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五章 波兰,盲目的愚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62577.html
    “教皇,他值几个师?”

    这是斯大林同志的名言,被印刻在了苏维埃的历史上,西方国家嘲讽职责他的傲慢,的信徒们将这句话奉若经典。这是对神权的藐视,也是对剥削阶级的威慑。时刻的提醒着华尔街的金融巨鳄们,伦敦证券交易所资产寡头们,在遥远的东方寒冷大陆,有一群燃烧着红色意志的工人阶级们,用敌视和仇恨的眼神注视着他们。让他们坐立不安,如芒在背。

    正如现在试图投机取巧的投机分子格瑞拉顾问一样,想从亚纳耶夫的身上获得更大的好处,但是他却忘记了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

    工人阶级的本质就是抗争和控诉,他们不会与腐朽堕落的资产阶级妥协。

    苏联没有必要向谁服软,政治桌上谈判时建立在双方实力相等的情况下,波兰根本没有与苏联面对面交谈的实力。亚纳耶夫才是这场谈判的主导。

    格瑞拉在这一刻终于明白过来了,对方根本就没有想着要跟自己讨价还价,他只是负责通知波兰,我们要这么做,请你们配合一下。

    不配合也可以,战争的车轮会从你们身上碾压过去。

    而他居然还以为看到了逼迫对方松口的机会,想要苏联总书记却反而被打脸。对方没有时间陪自己玩,波兰可以选择在罗马尼亚抵抗到底,但是亚纳耶夫本人出手的话,结局就不是这么好看了。

    亚纳耶夫站起身,假装准备离场,这个动作让坐在对面的格瑞拉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以为谈判要破裂了,“现在波兰还要继续提出要求吗?如果继续的话我们就结束这场谈判了。”

    “不提了,不提了,波兰已经没有任何的要求。”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格瑞拉坚决的摇了摇头,他已经领教过亚纳耶夫的手段了,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恐怕波兰还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还有其他的要求吗?如果有的话没有关系,你还可以继续提出来。苏联非常乐意知晓我们盟友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亚纳耶夫已经从之前冷漠的神情重新恢复到了和善的微笑,但是从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和善里带着的是深不可见的残忍。

    就像无意之中窥伺到深渊最可怕的那一幕。

    如果刚才自己执意要这么做的话,接下来的局面就很难收场了。

    “一切……都按照之前的计划去进行……波兰,没有任何的要求。”

    格瑞拉苦笑着回答,他以为克瓦希涅夫斯基的狂妄源于无知的话,那么他的险些失算就是对苏联底线的低估。

    罗马尼亚已经成为亚纳耶夫势在必得的政治角逐场,波兰其实是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到台面上给人当做刀使用的,格瑞拉从这场谈判之后也是醒悟过来北约那帮混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在把波兰往火坑里推!

    克瓦希涅夫斯基还以为吸取了之前波兰盲目跟随西方国家的教训,在罗马尼亚战场上占到了便宜,谁知依旧是大国博弈之间部下的局。

    “回去劝告你们的总统,波兰现在回头还不晚。”

    亚纳耶夫临走之前转过身,站在门口,留给对方一个神秘莫测的身影,他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听起来就像是无处不在的幽灵,“北约想要你们做马前卒,做炮灰,德国的军备,美国的金钱支援,说到底西方政治大国都不愿意正面与苏联起冲突,他们为了让欧洲某个小国家站出来阻拦我们前进,才特地的编创了美好的谎言。加入北约,加入欧盟,获取世界银行集团的贷款?想想吧,这些美好的诺言,难道不需要你们付出鲜血的代价?实在是太过天真了。就算你们最后打赢了那场战争,一纸空文的承诺他们会兑现吗?”

    那句蠢货他还是忍了下去,没说出口。

    原本热闹的会议室又重新恢复了冷清的姿态,绝大多数人都忐忑不安的走出了那扇门,心里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那种高压的氛围之下继续待下去了。

    走在最前面的格瑞拉虽然表情微笑,但是背景却显得有些落寞。克里姆林宫方面的代表刻意的与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格瑞拉直到走出克里姆林宫后,才从恍惚的状态回过神。

    他拨通了总统办公室的电话,当务之急是通知克瓦希涅夫斯基这个不幸的消息。

    “撤兵?开什么玩笑?”

    波兰总统声调提高了不少,他无法容忍这样的结果不容易才在波兰取得关键性的突破,为什么现在要撤兵?请你告诉亚纳耶夫,告诉苏联人,波兰绝不后退一步!”

    “听我说完,总统阁下。”

    格瑞拉的突然爆发把科瓦西涅夫斯基吓了一跳,但是他冷静下来没有开口,容忍了对方的无理,想听听他有什么高见。

    “罗马尼亚这场仗我们真的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波兰就要满盘皆输了……虽然我们想介入罗马尼亚事端顺便控制住石油管道,但是……这背后是西方在怂恿波兰当炮灰啊!我们帮他们打下了罗马尼亚,之后呢?他们就会兑现承诺?我们有的只是一纸空文而已!”

    “嗯……”克瓦希涅夫斯基的回复非常的平淡,甚至不以为然。

    格瑞拉愣住了,他突然意识到某些事,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两只手握紧移动电话压低了嗓音,“难道总统阁下一早就知道北约的真正目的,但是却依旧这么做?难道你真的是冲着加入欧盟和与西方国家亲近?”

    “克瓦希涅夫斯基总统,你这是在玩火!”

    格瑞拉突然愤怒了,一个总统拿着整个国家的命运和未来赌上高风险的局,这简直就是在乱来。

    “格瑞拉顾问,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远在华沙办公室的克瓦希涅夫斯基双脚折叠摆放在桌子上,背靠着座椅坐下,慢悠悠的回答他,“波兰的命运也好,人民的利益也好,我这是在为这个国家谋取出路。难道你以为现在的波兰就是美好的前景?经济低迷,社会情绪普遍不满,战争可以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何况我们背后还有美国和德国在援助,打赢了这场战争波兰将会拥有新的发展机遇!这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你说的很对,但是这也是高回报的收入!”

    格瑞拉扶着额头,面色阴沉。他仿佛在看一个政治小丑自导自演一出滑稽的喜剧。然而想起亚纳耶夫的话,他一点都笑不出来。这简直是在拿国家的命运前途开玩笑。虽然东欧国家出现过几个政治白痴,不过还没出现过这种不要命的赌徒。而且赌徒比白痴更败家,更可怕!

    “既然亚纳耶夫答应我们东部退兵就不再阻拦波兰军队行动,我们答应就行了。”

    克瓦希涅夫斯基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的肆无忌惮来自前几天和北约签订的新协议,他们愿意在提供一批豹2坦克,还是相当数量的反坦克导弹来减缓布加勒斯特装甲部队的猛烈炮火。

    “剩下来的,慢慢再来,不着急。布加勒斯特方面支撑不到最后,波兰军队,呵呵,应对一个苏联不行,但是对付罗马尼亚还是绰绰有余的。到时候布加勒斯特被攻陷,我到想看看亚纳耶夫还有什么话可说。”

    执迷不悟!

    格瑞拉愤怒的挂断了电话,他把头转向一边,对司机说道,“开车,立刻去波兰大使馆!,快点!”

    汽车启动离开了克里姆林宫之后,他还握着拳头,胸膛因为刚才太过愤怒而在剧烈的起伏着,深呼吸也不足以缓解此时内心的悲愤。

    一拳狠狠地砸在真皮沙发上,格瑞拉大吼道,“蠢货!你会付出代价的!”(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