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欢背着杨轶偷偷进了剧组的事情暂且先搁在一边,杨轶也顾不上将这小妮子拎过来揍一顿,因为曦曦的元旦演出马上就要来了!

    年底最后一天晚上,杨轶带着家人,“盛装”来到了去年的那个酒店,不说杨轶和墨菲了,杨崇贵、董月娥两位老人也是打扮得很“时髦”。

    到了包厢,脱掉厚实的外套,可以看到老爷子穿的是他们那个年代流行的立领中式长衫,斜斜的纽襻季得严实、精神,而藏青的色调,搭配那跟哈达一样挂在脖子上的白色围巾,俨然有种旧魔都大佬的气派——如果胸前捏着那顶已经跟着外套一起挂在衣架上的毡礼帽,那就更像了!

    董月娥也头一回穿得这么隆重,当然,她没办法跟周梦玉那样穿得颜色鲜艳,尽显不服老的姿态,奶奶穿的是跟平常老人穿的差不多,只是衣服的做工更细腻,素雅的褐色纹理里,用更深的酱红色勾勒着枫叶的图案,让沉稳的服装透着一丝生命的活泼气息。

    当然,不只是大人们,今天就连小曈曈都打扮一新,他穿着可爱的大熊猫婴儿服装,被妈妈抱在襁褓里,仿佛也是时尚的小宝宝呢!

    这么大的阵仗,他们当然也是为了给今天的主角曦曦当亲友团加油打气的。

    只是,今天曦曦穿的却是道具服,有点圆鼓鼓的粉红色衣服,后面还有卷卷的小尾巴。

    “等一会儿,我还要戴上小猪的鼻子,还有大大的耳朵,就变成小猪了。不过,穆老师说我们都要吃完饭才能戴上。”小姑娘两只手在耳边比划着,乐呵呵地给爷爷奶奶讲解自己这身道具服。

    “干嘛要演猪?”杨崇贵有点不乐意,“就不能演马?或者演人吗?”

    “因为小猪超级可爱的呀!咳咳!”曦曦向上压着自己的小鼻子,学了两下猪的哼叫声,但她自己被自己逗乐了,咯咯地笑得扭来扭去,最后跌倒在爸爸的怀里,她自己觉得都不知道有多好玩。

    “猪不是这样叫的。”董月娥一乐,喂猪经验丰富的奶奶亲自给孙女演示了一下猪叫,“吭吭……吭吭……”

    不得不说,学得还很像!真的是高手在民间!

    曦曦被奶奶的叫声吸引了,小姑娘一脸崇拜地望着奶奶,说道:“奶奶,你可真厉害!”

    杨轶这边劝着杨崇贵,笑道:“爸,你就别在意这些了,曦曦她们孩子看来,小猪就是可爱的,而且,现在城市里还有很多人把猪当成宠物,打理得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难看。”

    杨崇贵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懂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不过,曦曦这时候想起了刚才自己还没说完的话,又从爸爸的怀里跳出来,跑去爷爷坐着的沙发上,摇着爷爷的胳膊,缠着爷爷说道:“爷爷,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不戴着小猪的鼻子吗?”

    杨崇贵被孙女缠着,那还顾得上吐槽那些年轻人,他的眼睛都流露着慈祥的笑意,问道:“为什么啊?”

    “咯咯,爷爷,我都跟你提示了的啊!”曦曦乐不可支地抱着爷爷的胳膊笑起来,“因为我戴着小猪的鼻子,就不能吃饭了呀!”

    这多大点事啊!杨崇贵还以为曦曦在说什么重要的问题呢!他禁不住轻轻地摇着头,不过又被曦曦那天真的样子逗得老怀大慰,眉花眼笑起来。

    跟去年一样,兰州凯和吴静静也过来找杨轶,他们待会儿要结伴着,一起去看孩子们的表演。

    “老爷子这穿得精神啊!”兰州凯看到杨崇贵的时候,忍不住赞叹道,“一个字,帅!”

