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中星制作有动作的消息,还是让一些有心人知道了!其中,就包括之前很好奇墨晓娟买了中星制作的这个壳干什么的《星耀制作》。

    已经如愿以偿、开始执导和录制《高能挑战》的胡升有些警惕,他找一些老关系打探消息,不过,似乎他背叛中星制作有点败人品,中星制作现在又是众志成城,想要做好新节目,老关系都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倒是星耀制作的高层有办法,他们从孟繁盛身边的秘书那儿下手,虽然,得到的消息有限,可是《极限挑战》的新节目名字,以及背后老板和策划人杨轶,这些关键词都浮出了水面!

    《极限挑战》?

    “肯定是跟我们一样的节目,换汤不换药!”胡升冷笑着,丝毫不顾情面地抨击着自己的老东家,说道,“那个杨轶他能作什么?十二月份,我都没看到他拿出来什么计划!要真的有新节目,他早就拿出来了!所以说,肯定不是新节目,估计是想不到什么好主意,就让原来那帮人,修修改改,换了个名字继续弄《高能挑战》!”

    “你确定?”星耀制作的运营经理骆锦庭跟胡升说道,“胡升,我觉得这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高能挑战》的版权在我们手里,他们除非把原来的模式修改得面目全非,否则不可能绕得过版权的限制,他们要弄《极限挑战》,如果跟《高能挑战》一模一样,不是等着被我们告死吗?云扬风这人我了解,他不简单,更不会傻到做犯法的事!”

    骆锦庭跟胡升有点不太对付,骆锦庭想随便弄一个自己人做导演,控制《高能挑战》这个项目,当成自己刷成绩的副本,但胡升算得上是空降兵,被上面挖了过来,蛋糕被人分了,骆锦庭怎么会乐意?

    但骆锦庭说的也没错,胡升皱了皱眉头,说道:“说不定他们真的按你说的那样,将《高能挑战》改得面目全非呢?就算有一点相似,我们都有损失自己观众的可能!”

    “那你想怎么样?让我派人到各大电视台那里,拦着云扬风和他的人,不让他们谈?”骆锦庭嗤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反正他们中星制作掀不起什么风浪,一个改得它/妈都不认识的节目,能抢走我们多少观众?索性我们就以静制动,等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节目再说!”

    胡升瞪着骆锦庭,两人之间气氛紧张,似乎要吵起来的样子。

    不过,现场开会说这事情的,不只是星耀制作的人,还有《高能挑战》的主持人团队,最大牌的当然是李蔓蔓。

    恰好,李蔓蔓跟胡升一样,听到这个消息,都有一些想要回击的冲动!

    胡升是因为不想看到老东家的好,担心自己的离开成为笑谈——之前那些老同事对他的避讳,已经让他感到了不安!

    而李蔓蔓也差不多,尤其是她听到了杨轶的名字。

    怎么又是他?

    李蔓蔓在心里咬牙切齿,她觉得自己的命运一直跟杨轶有纠葛,只是,都不是好事!

    无论是自己最有希望冲击白金唱片的时候遭遇了横空出世的墨菲,被在杨轶、也就是当时的木子昂支持下的墨菲遮住了风头,还是后来李蔓蔓尝试跟风杨轶唱军歌、装情侣却屡战屡败……现在,她好不容易投入这么大的热情和人脉去做这个节目的时候,杨轶又冒了出来。

    怎么这人这么烦?老是跟自己过不去?

    “骆经理、胡导,你们别着急啊!”李蔓蔓掩口而笑,说道,“我觉得这事情挺好办的呀!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跟中星制作现在就闹翻,只要把一些我们自己的猜测,让一些不相干的人帮忙往记者那儿递一递,这完全可以给中星制作的人找找麻烦,而且,顺便也可以炒作一下我们的节目,等月中播出,那收视率肯定会更高!”

