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六章 他也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63192.html
    波兰的问题暂告一段落,被围困的秘密军团最终得到了解围。

    波兰军队的炮火渐渐的变弱,直到消失不见。在被围困了将近三个星期之后,困守的绝望部队看到了最后一丝曙光。波兰军队停止了猛烈的进攻,并且有计划的后撤。此时他们也接到从莫斯科发出来的电报,告诉他们危机已经过去了。苏联在谈判桌上逼退了波兰的进攻,为他们争取了撤离时间。

    不准再直接进攻波兰军队,也不准再引起任何冲突,这是亚纳耶夫下达的命令。他就是要往沃伊内亚的脑袋上浇一盆冷水,让这个被胜利冲昏头脑的代理人先冷静一下,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是苏联把他们扶持起来,如果沃伊内亚想着其他的野心,亚纳耶夫分分钟能让他从罗马尼亚倒台。只不过现在内战还在胶着,莫斯科不想节外生枝。否则他还能坐稳布加勒斯特总统的位置?

    内战结束之后,才是真正考验对方忠诚的时候。

    总书记办公室外的平静被皮鞋急促的声音打破,部长会议主席表情严肃,路过的人只见到他的神情冷漠,却看不到他的焦虑。

    他向亚纳耶夫的办公室走来,已经通知了瓦列里助理,现在要立刻会见总书记同志。

    亚纳耶夫一抬头就看到了弗拉基米尔同志风尘仆仆进门的样子。

    “怎么了?”

    亚纳耶夫表情平静,但心里已经做好了接受噩耗的准备。弗拉基米尔一般情况是不会找自己的,直到遇到了难以解决的状况之后,他才会眉头紧锁的出现在办公室的面前。

    “怎么了?很少看见你会出现这么慌乱的神色,有什么事慢慢说。”亚纳耶夫先让对方坐下,再说清楚情况。

    “现在问题很糟糕,乌克兰出现了重大的情况,南方机械制造厂……出现了工人大罢工的情况,而且波及范围极广。现在恐怕会影响到我们的远东搬迁计划。”

    亚纳耶夫抿着嘴,没有说话,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说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就在昨天晚上,据说是在某些协议上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工人对提出的某些条件不满意。原本乌克兰是想强行将此事压下去,但是没想到罢工示威的工人与内务部的警察发生了冲突,导致矛盾进一步的升级。亚纳耶夫总书记……如果不妥善处理好的话,对远东重工业计划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现在让亚纳耶夫头疼的事情不单单是波兰,他还没有喘一口气,乌克兰又出现了新的情况。亚纳耶夫放下手中的笔,盯着弗拉基米尔同志递交上来的电报,一边看着上面的简短信息,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帮老家伙,终于开始向我发出挑战了吗?”

    弗拉基米尔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没听明白亚纳耶夫到地在说什么。

    亚纳耶夫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他抬起头问道,“弗拉基米尔同志,你怎么看待这次的工人大罢工?”

    “嗯?”弗拉基米尔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问题不先问一下乌克兰的第一书记谢切尔比茨基,对方应该比自己更加清楚现在的状况。

    “没事的,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提出来,在做决定之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对于乌克兰的状况总书记显得并不着急,他甚至饶有趣味的想听一听对方的见解。

    “嗯……现在的情况不好说,这次的事件爆发有一部分可能是乌克兰宣传不到位引起的某些误会,当然也不排除里面可能还有某些……其他的因素。”

    说到这里,弗拉基米尔特地抬起头看了坐在位置上的总书记一眼,对方表现出饶有兴趣的模样,他确认自己的话没有引起对方的反感之后才继续说下去,“发生这样的事情谢切尔比茨基没有第一时间上报,反而还想利用内务部的警察把整件事压下去,而且跟我的了解,刚开始工人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暴力举动,也就是在谢切尔比茨基的镇压暴乱之后才开始。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压下矛盾,反而是在激化矛盾……直到将矛盾全部爆发出来……呵呵……”

    “他们是受人指使?还是另有所图?”

    亚纳耶夫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他缓缓说道,“不过现在情况怎么样还不清楚,只能说这是可能性之一,乌克兰是保守派的大本营,他们绝对不会让乌克兰出现任何纰漏。所以一开始的重工业转移计划原本就是受到阻拦,谢切尔比茨基如果要算计的话,这一招也在意料之中。”

    “啊?”

    就连弗拉基米尔有些呆愣,也没有想到乌克兰出现的情况也在亚纳耶夫的算计之内,亚纳耶夫和保守派之间的斗争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了?

    “难道总书记早就料想到了动乌克兰的工业底子会出现事故?”

    亚纳耶夫摇摇头。

    “那倒没有,我也不是料事如神的预言家。只不过想到可能会突发一些状况,比如现在的工人大罢工事件。如果真的按照猜测来看,莫斯科政局里某些人正在偷笑呢。”

    “混蛋!”弗拉基米尔表情愤怒,他们这么努力的在挽救这个国家,却没想到一群卑鄙小人在背后使绊子。

    “这就是政治啊,弗拉基米尔同志,也不必义愤填膺,别看现在的政治局风平浪静的样子,实际地下的明争暗斗只多不少。这些人还没有完全的浮现出水面,不过乌克兰应该就是第一个信号了,象征斗争从暗中转移到明面上来。接下来我们面对的麻烦只多不少。是时候该跟他们斗智斗勇了。”

    亚纳耶夫说的非常轻松,根本看不出他会对这些事感到担忧。但是弗拉基米尔不过苏联领导人通过政治斗争上台的人并非少数,赫鲁晓夫通过突然的政变打倒了贝利亚匪帮,然而最后自己从国外考察一圈回来之后就被自己的学生勃列日涅夫政变退休了。

    罗马尼亚的问题解决之后他就很少走出国门了,全心全意的关注国内的斗争。

    弗拉基米尔资历还不足以压下元老,亚纳耶夫就得在暗中把握全局。

    “这次的乌克兰事件是危险也是机遇,这件事我会全权交给你去处理,不要让我失望了。”

    亚纳耶夫想都没想,把自己的得意门生派到乌克兰的保守派大本营找谢切尔比茨基斗智斗勇。而且还下达了一道死命令。

    “如果将这次的罢工问题妥善的解决,你在政-治-局内部的声望将会增加,保守派更加奈何不了你。当然你要是失败了,后果不用我说了吧,现在保守派对着我们步步紧逼,稍稍有个差池,部长会议主席的位置就会保不住。所以对于能力不足的人来讲这是危机,对于那些有能力的人来讲,对方就是作茧自缚。该是时候给谢切尔比茨基一个教训了。”

    准备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让对方单干了,否则千辛万苦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却无法度过独自掌控大局,想想都感到悲哀。

    弗莱基米尔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一旦亚纳耶夫说出要给谁倒霉的时候,他就会把对方身后的利益集团连根拔起。

    “如果能威逼利诱拉拢过来,就这么做。”

    “一旦不成功,你在乌克兰见机行事,只要谢切尔比茨基能下台,其他的事情我都不管。最好对方是以名正言顺的手段倒台,处罚莫斯科的那种做法会留下很多手尾,比较麻烦。”

    亚纳耶夫手把手教育弗拉基米尔同志要怎么做。

    “既然他们想玩,也得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本才行。”

    “就一个谢切尔比茨基,他也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