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九章 罢工替罪羊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74260.html
    今天五更,为刺秦阿轲之前的打赏加更

    阿扎罗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谁能想到一个毫不起眼的路人居然会是苏维埃炙手可热的掌权者,而且他还用闲聊的方式把罢工人员的谈判要求底线给套了出来。

    两人的聊天已经结束了,他不是这场罢工的动者,只不过是上层的追随者。南方机械制造厂的卡梅罗斯拉夫书记才是操控这次大罢工的主谋角色。

    弗拉基米尔撑着伞,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淡漠的背影。他走向那支车队,谢切尔比茨基站在轿车面临,紧紧握着雨伞,脸色苍白的看着部长会议主席向他走过来。

    弗拉基米尔挑起了眉毛,气势十足的站在谢切尔比茨基的面前,平淡的打量着他,一直盯到他毛。

    “你想怎样?”

    对面的人终于开口了,他全身上下都散着一种可怕的气质,而这种气质跟高高在上的克里姆林宫领袖有着相同的感觉。

    恐惧。

    即便周围站着的全是谢切尔比茨基身边的人,但对方就一个人,站在这里那里不动,缺已经能把其他人吓得不敢抬起目光。这种手握重权的领袖气质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模仿的,他拥有者天生的领导人气质。

    弗拉基米尔开口第一句把谢切尔比茨基搞得一头雾水,他笑了笑,假装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我不明白部长会议主席什么意思?”

    他一字一句的回答对方,“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工人的暴动的背后不仅的是简单的利益冲突,而是某些人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他们以为我会按照约定到达华沙,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我会提前一步到南方机械制造厂了解情况,这不怪他们,我连莫斯科都骗了过去,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了解的到真相。不过有些人注定要为自己过分的好奇心付出代价……你懂我的意思吗?”

    谢切尔比茨基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要流露出任何的情绪,将心里波澜涌动给压下去。

    “我还是不知道弗拉基米尔同志所说的阴谋是什么,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工人们说的话也不可以全信,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事情的真相!”

    谢切尔比茨基想反咬一口,搅乱视听,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能够一口否决,绝不承认。

    虽然他被打的措手不及,但只要撑过今天,回去之后所有证据都会灰飞烟灭,到时候无论是谁也奈何不了他。

    “难道你了解?”弗拉基米尔淡然的反唇相讥,“难道你知道这一切背后的实际情况?还是说你知晓情况却又不上报?你这是在欺骗中央政府!”

    谢切尔比茨基的声音变得冷漠,对于部长会议主席无端的职责,他选择反抗,“情况正如我之前在汇报中所说的一样,这是一场别有用心的南方机械厂工人策划的阴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乱我们的洲际导弹生产工期。乌克兰政府致力于解决任何问题,怎么可能会给你们下台呢?”

    “闭嘴!”

    突如其来的怒让谢切尔比茨基冷在了原地,面前的人好像一座会随时喷涌的火山,感受扑面而来的炽热的怒火。

    弗拉基米尔上前一步,他靠近谢切尔比茨基,感觉就像猎人靠近了狩猎的猎物,尖锐的刀锋在闪烁着寒光。

    “你以为我这两三天待在乌克兰是专门为了解决南方机械制造厂的罢工问题?你是已经无路可走了,难道还要继续负隅顽抗下去的吗?也罢,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你在临死之前,搞清楚你跟我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南方机械制造厂是我乌克兰之旅的最后一站,保守派的老顽固们小觑我们,不要忘了乌克兰不是你一个人只手遮天,你之前的老对手们也容忍你的飞扬跋扈很久了,他们慷慨的向我们提供你的罪证,那些能把你比如绝境的罪证。”

    乌克兰第一书记脸色苍白,弗拉基米尔靠近了他,小声说道,“我是来这里搜集罪证,然后把背后的始作俑者连根拔起的!”

    说完这句,他转身走向了那群虎视眈眈的工人,其他的在之前就部署好了,接下来只要跟工人沟通之后,所有的疑虑都会烟消云散。

    原本乌克兰书记是准备安排一些群众演员跟莫斯科代表配合会面,这样一来谈判便永远无法妥协。如果莫斯科要施压,恐怕乌克兰官方也只会阳奉阴违。无法解决乌克兰问题的部长会议主席自然会遭到保守派的猛烈抨击,如果亚纳耶夫无法把事情压下去时他就只能引咎辞职。

    原本圈套都已经设下,只要部长会议主席动身前往乌克兰,只是千算万算没算到弗拉基米尔居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直接绕过乌克兰政府这一层。

    只留下谢切尔比茨基任凭被雨水浇淋,表情惊愕。

    卡梅罗斯拉夫书记站在工厂大门前迎接部长会议主席的到来,按照关系来讲,弗拉基米尔算是他上级的上级,这场工人罢工能够惊动到这个层面的人物也暗自符合了他的猜想乌克兰工人运动是上层政治斗争的延续。卡梅罗斯拉夫是土生土长的敖德萨人,他必须站在谢切尔比茨基,也就是保守派这一边。况且南方机械制造厂的每一个熟练工人都是重要的资源,他不可能将这些人分配到蛮荒的西伯利亚与远东。远东方面开出的条件越丰厚,他就对这个计划越感到厌恶,因为会走的人也会越多。

    于是谢切尔比茨基找上了门,并且告诉他保守派们想利用工业搬迁做文章的计划,只要他来担任这个计划的领头人。

    卡梅罗斯拉夫看到有利可图之后,立刻同意组织这场大罢工行动,到时候再配合着乌克兰政府的小动作,成功逼退莫斯科谈判代表,他会被派遣到乌克兰政府内部担任部长要职,即使是失败了,上层人员也已经为他准备好了退路,可以随时脱身离开。

    想想就有些激动。

    卡梅罗斯拉夫的兴奋没有维持多久,直到弗拉基米尔出现在自己面前,打死都不相信乌克兰政府方面没有给自己任何消息,他就无声无息的站在自己面前,并且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打量着自己。

    阿扎罗夫站在工厂党委书记的后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刚才聊天的中年人,他现对方已经没有之前的和颜悦色神态,有的只是眼眸里的冰冷。

    “卡梅罗斯拉夫同志,你好。我是弗拉基米尔部长。今天在这里,你也看到了。我是来调查一些事情,关于之前的工厂大罢工,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真相。”

    谢切尔比茨基在身后朝卡梅罗斯拉夫挤眉弄眼,想要阻止他跟代表讲话。弗拉基米尔伸出手,转过头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其他的人统统闭嘴,不要说话。

    “现在跟卡梅罗斯拉夫先生之间的谈话非常重要,任何想要打断我们之间交流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为了预防其他人听不懂,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放过他,并不只是口头上谴责一两句,我这么说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勿谓言之不预。”

    声音不大,但是却充满了威慑力。上位者的权威让周围顿时鸦雀无声了下来,弗拉基米尔强大的气场主宰了一切。

    谢切尔比茨基沉默的点点头,而卡梅罗斯拉夫早就被吓得脸色苍白了,一上来就要挟他人,部长会议主席完全就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弗拉基米尔笑眯眯的问道,“好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乌克兰政府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要你去策划这样一个注定会把你当作替罪羊的局?是你另有所图,还是因为你蠢?”

    “这件事的性质影响恶劣,我希望你能如实坦白,还有,不要编造低级的谎言来挑战我的耐心,懂吗?”(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