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三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07342.html
    “一切都会结束的,最后的结局是你输我赢。”

    亚纳耶夫从办公室离开之后,直接开车前往弗拉基米尔的住宅,种子已经播撒出去,接下来就看对方是否会上当。亚纳耶夫为了让整个骗局看起来更加的逼真,特地在瓦列里面前演了这样一出戏码。

    弗拉基米尔给亚纳耶夫的证据更加让人惊喜,他居然把瓦列里背叛的证据呈放到桌面上。

    “这是瓦列里同志与卢基扬诺夫合谋的证据,之前我已经盯着他们很久了,虽然瓦列里隐藏的特别深,每次都采取了隐蔽的方式,但是依旧躲不过克格勃的眼睛。克格勃的特工已经将瓦列里同志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了下来,从一开始我就怀疑过克里姆林宫内部有一个潜藏的内鬼,今天终于浮现出来了,只怪他慌不择路的举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亚纳耶夫总书记,我觉得我们可以下手了。”

    亚纳耶夫微笑的看着弗拉基米尔慷慨激昂的数列瓦列里的罪证,让他将证据先放在一边,说道,“别急,其实这些情况我都了解过了,但是弗拉基米尔同志,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瓦列里会突然暴露出来?而之前你却一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弗拉基米尔愣住了,他的确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亚纳耶夫这么一问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额……是……是因为他们不小心?还是说他们这是故意的?”

    亚纳耶夫摇摇头,说道,“不,都不是,是因为他们已经乱了手脚了,被逼的开始现形了。我之前故意将一份错的计划透露给了瓦列里,他现在已经拿着那份秘密文件向卢基扬诺夫报告去了,你以为瓦列里露出了破绽,实际上是我让他露出破绽的。”

    “什么?总书记早就知道了一切?”

    弗拉基米尔深吸了一口气。

    亚纳耶夫将密不外宣的计划透露给了弗拉基米尔,听完之后他才明白过来,这背后的一切有多么复杂。不单单他这里有一份计划,亚纳耶夫那边也还有另外一份无人知晓的秘密行动,只不过比弗拉基米尔的计划更加宏观。

    “所以,总书记是故意让瓦列里看到那份计划,然后又故意放走对方通报保守派,让他们自乱阵脚,如果他们真的修改了日期行动的话才是掉落陷阱之中?”

    亚纳耶夫点点头,“嗯,基本上计划就是这样的,不过瓦列里同志嘛现在还不能动,他是贯穿整个计划的关键。克格勃可以监视他,但是不能打草惊蛇。否则我们就只能抓到卢基扬诺夫一些关键人物,而某些从犯却躲藏在背后,躲过一劫。保守派是庞大的利益集团,挖出来之后莫斯科可能会有很多的元老级别人物会倒霉……”

    亚纳耶夫对于底下不服听从的小派系他已经足够厌烦了,现在是时候该将所有人收拾干净。

    而弗拉基米尔对于亚纳耶夫的某些秘密行动自然不敢乱来,深怕乱了对方的布局。他们都是局中人,只有总书记一个人才是在背后的操控局势之人。

    因为他总能在密集的政治斗争中找到关键的点,就足以说明亚纳耶夫对保守派那些手段的把控能力。再精密的布局在他眼中,也只是肤浅可笑的表演而已。

    弗拉基米尔好奇的问了一句,“瓦列里同志到底有多重要?”

    亚纳耶夫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才从哪里开口,仔细想了想,慢慢解释,“很重要,可以说整个计划中扮演着引导者的身份。卢基扬诺夫以为他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往下走,实际上是参考着瓦列里的情报一步一步往下走。是我们放出的烟雾弹把他们带进一个死局里。”

    他接下来对弗拉基米尔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最关键的精髓。

    “原本我是想借助克留奇科夫的手段,强行把他们弄下台。但是这会对政治局造成一定的动荡,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哪些是站在我们这边,哪些是保守派的坚定追随者,哪些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将他们挖掘出来的最好方式是将计就计。强行逮捕的方式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弹,还有一些潜藏非常深的同志也会迅速进入潜伏的状态。从而失去踪影,后患无穷。等到他们全部浮出水面的时候,就正好一网打尽。”

    弗拉基米尔明白过来了,原来他们明争暗算,勾心斗角,实际上都在默不作声的总书记掌控之下,他才是躲在背后下一盘大棋的人。而总书记做的一切,是为改革派接下来的掌权扫清障碍。

    “接下来总书记要怎么做?”

    弗拉基米尔已经准备好了,无论亚纳耶夫说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命令。整个莫斯科的高层加起来,都未必能够算计过他一个人。

    “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就行了,我们不用多做什么。等到四月二号那天自然会见分晓。到时候你会知道那个人是谁。还有,到时候瓦列里同志要你做什么,你就按照他的方法去做,总不会有错的。”

    弗拉基米尔还想说什么,亚纳耶夫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不会有错的,相信我。”

    弗拉基米尔现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总书记太过耀眼,以至于完全将自己遮蔽住了。只要有他在,这个国家的核心就不会坍塌。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他没得到答案,此时弗拉基米尔深吸一口气,问出了他提出的最大胆的一个问题。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亚纳耶夫总书记,你是不是在很多年前就知道,这些人终有一天会造反?你的计划我都自己的分析过,不是什么临时起意,而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缜密策划,所以我相信你早就已经准备好要对付他们了,对吗?”

    亚纳耶夫挂在脸上的微笑愣住了。

    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还是说从八一九政变之后,亚纳耶夫就没有相信过这些人?一直防备着他们?”

    对于别人戳穿了秘密,亚纳耶夫显得并不生气,反而有些释然的解释道,“你还是知道了啊。”

    “我也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就算弗拉基米尔知道了也没有关系,他本来就是来自遥远的未来,对苏联时期的政治斗争也研究的非常透彻,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问题,保守派的目的和手段也就显得大同小异了。只能说亚纳耶夫的远见卓识已经超越了他们这个时代,所以弗拉基米尔才会对总书记的长远目光感到惊叹。

    抛去了这些因素,如果作为同一个时代的人,他未必能比其他人看的长远一些。

    亚纳耶夫回答的很坦然,“是的,八一九政变,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由格尔巴乔夫同志一手提拔上来的,就算一开始因为内忧外患而团结一致,但时间久了内在的矛盾就会集体爆发,尤其是在没有外患的情况下,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注定会有一场激烈的矛盾冲突。如果缓和的话,我下台之后怕你压不住那些元老级别的人物。毕竟论资历,你还排不上位。其实我在五六年前曾经预料过这一幕,虽然一直想避免,但最后还是发生了……如果要在改革和战友之间选一个,我会选择这个国家。”

    这么多年过来,最终还是因为利益分道扬镳。

    亚纳耶夫眯起了眼睛,这一切是命运安排好的结局。既然他们选择了截然相反的路,就别怪自己不留情面。

    “既然注定要上路,最后一程就让我亲手送走他们好了。”

    “其实我们都是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老人了,卢基扬诺夫同志先走,我随后会跟上。”

    (推作者新书《南晋闲人》,书友们推荐票砸起来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