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仁慈的屠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html
    (第一更)

    马特洛克站在克里姆林宫的某一间会议室里,焦急不安的等待着亚纳耶夫的出现。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踏进这个自由主义国家视之为异端的禁地,按照苏联接待规矩本来他是无权利直接面见亚纳耶夫的,但是因为这次事件紧急只好在美国总统授权下,越过所谓的规矩,直接面见亚纳耶夫。

    至于这位传闻中的暴君是否像当初的斯大林一样性格凶残脾气暴躁,马特洛克可以说自己一无所知,八一九政变结束后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他还未亲自与亚纳耶夫谈过一句话。

    请求递交上去快有十五分钟了亚纳耶夫还未出现,马特洛克只好百无聊赖坐在会议室里用手指敲打着桌子,一边计算着等下要怎么跟苏联总统交涉。

    美国驻苏联大使简而言之就是中情局那帮家伙行动不干净利落的时候出来擦屁股,解决外交问题的传话筒,要不要救援对方,以什么样的方式,要跟苏联人谈什么条件都是设计好的,他只要按照华府提供的剧本和苏联讨价还价就行,简而言之这是就吃力不讨好的活。

    “对不起,马特洛克大使,我让你久等了。”低沉富有磁性的俄语从马特洛克背后响起,他回过头看见一脸微笑的亚纳耶夫走进会议室,并吩咐警卫站在三步之外,不要惊扰到马特洛克先生。

    站在面前的是一位慈祥的微笑的中年男子,全身上下都找不到半点凶残血腥的气质,马特洛克有些疑惑了,之前看亚纳耶夫照片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性侵温和的人。所以他这真的是那位亲手批准枪毙四百名政治犯的暴君?被西方妖魔化的路西法政治领导人?

    见马特洛克站在自己面前有些发愣,亚纳耶夫稍稍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句,“马特洛克大使,对不起我让你久等了。”

    “啊,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亚纳耶夫总统。”马特洛克连忙道歉,他微微鞠躬弯腰,并迅速瞥了一眼对方脸上的表情。见亚纳耶夫还是一副不见喜怒的神情,才稍微松一口气。

    亚纳耶夫潇洒的挥挥手,说道,“没事的,哈哈,不少你们西方记者看到我的样子也会像你这样微微走神,他们都以为我是一个蛮不讲理的霸道的人。听说你们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里有一位叫迈克·华莱士的新闻主持人一直想采访我,了解最真实的苏联统治者。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请他来莫斯科做一个专访,哈哈,我想一定会是很精彩的一场关于民主自由的辩论。”

    马特洛克不知道怎么接下亚纳耶夫的话题,但是对方却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冷场的样子,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听说马特洛克大使是为了关于一位美国公民被克格勃扣押的事件而来的?”

    “是的。”见终于开门见山引出了话题,马特洛克赶紧点点头,“我想这一定是一个误会,那位美国旅客有着干净清白的记录,他不是犯罪嫌疑人,也不是什么中情局的特工。我们美国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在国外遇到生命危机的公民。”

    “哦?这是很有意思呢。”亚纳耶夫故意拖着长长的语调说道,“可是就连克格勃那边都没有具体反馈抓到什么人,他是哪个国家公民的资料,为什么你们美国人就未卜先知了呢。”

    面对亚纳耶夫的讽刺,马克洛克依旧腆着老脸开始重复惯用的外交用词,“我想这之间一定有一些误会,这位美国公民在被抓捕之前曾向外交领事馆打过电话说自己被克格勃的人跟踪了,话没讲完他就不知下落。所以我们才会猜测在贵国政府手中。”

    亚纳耶夫心中冷笑着,能再找一个好点的借口么,什么时候苏联的治安事件也要美国来插手了,往严重方面讲,这是干涉内政了。亚纳耶夫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跟马克洛克磨嘴皮,“那就奇怪了,之前收到你的请求的时候我还特地打电话问了一下克格勃领导人,他表示会关注此事件的动向,所以还请美国大使稍等片刻,几天后我们会给您具体的回复。”

