血,产业设施的分配,工人调动之类的东西他都还能接受。

    “乌克兰对于苏联来讲,是不可获取的地区,我们不会放弃这个自治州,就如同卫国战争失去斯大林格勒一样的惨痛。作为国家的工业重镇,乌克兰绝对不能失去。”

    亚纳耶夫握紧了拳头,目光变得深邃而沉稳。坐在总书记的位置上越久,就越感觉到这里的重要性,他实在不敢想象失去了这一片重工业地区,俄罗斯的未来会走向哪里。他是这条时间线上唯一见识过俄罗斯解体悲剧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考虑到若干年的后的将来,这个国家会出现如何糟糕的情况。

    “只要总书记不放弃乌克兰,就能为苏维埃的崛起提供最基本的保障。实体工业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听到马卡洛夫的话,亚纳耶夫停下了脚步。笑了笑,并没多说什么。

    只是跟他道一声再见,叮嘱马卡洛夫好好保重身体。

    或许以后都没机会再见了。

    回去的路上由乌克兰第一书记谢切尔比茨基陪同,参观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时候是他唯一一段没有陪同总书记的时刻。因为对方拒绝了任何人的陪同,有些话他想私底下跟马卡洛夫厂长聊一聊。

    原本面容严肃的亚纳耶夫此时居然表现出令人意外的慈祥,谢切尔比茨基小声的问道,“亚纳耶夫总书记……怎么了?”

    “没什么了。”

    他摆了摆手,回头望向这个表情有惊愕的中年人。谢切尔比茨基是典型的地中海型,身形有些中年福的迹象,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很符合苏联官僚们的形象。

    “我只是突然想起厂长所说的某些话,感到有趣而已。”

    亚纳耶夫的目光透过车窗注视着前方的街道尽头,他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苏维埃从不需要崛起。”

    “他只是帝国归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