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六章 可惜了,总书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36667.html
    “他说的八年,是将整个苏联旧时代的官僚们统统跟着他拉进棺材里!是让我们这些九政变的同僚跟着他一起下台!他是准备打造一个新的政治时代!你懂我说的吗?我承认他的政治主张是正确的,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会牺牲我们的利益去完成实现他自己构想的蓝图!我们不愿意接受这个牺牲!我们也不想给他一起陪葬!我们只想保住自己的利益!”

    卢基扬诺夫靠着沙,刚刚的怒斥将他胸腔里所有的愤怒都泄出来,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帕夫洛夫愣住了。他想起之前奥加尔科夫的副手马赫穆特·阿赫马托维奇·加列耶夫在纪念文中说过的话,“如果不考虑个人利益,大家会举双手赞成改革。考虑个人利益,大家就一致反对改革。”

    保守派们都在考虑着各自的得失问题,他们对亚纳耶夫的改革充满了恐惧。当初的九政变除了要保住先烈曾经奋斗的一切之外,更多的还是要保住他们的饭碗。苏共高层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利益和私心,他们无法忍受自己的势力被亚纳耶夫一步一步的削弱,最终被席卷而来的浪潮拍死在沙滩之上。

    听到这句话,帕夫洛夫终于隐忍不住自己的愤怒,到这个时候他们还在心里打着算盘,帕夫洛夫真的看不过去了。

    突然爆的情绪把卢基扬诺夫吓了一跳。

    “闭嘴,组织部部长,你说的那又怎么样?你们是去的只不过是部分的权势而已,但是总书记他还有什么?除了总书记的位置他什么都没有了!199o年的那场灾难他失去了两个女儿,斯维特拉娜和玛利亚。你懂什么,他将这一切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夺权!排挤!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一个拯救苏维埃的英雄?”

    愤怒的情绪笼罩着整个客厅,刚才的嘶吼让帕夫洛夫感到胸腔都一阵疼痛,虽然他认为总书记在某些事情上做的有些过火,但是他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国家走向繁荣。你可以骂他冷酷独裁不近人情,机关算计达成目的,但唯独不能骂他是叛国者。

    帕夫洛夫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卢基扬诺夫想拉他起身,却摆了摆手拒绝对方的好意,他盯着满地的碎片,缓缓说道,“你们不能这样做,他将毕生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

    卢基扬诺夫缩回了递出去的手,他神情有些犹豫,但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我知道帕夫洛夫同志的立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转折了。亚纳耶夫要改革,势必会影响到目前的政治框架,我们不能让改革派们踩在我们的头上。政-治-局是由中央的元老们一手打造的心血。无论如何我们也要保住它!”

    “格尔巴乔夫的改革差点毁了苏联,我们不能让1991年的事件重蹈覆辙,让亚纳耶夫总书记毁掉整个利益集团。”

    看来今天应该是一无所获了,卢基扬诺夫起身告辞,他跟帕夫洛夫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帕夫洛夫同志不会将我们这次的谈话说出去吧?”

    临走之前组织部部长停顿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看向坐在客厅里的苍老背影,有些于心不忍。原本他应该是保守派的中坚力量的,但没想到最终只愿意调停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关系,充当中间人的角色。

    所有人都对帕夫洛夫抱着怜悯同情,但这不代表他们在对方威胁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不会痛下杀手赶尽杀绝。

    这就是政治,可以犯罪,但绝对不能犯错。

    “你们阻止不了总书记的。”

    准备走出玄关的时候,背后的身影突然说道,“连白宫的智囊团他都不放在眼里,你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放弃吧,卢基扬诺夫同志。起码保守派还能守住一席之地,但是你们真的要对总书记下手的话,就没有回过路可走了。”

    卢基扬诺夫没有说话,他转身出门离开了帕夫洛夫的别墅。

    与帕夫洛夫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辆黑色轿车早已停在路边,等待着他的到来。车上的人是格涅拉洛夫局长,原本克格勃领导保卫局的副局长,因为普列汉诺夫的叛逃被击毙,他才有幸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也是保守派藏的最深的一枚棋子,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刻才会挥作用。

    “帕夫洛夫总理怎么说?”

    格涅拉洛夫满心期待的问道。

    然而他得到的却只有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卢基扬诺夫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他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并且认为我们不会赢得这场最后的战争。所以我认为跟帕夫洛夫同志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格涅拉洛夫费劲的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正准备点燃口中的香烟。听到这个答案顿时不满的皱起了眉头,“难道帕夫洛夫同志忘记了他应该站在哪一边么?你把这个意图透露给他,会不会……“

    对方摇了摇头,否定了背叛的说法。

    “帕夫洛夫不是傻瓜,虽然他同情总书记,但是别忘了总理跟我们一样,都是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当初九委员会的时候所有人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如果亚纳耶夫赢了,总理,国防部副部长,军事委员会主席等一系列的人,都会撤职配到西伯利亚去挖煤,这还是最好的选择。我们都知道亚纳耶夫对待政敌从来没有仁慈过。难道帕夫洛夫以为自己将我们的意图透露出去,对方会饶过他?何况总书记心里也知道跟保守派之间的战争是旷日持久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

    卢基扬诺夫瞥了一眼格涅拉洛夫,缓缓说道,“当然还有你,格涅拉洛夫同志。这次你跟过来,就不担心被克里姆林宫的眼线嗅到风吹草动吗?“

    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对我们来讲可是非常重大的损失啊。”

    “你是说谁?”

    格涅拉洛夫无所谓的笑了笑,将钥匙转动动汽车引擎,“弗拉基米尔同志早就不是克格勃三驾马车之一了,克留奇科夫不过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勉强维持着大局。内务部现在也是一团糟糕,自从阿纳托利死了和普戈隐退之后,他们都忙得手忙脚乱,谁会注意到一个领导人保卫局局长的动静呢?”

    “放心吧,现在亚纳耶夫远在乌克兰,他暂时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动静。我们只需要注意弗拉基米尔和苏尔科夫,说实话亚纳耶夫培养的人才都放在了能源部门和军工部门,完全没有把人用在应该用的地方。在莫斯科政局里,他能用的人根本不多。”

    “但是他把人安排在很关键的位置,这个我们需要留心。”

    “只要不是绝对的位置,没有什么是不能动的。”

    他耻笑着亚纳耶夫的失误,就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想压过保守派,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格涅拉洛夫连司机都没带过来,纯粹是自己开车把卢基扬诺夫送了过来,此时刚好动了汽车,准备送卢基扬诺夫回去。

    “可惜了,他本来应该向斯大林同志一样,成为苏维埃的一座丰碑的。”

    组织部部长纠正对方的观点,“没什么可惜的,当年的安德罗波夫,贝利亚都一样。或许有人会说‘假如什么什么执政的话一定会’诸如此类的废话,但是记住了,失败了就永远没有机会说什么了,这就是政治的残酷性。”

    永远不要犯错,这才是最关键的。

    卢基扬诺夫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景,用格涅拉洛夫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可惜了,亚纳耶夫总书记,你原本有机会成为苏维埃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之一。”(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