    骆锦庭看着李蔓蔓笑靥如花、美貌无双的模样,脑袋都有些充血,虽然还算理智,不过跟胡升的矛盾却是抛在了脑后。

    “我仔细想想,这样做倒也可行……”

    ……

    完全不知道背后有人开始算计自己,杨轶依然舒舒服服地当着自己的甩手掌柜。

    不过,今天杨轶没有安排什么活动,晚上散步回来,他便打开电视机等在那里。但现在央视台上播放的新闻节目,杨轶没有兴趣看,他正在逗着正在适应他怀抱的小曈曈。

    刚才一开始的时候,脱离了母亲怀抱一会儿,小家伙在爸爸的怀里似乎还不乐意,张开嘴巴似乎要叫嚷,杨轶果断地掏出了路薇莎的妈妈玛瑞亚教给他们使用的神奇,安抚奶嘴!

    奶嘴塞到了小曈曈的嘴巴里,小家伙习惯性地用他没牙齿的牙龈“咬”住,吮/吸了起来。

    刚刚萌发的哭闹的情绪,也似乎不翼而飞了!

    “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很好玩?”杨轶坐在沙发上,抱着小曈曈,笑呵呵地摇着头,一会儿拉远、一会儿凑近,咕噜噜地说着话逗他。

    “咦!弟弟真的不哭了呢!没有睡觉也不哭呢!”曦曦爬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惊喜地说道,小姑娘还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望向爷爷奶奶,似乎要将这个新发现告诉他们。

    “是吧!”杨轶伸手去逗了逗小曈曈肉肉的小脸蛋,笑得合不拢嘴。

    不哭不闹时候的小曈曈可爱得跟大熊猫宝宝一样,任谁都想抱起来玩上一阵子。

    杨崇贵在一边望着,眼热不已。老爷子都顾不上矜持,凑过来,老脸带着皱皱的笑容,说道:“让我抱抱!让我也抱抱!”

    杨轶还没捂热呢!他哪里愿意?

    “爸,你等一下吧,这我还在跟曈曈交流感情,你一打断,前面的努力都要白费了!”杨轶说得有点严重,不过也只是为了吓唬一下自己老爹。

    “你别去掺和,要是孙子哭了怎么办?”董月娥看不下去,伸手去拉了一下老伴,还埋怨起来。她其实也想抱抱小曈曈的,都在一边眼巴巴地看了好久了啊!

    杨轶还跟儿子变起了戏法。

    “你看,爸爸手里有一个小球!”杨轶抓着一个毛绒绒的黄绿色的小球给小曈曈看,这鲜艳的色彩,顿时吸引了小曈曈的眼球。

    小曈曈一边吮吸着奶嘴,一边看着那个毛绒绒的小球,清澈的黑眼珠看不出有没有很好奇。

    杨轶姑且认为自己儿子很感兴趣,他说道:“看好啊!这个小球马上就要消失了!”

    其实,看得最刺激、最紧张的是曦曦,小姑娘眼睛睁得大大的,小脸蛋流露着紧张的表情,似乎在担心会错过什么精彩瞬间一样。

    说那时迟那时快,杨轶忽然手一抖,小球消失在了他的掌心。

    “是不是很神奇?”杨轶根本没有看出小曈曈没有反应的“高冷”,还得意洋洋地跟小家伙眨了眨眼睛,笑道,“一下子就不见了,然后,你看,一下子又出现了!”

    杨轶手一抖,小球又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小曈曈看到颜色鲜艳的小球,才又专注地看了起来。

    当然,所谓的魔术,小曈曈是不关心的,他哪里知道爸爸在做什么,或许有些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可是绝对不会有探索秘密的念头。

    反而是旁边的曦曦看得津津有味,她还“居高临下”地看了全程,看到了魔术背后的秘密。

    只见小姑娘笑起来,揭穿道:“粑粑,我都看见了啦,你把小球藏在后面了!手后面,我看见了!”

    “你真的看见了?”杨轶也不恼,他冲女儿挑了挑眉头,故作神秘地问道。

    “嗯嗯,我看到爸爸把球放在手后面!”曦曦兴冲冲地抓过小球,放在爸爸的手背,用指缝托着,描述着自己刚才的发现。

    “现在呢?”杨轶手却再次抖了抖,小球神奇地再次在他的手上消失了,然后,杨轶高深莫测地向曦曦嘿嘿一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