    马克洛克明白过来自己居然被编造的借口给绕进去了,而且布什给过他告诫,一刻都不能等待,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必须将里欧·万塔从苏联手中捞出来。毕竟他手中还掌握着布什和利益集团的小金库。

    换句话来讲,万塔就是小金库的看守员,如果他松口了,资金完全就暴露在敌人的魔爪之下。虽然他们可以动用银行的势力将已知的账户资金全部冻结,但布什明白没有一个看守员是安分守己的,他们可能还有自己独立于利益集团金库外的小金库,都是帮总统赢取利润时候的额外收成。而克格勃当然不可能动用冻结账户里的资金,但是这些不记名小账户却是他们钟爱的肥肉。林林总总加起来,没有一个亿也有三四千万的资金。

    万塔松口了,对布什来讲就是噩梦。

    “我们直接一点吧,亚纳耶夫总统。”马特洛克皱了皱眉头,他打算跟面前依旧微笑的亚纳耶夫开诚布公,“我们想要的就是被你们扣押在手中的里欧·万塔,假如贵方不愿意返还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怪我们没有提醒。”

    “我听出来了,这算是要挟吗?马特洛克大使。”亚纳耶夫双手交叉托着下巴,假装不在意的问道,“一个从美国大老远跑过来的经济诈骗犯跟我们苏联内部腐败势力相互结合,想要让原本就走向复苏的苏联经济彻底压垮,这样的人不接受苏维埃的审判,难道要还给你们这些作恶多端的金融家,继续为压榨世界人民的财富而效力吗?”

    马特洛克大使正想要插嘴,亚纳耶夫就打断了他的讲话,用一种老朋友之间娓娓而谈的语气细数美国人的罪行,“诚然,我们在经济方面因为长期的计划体制而不如华尔街那些运筹掌握的精英们,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看不穿你们企图以美元为霸权,建立伦敦—华尔街的邪恶轴心,利用债务来控制全世界人民,用百分之九十九的劳动力所创造的财富为你们百分之一的人服务。你们希望人类从奴隶主手中解放后,再度成为资本家的奴隶,而且社会主义国家就是你们最大的阻碍。”

    “但是在这里,我想告诉你,只要苏联没有倒下去,你们华尔街的吸血鬼们就别想睡上一天的好觉。我们共产主义的目标就是要消灭资产阶级,让无产者从你们的资本敲诈枷锁中彻底的解放出来!”

    亚纳耶夫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马特洛克大使的心中,不寒而栗。虽然对方依旧是保持微笑的表情,但是蕴含的杀机却让一向冷静著称的马特洛克后背冷汗涔涔。

    “所以回去告诉布什,他想什么花样可以尽管使出来,苏联以前没有害怕过,现在没有,将来一样没有。哦当然,还有一件事,真要里欧·万塔毫无损伤的回去,我希望美国政府能诚意的拿出一笔数量可观的赎金。不然,呵呵,过不了几天,全世界都会知晓美国在苏联的所作所为,到时候引发的轰动,可能不亚于水门事件吧。”

    当亚纳耶夫说出条件的时候,马特洛克松了一口气,他传达命令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话原封不动丢给聚集在华府或者白宫的精英们,让他们去头疼。不过最后马克洛克踏出克里姆林宫之前,他克还是小声的对身边的亚纳耶夫嘀咕了一句话,“阿纳耶夫总统,刚才那一番话你让我想起一位有着特别外号的牧首,他的外号叫仁慈的屠夫。而你,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

    “我就当是承蒙赞誉好了。”亚纳耶夫礼貌回复他。马特洛克坐进黑色轿车之前,还不安的望了亚纳耶夫一眼,不过对方的眼神没落在自己身上,他也就稍稍松了口气。

    而亚纳耶夫将马特洛克送出克里姆林宫,并目睹他坐上专车离开到视线之外后,才返身回去,心里想着千里之外的白宫,等下会比想象中还要热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