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章 不说你会死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75395.html
    “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所以请你如实的回答我的这些问题。”

    弗拉基米尔根本就没想着跟卡梅罗斯拉夫和声细气的交流,一上来就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势。一连串的逼问和身份压迫训斥的他无话可说。

    “我知道你现在对莫斯科方弥漫的政策很不满,但是请记住一件事。南方机械制造厂的工人们有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愿意接受改进。但是如果为了个人的一点私利而拿整个国家建设项目区开玩笑,我不说你都知道是什么下场了吧?”

    弗拉基米尔的气势汹汹,把坐在对面的卡梅罗斯拉夫逼得无话可说,“回答我的问题,卡梅罗斯拉夫同志,乌克兰政府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要你去策划这样一个注定会把你当作替罪羊的局?是你另有所图,还是因为你蠢?我只需要从你口中听到是或者不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如果你还想狡辩的话,那么法庭上见吧。哦不对,不会再见了,亚纳耶夫总书记的耐心是有限的,他会将你送到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去挖煤!而不是在阳光温暖的黑海地区欣赏风景!”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弗拉基米尔,部长会议主席,前克格勃副局长,内务部副部长。你知道后面两个机构的分量的。”

    克格勃和内务部带给他们的痛苦和恐惧没有人愿意去回忆,最可怕的诅咒不是你要下地狱,而是你就要去克格勃跟审讯人员聊天了。

    “我说!我都交代了,还不行吗?”

    卡梅罗斯拉夫书记被逼无奈,只能全盘脱出,“是乌克兰政府的人告诉我,策划工人大罢工可以引起莫斯科方面的注意,到时候他们会给我补偿和报酬,然后我就按照他的方法去做了,我就只知道这些了。”

    “那个人是谁?”

    弗拉基米尔步步紧逼,他想要对方亲口说出那个名字,那个该死的始作俑者。

    “我不知道。”

    卡梅罗斯拉夫痛苦的摇摇头,“别问了,我真不知道。”

    “不,你知道!你只是不敢说而已!”

    坐在对面的弗拉基米尔站起身,突然的动作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他眯起了眼睛打量眼前胆小懦弱却又投机十足的男人,问道,“我再重复一遍,那个人是谁,不说出他的名字,你依旧死罪难逃!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现在你害怕的应该是坐在面前的部长会议主席,而不是什么即将倒台的乌克兰政府内部人员。他们的权力都是中央给的,只要我一句话,他们统统得去西伯利亚挖煤!”

    听完这句话之后,在场的乌克兰政府人员脸上表情都有些扭曲。

    “是”

    “弗拉基米尔同志,我认为应该等一下”

    谢切尔比茨基想上去阻止他继续逼问眼前这个可怜的男人,但是被部长会议主席的秘书助理拦下了,从开始到现在一言不发的男人终于开口了。

    乌克兰第一书记罕见的板着脸,向比自己高几个级别的主席秘书发难,“让我过去。”

    “现在是弗拉基米尔主席正在和他进行南方机械制造厂大罢工的谈判,还请乌克兰书记耐心稍等一下。”

    “我说过了,让我过去!”

    谢切尔比茨基想伸手推开主席秘书,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他微笑着看他,摇了摇头,“我建议谢切尔比茨基书记还是不要进行这种冒险的尝试,如果乌克兰和莫斯科中央撕破脸皮,亚纳耶夫总书记会非常的为难。”

    听到亚纳耶夫的名字,谢切尔比茨基终于收手了。他后退一步,手心已经布满了汗珠,眉头紧锁。焦虑不安看着弗拉基米尔用审讯犯人那一套手段逼紧了南方机械制造厂的党委书记,再加上身份的差距,很快对方就将缴械投降。

    谢切尔比茨基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弗拉基米尔会出现在这里,他出身于克格勃特工,又曾在克格勃和内务部担任过要职,所以派他过来比派其他人过来更具有优势。

    没有什么秘密是克格勃挖不出来的。

    很快这帮没经历过什么世面的家伙就会被杀得片甲不留,惶恐投降。到时候,自己作为背后主谋的人证物证也会落实下来。

    看着阴谋一步一步被揭发,乌克兰第一书记显得非常揪心。这就好像看着自己怂恿的从犯正在一步一步揭露自己犯罪的秘密。

    卡梅罗斯拉夫咬紧牙关,坚决不开口。

    弗拉基米尔走到对方面前,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他靠近了卡梅罗斯拉夫,小声说道,“如果你忌惮在场的谁,没有关系。你也可以小声的告诉我,”

    他的耳朵凑到卡梅罗斯拉夫,然后谢切尔比茨基看到弗拉基米尔笑着点了点头,并且把目光望向自己,眼神里还带着一分残忍和狡黠。

    一向沉稳的乌克兰书记险些腿软下去站立不住。

    “嗯嗯,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好的。如果你早说出来的话,不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吗?我知道了,到时候你会受到克格勃方面的庇护的。”

    从卡梅罗斯拉夫身边挪开之后,左手迅速的捂住他的嘴巴,凑到对方面前,然后小声的说了些谢切尔比茨基听不到的话。

    然后他看见对方脸色苍白,闭口不再说话。脸色苍白而绝望,靠着座椅后背,脸颊流过泪水。

    看来南方机械制造厂这件事尘埃落定了。

    搞定了卡梅罗斯拉夫之后,弗拉基米尔得意的站起身,他走到乌克兰书记面前,笑着对他说道,“他把幕后主谋和一切都交代了,我们现在先去解决工人那边的危机吧。只要解释清楚之后,他们也就没有什么造反的理由了。”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谢切尔比茨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他想知道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

    弗拉基米尔停下了脚步,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秘兮兮的说道,“秘密,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