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五章 叛徒,告密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186360.html
    关于新书的问题:因为情势敏感,外国历史不能在写冷战题材了,所以要等到风头过去了再说。之前开的铁幕德意志也是因为忙着更新老书,结果把小号账号给忘了,所以一直登录不上去。现在的新书是之前晨晨小号马甲开的古代架空历史,过完年之后可能会在去科幻探探风,看能不能开冷战题材的科幻文,还有这段不算钱。

    莫斯科的气氛在无形之中变得紧张起来,政治嗅觉敏感的人已经察觉到了背后有某些暗流汹涌摆上了桌面,光明正大的朝着那个他们恐惧的身影,直冲而去。

    像一座孤立无援伫立在岛礁上的灯塔,被四面八方而来的黑暗包围。

    卢基扬诺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助理就打来了另一通电话,“部长,格涅拉洛夫局长求见,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汇报。”

    或许电话另一端的助理也会感到奇怪,一个是克格勃的领导人保卫局的局长,为什么会跟一个组织部部长扯上了关系。

    不过莫斯科的秘密太多了,多得能够结成一张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将所有人都卷入旋涡之中。

    听到这个名字,卢基扬诺夫揉了揉枯涩的眼睛,对电话另一端的人说道,“让他进来吧。”

    放下电话之后,他站起身拉紧了身后厚重的窗帘,将房间隔绝在黑暗之中,他不希望两人之间的谈话被第三个人知晓。

    在格涅拉洛夫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求见,绝对不会是来找自己闲聊的,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的秘密。

    格涅拉洛夫走进来,关上了门。他示意让卢基扬诺夫先坐下,等到一切就绪之后才慢慢的说道,“卢基扬诺夫同志,我听说你刚才克里姆林宫回来,怎么?亚纳耶夫准备跟我们撕破脸皮了吗?”

    卢基扬诺夫苦笑了一下,说道,“比撕破脸皮还要糟糕的局面出现了,对方根本就不在意我们在背后的小打小闹,亚纳耶夫说过了,如果不收手,很多人会死。他这次是认真的,乌克兰策划的工人大罢工已经激怒了他,现在他还在隐忍只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时机。”

    顿了顿,继续说道,“把我们一网打尽的时机。”

    “真的等到那个时候,无非是你先走还是我先走的问题。”

    从卢基扬诺夫口中说出的死字,格涅拉洛夫已经感受到了事态不妙。很快就意识到卢基扬诺夫说的那句话背后的真正意义。

    “他的意思是要来一场大清洗?”

    1991年的格尔巴乔夫派系大清洗之中,作为一手被戈地图总统培养起来却又加入反对阵营的人曾经目睹过那场惨烈的灾难。无数被冠上了“祖国叛徒”罪名的人要么被处决,埋葬在黄泥之下,要么送到冰冷的北极圈荒原,在刺骨的寒风等冻成了冰雕。

    这才是最悲惨的下场,可怕的光景令人永远难忘,以至于许多年之后,他们都还会在深夜的梦魇之中惊醒过来。好像一群游荡的幽灵萦绕在脑海,挥之不散。

    “恐怕是了,他根本不屑于按照规则来玩”

    在格列捏洛夫看来,亚纳耶夫发出的信号无异于是准备来一场大清洗,扫开内部阻扰自己发展的势力,他还不知道亚纳耶夫已经部署到第几步了,但是从表面上的局面看,保守派现在已经岌岌可危。

    如果从乌克兰危机之后就开始清扫保守派,还能说明对方有所忌惮,现在居然直接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对坐视不理,按照多年的相处了解,就不是容忍和退让这么简单了。

    说不定在哪天的睡梦之中,克格勃和内务部的秘密警察就闯进门,将他们强行的塞到汽车的后备箱里,然后把他们拉到一个阴暗的地下室,接受“党的剑与盾”亲切问候。最后会不会向格鲁吉亚或者乌克兰民主派总统的下场那样,谁也不得而知。

    “政变。”

    格列涅洛夫一开口就把卢基扬诺夫吓了一跳,他差点上前一步堵住对方的嘴巴。

    政变在莫斯科高层眼中是讳莫如深的词,因为他们都是通过政变稳固自己的政治实力。

    “除非我们向八一九一样发动一场紧急政变,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住莫斯科的局势,把亚纳耶夫驱逐下台,换另外一位领导人,否则的话,很难打开局面。”

    “但是”

    格列涅洛夫给卢基扬诺夫出了一道艰难的选择题,“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卢基扬诺夫同志,不会死的选择。你交出自己的权利,出卖整个利益集团,下场嘛,或许摩尔多瓦还缺一个书记市长,把你调到远离中央政治中心的地方,这是其中一个结局。更加糟糕的结局可能就是提前退休养老,之前积攒下来的资本收归中央财政。”

    “无论走哪一步,我们都是死路一条了。起码政变的话,还可能保住自己的全盘利益。”

    格列涅洛夫一步一步的,把摇摆不定的卢基扬诺夫同志引上一条不归路。他宽慰对方,“而且不要忘了,亚纳耶夫的身边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一枚棋子。他才是在计划里发挥着关键作用的一环。亚纳耶夫恐怕到最后都不会想到,居然是那个人背叛了他。”

    棋子。

    模糊的背影时常陪伴在亚纳耶夫左右的得力助手,而且还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人。

    卢基扬诺夫想起那张对自己保持微笑的脸,仿佛在黑暗之中抓住最后的光明。

    “他的确,他与你都是保守派在亚纳耶夫之间最重要的棋子,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根本无法获知最新的情报。”

    “所以了,只要我们还没有倒台,我们就还有机会。亚纳耶夫越是信任他,总书记离自己的末日也就越近。”

    格列涅洛夫与保守派站在一起是因为对方答应一旦他们得势,领导人保卫局的局长就会成为克格勃主席。这也是他无论如何都要拼一次的缘故。

    表情平静的男人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政变都是风险极大的投资,被逼的走投无路的他们实际上已经压上了赌徒的心态。

    不变,会死。变了,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再过不久,我们就能知道亚纳耶夫到底在谋算些什么了。”

    “到时候就了解他的全盘计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