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七章 声东击西
    南方机械制造厂事件的波及范围不断扩大,渐渐的整个苏联都在宣传着发生在乌克兰土地上的大罢工,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国家的罢工简直就是直击苏联梦的核心。

    莫斯科方面坐立不住了,需要立刻派遣人手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谈判的代表必须是一位重量级别的人物,才能表现出莫斯科的诚意。

    于是中央决定了,由弗拉基米尔来担任谈判代表。

    访问乌克兰的文件发放了下去,这次弗拉基米尔同志通过大肆的宣扬,几乎乌克兰官方都知道部长会议主席要亲自到场解决南方机械厂工人罢工问题。

    为此,乌克兰第一书记谢切尔比茨基特地前往基辅机场迎接部长会议主席的到来,他在弗拉基米尔同志从莫斯科出发之前就跟组织部长卢基扬诺夫通过了秘密交谈,对方完全支持弗拉基米尔这次造访乌克兰,并且向谢切尔比茨基提出一些阴险的手段。

    “斯大林同志创造了一个庞大而稳定的官僚体系,用来管理这个国家。这是构建这个国家的基石。如果亚纳耶夫总书记以为可以用一己之力将它撞破,并且在废墟之中建立一套新的制度,那就大错特错了。几十年来的累计我们已经构建了一个足够庞大的体系。他绝对不会一个人可以撼动的,即便他能够冲击整个格局,也改变不了我们才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事实。”

    卢基扬诺夫安慰着谢切尔比茨基,并且信誓旦旦的向他表示,“弗拉基米尔同志的乌克兰之旅将一无所获。因为我们才是这个局势的实际控制者。工人运动不会因为弗拉基米尔的到来和试压而改变,如果他向我们试压的话,甚至为我们把冲突扩大化创造了机会,如果弗拉基米尔同志无法解决危机,政治局内部也会对部长会议主席施加压力。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把弗拉基米尔从政治局的名单上除去,等同于亚纳耶夫失去了得力助手。”

    “至于怎么让冲突扩大化,我想就不用我专门来教你了吧?”

    “不用,我知道怎么做的。”

    谢切尔比茨基也算是在苏联政坛混的够久了,知道怎么做才会不留下任何的手尾。

    卢基扬诺夫打算借助工厂搬迁来将事态扩大化,以达到弗拉基米尔同志无法收手的地步,想要把亚纳耶夫从总书记的位置上赶下去,他们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部长会议主席。

    原本卢基扬诺夫还以为通过乌克兰事件可以引出总书记到来,但没想到直接吸引了部长会议主席的注意力,他也想趁这个机会把事件扩大化,争取成为保守派手中的一张底牌。

    乌克兰到了春季就转入了雨季,此时停机坪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谢切尔比茨基只能坐在汽车里,注视着空旷的停机坪。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他提前了几个钟在机场等候。外面的雨一直在下,他也只能坐在车里等待对方的到来。

    “来了吗?”

    “还没有到。”

    谢切尔比茨基有些焦虑,每隔十几分钟就要询问一遍航班的动态。

    他盯着雨帘,整个世界都被包裹在其中。他心里涌现出某种不祥的预感,弗拉基米尔的乌克兰之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背后可能还隐藏着其他的阴谋。

    “为什么弗拉基米尔要光明正大的宣布他在今天到达乌克兰?难道莫斯科方面真的看不透我们在想什么?就算部长会议主席的经验不足,但是老谋深算的亚纳耶夫会看不穿这个阴谋?不可能,一定有某些地方搞错了,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否则的话,乌克兰这种复杂的情况应该派遣经验老辣的亚纳耶夫来处理才对。”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说政治局有些其他的东西在瞒着我,所说的并非事实?”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情况是最有可能的,他不能直接和卢基扬诺夫对峙,只能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下对方的状况。

    惴惴不安的谢切尔比茨基又重新拨通了卢基扬诺夫的电话,向他询问弗拉基米尔的到访。

    “我觉得部长会议主席前往乌克兰可能还有别的目的,凭着亚纳耶夫的眼力,恐怕他一早就看穿了南方机械制造厂的罢工是由我们在背后捣鬼。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把弗拉基米尔派过来,为什么?这难道不可疑么?我们都已经设置好的陷进,然后对方乖乖的往陷进里跳?这不科学。”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好像谢切尔比茨基的中途打断了他的重要事情。

    “没有什么不科学的,弗拉基米尔的专机已经起飞了,现在基辅天气原因而无法准时到达,你就安心的接待对方吧!”

    对于卢基扬诺夫的不耐烦,他感到非常的不安心。

    “我知道怎么做,但如果对方反过来设局的话,我们该怎么办?我不认为亚纳耶夫会蠢到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喂,喂卢基扬诺夫部长?”

    话还没有说完,卢基扬诺夫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跟谢切尔比茨基闲谈。

    谢切尔比茨基论述自己观点时,还是不是的望向汽车车窗外的雨帘。金属的蒙皮和框架把他包裹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恐惧在不断地扩散,慢慢渗透到每一个角落里。

    乌克兰第一书记抽着烟,他等的越久,焦虑的情绪蔓延的就越快,总感觉对方还在算计着其他的阴谋。在加盟国改为自治州之前,他还有参与到莫斯科政治局内部的决策权力,但是能到宪法修改之后就完全没有机会了。苏联从根本上堵死了加盟国试图与俄罗斯平起平坐的权力。

    “飞机已经落地了,正在往停机坪的方向过来,谢切尔比茨基书记,我们可以准备迎接部长会议主席了。”

    坐在里面的人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隙,他看了对方一眼,小声的说道,“嗯,我知道了。叫其他人准备一下,迎接部长会议主席。”

    车门被打开,引面而来的是湿冷的水汽,扑向谢切尔比茨基的脸,急促的雨滴刮在脸上有些疼痛。糟糕的雨季让人的心情也同样糟糕,尤其是迎接一个自己反感的政治对手,简直就是自虐式的折磨。

    一把黑色的伞在汽车面前撑开,随从的助理跟随着他在背后撑伞,等待着飞机的庞大身影向自己靠近。

    机务人员在地面上挥舞指挥棒,引导政府的转机前往停机位。谢切尔比茨基看到雨雾之中一个庞然大物不停的向自己靠近,最终停顿在车队面前。

    终于来了。

    谢切尔比茨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笑容。

    公务机的机舱门被打开,来及莫斯科的官员陆续走了下来。直到最后一人走出舱门,也没有看到弗拉基米尔同志。

    慢慢的,他笑不出来了。

    谢切尔比茨基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连忙走上去向部长会议主席的秘书打招呼,并且亲切的问道,“弗拉基米尔同志呢?他不是今天过来的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部长会议主席的出现?”

    其他人也同样在好奇这个问题。

    秘书推了下眼镜,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弗拉基米尔同志并没有在这一趟过来,前天他已经乘坐其他航班到达了乌克兰。现在可能正在跟南方机械制造厂的罢工工人谈判。怎么?难道没有人通知你们临时改了时间吗?”

    谢切尔比茨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部长会议主席秘书所说的话。

    “你说什么?”

    “他早就到乌克兰了?”

    “而且还是前天到达的?”

    这一刻他终于想明白对方到底在谋划什么了。

    这就是一个圈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