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七章 血腥处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8.html
    第一更

    现在的苏联可不是原本历史上的俄罗斯,原本历史上钢铁洪流平推世界的军队在失去了一个强大国家的保障之后,居然连格罗兹尼都变成了俄罗斯版本的帝国坟场。

    然而在改变的时间线里,亚纳耶夫不会容忍失败的铁腕政策之下,印古什地区的恐怖分子只有被镇压的命运。

    为了提高燃烧弹的效率,印古什地区的针叶森林已经开始变成了火海。军队强行将农村村庄地区的村民往其他地方迁移,带上粮食和一切可以拿的东西,断绝掉印古什的极端主义者在农村地区的根据地。这次苏军战士可没有表现出之前的仁慈,几乎都是用枪抵着这些村民的脑袋,强迫他们迁徙。谁知道这些定居在这里的人,有哪些是从车臣地区逃亡过来的瓦哈比教徒。

    被强行迁徙的人安排进了劳改营,他们将会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地区度过一段时光,直到盘踞在山区的恐怖主义势力被消灭之后,才被允许返回之前的住宅。

    劳改营的纪律是森严的,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几乎每条规定都是在针对这些教徒恪守的教规,第一,不准见到有人在祷告。第二,不准进行绝食行为,第三,无论食物清蒸还是不清蒸,都必须给咽下去。任何违反上述规定的人,都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刚开始几乎每天都有人在抗议苏联劳改营不人道的规定,他们认为所有的规定都冒犯了他们的信仰,结果劳改营刚刚成立第三天,就有人开始静坐绝食,抗议苏联士兵的不人道主义行为。

    绝食的教徒围坐成一圈,高颂真猪安啦的名字,赞美他为伊斯蓝,乃至整个世界带来了光明。不过绝食行动还没有超过十分钟,门外就传来了靴子整齐踏在地面上的声音,一位高大威猛的军官领着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来到绝食人群面前。

    快接近两米的身材给人迎面而来一股压迫感,抗议的人群停止了说话,他们无所畏惧的面对着临时劳改营的长官,莫洛耶夫少校。一个曾经在阿富汗帝国坟场里爬回来的男人,当他被增援部队发现的时候,伤痕累累的左手拿着阵亡队友的身份牌,而右手则拎着一串圣战士游击队的头颅。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后来克格勃相中了这个人,费尽心机从军队里将他调入情报局,专门作为让情报人员“开口”的审讯利器,而莫洛耶夫少校的手段也极其毒辣有效,总能在只剩下一张嘴或者看不清人样的恐怖分子嘴里,得到情报局想要的情报。

    苏维埃的红色恶魔。

    这是敌人给莫洛耶夫少校的名号。而他出现在这座劳改营,就意味着这些忠实的宗教教徒选错了对手。

    莫洛耶夫少校望着周围义愤填膺的人群,动了一下嗓子开口说话,毕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官,话语之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压和压迫,“我想知道,刚才是谁说要绝食的?没关系,你们可站出来,我就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为了平定恐怖分子,所以暂时委屈大家在住在这里,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如果我认为可以的话,我会尽量的改善一下。”

    莫洛耶夫一上来就表现出和煦的神态,尽管有一种自身所带的威严,但是放低了姿态的模样往往让这些不知好歹的人认为这是对他们的妥协。

    听到莫洛耶夫这样回答,围坐成一圈的人立刻吵开了,他们就是等他这个长官的让步,才能得寸进尺的提出更多的要求。只有一小撮教徒躲在一边,没有说话。

    “我们需要专门的祷告室。”最年长的教徒开始抗议,“我们需要干净宽敞的屋子,能望到圣地麦加方向的窗户,在我们祷告的时候,还需要士兵维持安静的秩序。劳改营不能喧闹。”

    坐在一边的另一人将桌上的盘子往地上一丢,里面的香肠滚落了出来,沾上了灰尘,他不满意的说道,“我们还需要专门的餐食,这些东西都不清蒸,根本不配称之为食物。我们需要清蒸的食物,清蒸你懂吗?异教徒你到底懂不懂?”

    飞扬跋扈的模样,一点也没有阶下囚的觉悟。

    看见滚落到自己脚边的香肠,莫洛耶夫弯下腰捡起了它,用嘴吹干净上面沾染的灰尘,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将香肠塞进了自己嘴里,一边嚼还一边说这味道真不错,当年我们在阿富汗坚守阵地,后勤跟不上的时候,只能吃死尸。

    看到这一幕之后,原本就不是同一路教派的那些人就更不敢说话了,他们可不是原教旨主义者,用不着接受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是他们预感接下来这些瓦哈比们都要倒霉了,跟苏联作对?难道斯大林的大清洗时代,还嫌吊死在树上的尸体不够多吗?

    “很好,那么就请这些绝食的人出来一下,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想听听你们的建议。”

    身后的士兵推搡着那些绝食的人出去,他们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一扇铁门所隔绝,与那些支持他们反抗的人所隔绝。

    莫洛耶夫在转身背对着他们的时候,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和阴沉。他将手搭在腰间的枪套上,轻轻解开最上面的那个扣子。

    反抗的教徒刚推出去没过四分钟,劳改营的食堂外便传来了清脆的枪声,那是卡拉什尼柯夫步枪的枪响,在一连串的急速射击之后,气氛就变得沉默了下来。而交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长官用这种血腥的方式警告这些原教旨主义的智障们,我的耐心非常有限,在劳改营内部,你们最好乖乖的遵守相关规定。

    只有那些非原教旨主义者还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咀嚼着香肠,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劳改营提供的晚餐由一根香肠变成了两根,白天的血腥处决让他们对这个魔鬼长官烙印上了屠夫的恐惧。哪怕吃香肠再也怎么违背教义,也逼迫着自己咽下去。只是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今晚的香肠味道和之前的不太一样……

    当第二天劳改营的教徒走出宿舍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昨天被处决的瓦哈比教徒们全部被砍掉了双腿,只剩下上半截身体在绳索中摇晃,意识到昨天那顿奇怪晚餐的人已经开始弯腰呕吐了起来,其他人则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们终于见识到比宗教信仰还要可怕的东西。

    苏维埃的铁血统治。

    “我之前说过的,劳改营不需要你们劳动,只要乖乖按照上面的规定做好。等到印古什地区稳定之后,我们自然会放你们回去。”

    莫洛耶夫环顾了一下低下头不敢正视他的教徒们,一字一句的说道,“这里是苏维埃,不是你们的伊斯蓝世界,更不是你们慕斯林的天堂,如果谁想要坚持自己的教义,站出来挑战我们的权威,那么树上挂的人就是他们的下场!”

    莫洛耶夫少校的发言震慑住了所有的人,原本印古什地区就属于失控的边缘,现在苏联内务部的强硬介入,让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教徒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怖。

    莫洛耶夫是亲眼见识过坦克的钢铁略带碾压过阿富汗圣战士们的尸体,石喀勒河的火炮将游击队的身体撕成碎片。劳改营里一群没有底牌的教徒也想跟苏联政府讨价还价,简直笑话。

    莫洛耶夫少校要让他们感受到恐惧,印刻在骨髓深处的恐怖。

    永远都无法消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