    大胖子的赞扬,怎么会让杨崇贵飘飘然?老爷子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淡淡地冲对方点了点头,却是一副云淡风轻,不为所动的样子。

    兰州凯却越发觉得老爷子很有魅力,世外高人不就是那种高深莫测的样子吗?兰州凯崇拜地感叹道:“瞧老爷子您这气势,绝对是一代宗师,我看现在那些电影拍的什么宗师都没感觉,就咱们老爷子够气派!坐在这就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好啦,兰老哥,再这样商业互吹下去,饭菜都要凉了。”杨轶笑着,给已经坐在一块、叽叽喳喳地说着小女生之间的小话题的曦曦和兰馨夹菜。

    兰州凯这才坐了下来,他还意犹未尽地说道:“我这不是吹嘘,也不是拍老爷子的马屁,我是觉得老爷子这身衣服不错,你在哪给爷爷买的?”

    没错,兰州凯看得心动了,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弄一套这样的衣服装装逼。

    “你也要?还是老地方,我找那个老裁缝做的,你找他就行了。”杨轶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包厢要比去年还要热闹,不只是多了杨崇贵和董月娥,中间,已经吃完饭,打听到曦曦和杨轶他们在的包厢的路薇莎和她的父母也过来拜访一下。

    杨轶跟大卫比较熟了,大卫后来可是没少去杨轶的咖啡店,杨轶不在也没关系,他是去喝咖啡的,但如果杨轶在咖啡店,两人有机会又可以天南地北地聊着。大卫说杨轶是中华人里少有的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人,所以觉得跟杨轶很投缘。

    倒是路薇莎的母亲玛瑞亚跟墨菲是第一次见面,两人用英语交流,主要是谈孩子的事情,尤其是小曈曈,玛瑞亚对墨菲怀里可爱的小曈曈很感兴趣。

    她伸手做抱的动作,问墨菲:“我可以抱抱他吗?这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墨菲遗憾地告诉她,小曈曈有点怕生,除了母亲的怀抱以外,他会在别人的怀抱里哭。

    杨崇贵其实也会一点英语,但呆在农村几十年,他都忘得差不多了,尤其是墨菲和玛瑞亚的语速都比较快,老爷子压根听不懂。

    听不懂也没什么,只是那个外国女人对自己的孙子做出要抱的动作,让老爷子忍不住警惕起来——别人就没有太多事情,但外国人?老爷子提防着呢!

    “她们在说什么?”杨崇贵忍不住嘀咕道。

    曦曦坐在爷爷的身边,正在跟路薇莎和兰馨说话,爷爷的话钻进了小姑娘的耳朵,曦曦看了爷爷一眼,也转头顺着爷爷的视线望向了妈妈和路薇莎的妈妈。

    小姑娘可热心了!

    她怎么会把爷爷晾在一边,让爷爷独自面对“问题”呢?

    曦曦听了一会儿,便跟爷爷翻译起来:“爷爷,路薇莎的麻麻跟我麻麻说,说弟弟会哭,大家抱他不喜欢,是因为弟弟怎么了……哎呀,我都不知道,路薇莎,你知道你麻麻说什么吗?”

    曦曦确实很努力地想给爷爷翻译,可是她的词汇量并不多,听着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转换,而且有些词她也听不懂。

    路薇莎看到了自己伙伴的为难,也热心地帮忙:“我去问问!”

    路薇莎用的是中文,只见她跑去问了一会儿,便高兴地跑了回来,在曦曦身边,跟曦曦的爷爷说道:“我妈妈说,小弟弟哭了,是害怕,然后要用Soother……”

    “什么是Soother?”曦曦困惑地问道。

    对啊,什么是Soother?路薇莎也不知道中文怎么解释。

    只见她眼神有些焦急,比划着解释:“就是,就是这个,嘴里……”

    但她的描述,让大家更糊涂了。

    杨崇贵听路薇莎说中文,其实对她有点好感的,而且又是小孩子,他不会太介意,现在看路薇莎又热心又为难的样子,便摆了摆手,说道:“好孩子,不用说了,没关系。”

    但老爷子小瞧了孩子们的求知欲。

    曦曦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去爸爸身边,拉着爸爸的衣摆问道:“粑粑,什么是舒特呀?”

    杨轶其实也有关注墨菲她们的交流,听女儿这么一问,莞尔一笑,他摸了摸曦曦的小脑袋,说道:“是安抚奶嘴啊!这是你玛瑞亚阿姨介绍给你妈妈用的,说是让曈曈咬着这个,他就不会太害怕,爸爸就可以抱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