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 同一步棋
    第一更

    自从福罗斯别墅回来以后,亚纳耶夫就在土耳其问题上投入了所有的精力。?<[?〔<]当然所谓的仲裁亚纳耶夫根本不屑一顾,即使最终裁决结果出来了也不过是一张废纸。对于他来讲,所谓的土耳其海峡仲裁不过是吸引世界目光的一道障眼法而已,美国人真正的目标,是利用所谓的仲裁,推广自己的反导系统。并且在欧洲建立起北约反导联盟。利用土耳其海峡先制造争端而已。

    不仅仅是执政将近六年的亚纳耶夫在两年以后面临退出领导人位置的问题,同样美国总统马里奥也在被这个问题所困扰,于是一方面在加紧战略包围,另一方面则想方设法的打破战略包围,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展开了角逐。

    亚纳耶夫和马里奥在下着同一步棋。

    亚纳耶夫要打破领导人终生制的桎梏,就必须从自己这一届做起。苏维埃已经不再适合老人-执政了,失去了契尔年科和安德罗波夫之后,亚纳耶夫就迫切的认识到打破苏联固有政治结构的重要性,下一位上台的人一旦选择了保守的政治,这对于苏联来讲就是噩梦。

    所以打破美国人的反导计划也成为他最后执政两年来的一项重点任务,而东欧反导系统的重点又在于一直与苏联龃龉不断的土耳其。

    奥斯曼与沙俄延续下来的争端,亚纳耶夫必须在新的较量开始之前站在制高点的位置进行打压。

    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其中绝大多数是关于土耳其现在领导人德米雷尔的情报,以及土耳其军方与德米雷尔一直以来的各种摩擦。

    德米雷尔也就比后来的埃尔多安要稍微有出息一点,后者可是能不要脸没底线手握o万难民敲诈欧盟6o亿欧元经费,把壮年难民和有文化的难民留在土耳其,把没文化有病的难民全部送到欧洲,拖垮欧洲。支持伊斯烂极端主义势力,野心勃勃一直想将土耳其全面的宗教化。德米雷尔被推翻更多的是因为文官执政的无能,虽然他支持西方化和世俗化,但是却没有处理好宗教保守派和世俗派之间的关系,结果导致了八十年代的政治动荡。

    亚纳耶夫有心在土耳其军队维护凯尔末世俗化方面做文章,但是却没有让苏联更好介入的理由,仅仅靠一个反导系统还不够充分。想到这里,亚纳耶夫陷入了沉思。

    不是保守势力就意味着苏联无法在宗教的问题上做手脚,怂恿土耳其军队推倒德米雷尔的统治。这是让亚纳耶夫最头疼的一点。

    烟灰缸里已经插满了烟蒂,亚纳耶夫双眼通红的翻阅着那些快要被他翻烂的情报,企图从中寻找到某些蛛丝马迹来拼凑上自己计划最关键一环。

    “军方,土耳其政府,世俗化和保守派之间的拉锯战,土耳其正是热闹的很啊。”亚纳耶夫苦笑着掐灭了最后一根烟头,熬了一夜的他原本准备放弃之前的推断,只要能挑起土耳其军方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就相当于把马里奥总统的反导计划撕开了一个缺口,而这个缺口将会成为反制裁反导计划的关键。

    “如果不在反导系统未成熟之前中断的话,接下来就是苏联战略区大缩退的节奏啊。再等个几年,萨德和爱国者技术已经成熟了。那么东欧国家就会大规模的引入,该死。”

    亚纳耶夫感到莫名的烦躁,他愤怒的将笔丢到桌上。钢笔的墨迹甩到土耳其东部地带,墨汁正好印刻在土耳其东部的库尔德新月带上。

    库尔德新月带横跨了四个国家,其中一部分坐落在了土耳其国家的东部地区。

    看到被墨水沾染的库尔德新月带土耳其部分,亚纳耶夫愣了一下,他想到了依旧活跃在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自从1995年土耳其镇压了库尔德工人党运动以后,后者就从直接的暴力对抗变成了暗杀袭击。效果显然比库尔德人直接动对抗更有效。

    作为反对土耳其统治的分裂组织,举着**旗号的反对者,自然库尔德工人党的领袖厄贾兰受到了莫斯科的政治庇护。而作为莫斯科长期运营的棋子,库尔德工人党背后的最大资金支持就来自莫斯科政府。显然投资库尔德人比投资其他的更加划算。

    “那么作为计划关键一环的棋子就是厄贾兰了。”

    亚纳耶夫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拼上了拼图最关键的一块。以库尔德工人党为中心,各种反土耳其政府的计划将会展开,而亚纳耶夫并不是要协助库尔德人分裂土耳其,而是为了打压德米雷尔政府的反导计划。

    只要德米雷尔下台,马里奥想要在土耳其实施反导计划的阴谋就会被推迟,这样苏联将会有更多的机会来打破东欧的束缚,直到在被政变的东欧国家中寻找到反扑的机会。

    亚纳耶夫放下笔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经历过一整夜不眠不休的计划之后,亚纳耶夫终于设计出能让土耳其走入死胡同的战略。

    时间已经过了早上八点,克里姆林宫的钟声敲响了第八下,亚纳耶夫在座椅上小憩了片刻之后,就拨通了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同志的电话。

    而此时的克留奇科夫也刚从繁忙的工作事务中解放出来,所以当他听到亚纳耶夫声音的时候还是感到非常的意外,没有想到亚纳耶夫会选择在这个早上给他打电话。

    “关于与库尔德工人党的资金和武器援助问题?”

    克留奇科夫一边穿衣服,一边惊讶的说道,“其实我们一直在援助着库尔德工人党,从资金援助,到军火援助,包括步枪,反坦克火箭筒等。而这些年花在库尔德工人党上的预算也一直按照中央的吩咐,有增无减。”

    “还不够。”亚纳耶夫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熬夜已经让他的双眼变得通红,他向克留奇科夫说道,“库尔德工人党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不足以很好的达到我们的目标。”

    “亚纳耶夫总书记,恕我直言,我们要达到怎样的援助标准?”克留奇科夫鼓起勇气问道。

    “援助库尔德工人党重型武器。”

    “重型武器?”克留奇科夫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最近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的“玩火”举动,不但答应了美国建立反导系统的计划,甚至还拉入北约来玩海峡裁决案的戏码。这对于亚纳耶夫来讲,都是挑衅自己的底线的行为。

    “这是对土耳其的报复吗?”克留奇科夫问道。

    “是的,针对土耳其反导系统的报复,既然德米雷尔想要拉拢北约来对抗苏联的话,那么我们就加大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扶植。甚至不惜逼迫德米雷尔以此让步,成为苏联和美国谈判的条件。”

    “那么美国方面的意见呢?”克留奇科夫谨慎的询问道。他可不相信马里奥总统会自愿自觉的让亚纳耶夫和德米雷尔总统谈判,如果不从中作梗,怎么对得起他花费了这么大努力构建起来的庞大阴谋呢?

    “这一点就不是克格勃该过问的事情了。”亚纳耶夫咳嗽了一下,提醒克留奇科夫问的问题已经过界了。

    “总而言之,克格勃方面只要增加对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扶持力度就行了。剩下的事情自然会由别人安排解决。”

    亚纳耶夫沉声说道,“我们会让德米雷尔知道,自己正在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