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七章 双面间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19321.html
    “联系上亚纳耶夫总书记了吗?”

    阿赫罗梅耶夫和亚佐夫一进门就对弗拉基米尔询问目前的最新进展。部长会议主席将他们召集到身边,询问最新的情况。每个人的脸上都表现出焦虑和凝重的神情。

    弗拉基米尔停下踱步的动作,转身望向两位跟他一样焦虑的克里姆林宫高层领导人,最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还是联系不上,无论怎么样都联系不到总书记现在的情况……我们会让萨雷奇海角边防部队向福罗斯别墅的方向进行试探,但是不能确保打探到准确的消息。”

    顿时办公室里陷入集体的沉默,亚纳耶夫在克里米亚的音讯全无让他们感到害怕,有些人甚至猜测暗流涌动的政治局已经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把政治斗争摆上了台面。

    弗拉基米尔在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瓦列里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自己的秘书。他直接走到部长会议主席面前,也无视阿赫罗梅耶夫和亚佐夫的警惕眼神,毫不畏惧的站在他面前。

    秘书面露难色的对弗拉基米尔说道,“对不起,弗拉基米尔主席,瓦列里主任说有重要情况向你汇报,所以我……”

    “没事,你先出去吧,这里我会负责搞定。”

    劝走了秘书之后,弗拉基米尔关上门,转过身正对瓦列里,说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吧,瓦列里同志。虽然亚纳耶夫总书记说过你是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的关键棋子,并且穿插了整个计划。但是在我眼中,你只是总书记身边的叛徒,保守派潜藏在我们内部的间谍,抛开那些傲慢的成见,我想知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趁我没把内务部和克格勃的审讯专家叫过来之前,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交代清楚。”

    “你是敌是友?”

    弗拉基米尔发难之后,阿赫罗梅耶夫与亚佐夫下意识上前一步,准备逮捕这个叛徒,防止对方逃脱。

    瓦列里举起双手,示意对方放松一点,自己并无恶意,“别急,各位同志,我是不会逃走的,当我到你面前的时候也应该知道,我选择站在哪一边。”

    “我知道的不比你多,但是亚纳耶夫总书记从来不会以身犯险,因为总书记在这件事情上埋伏了两条线,一条明线是你,另外一条暗线是我。也正是因为我,他才敢放心的前往福罗斯别墅。”

    瓦列里双手插在口袋里,迎接其他人惊讶的目光,解释说道,“你们猜对了,我是双面间谍。为了知晓卢基扬诺夫的计划,总书记把我安插在他们身边,事实上我也就比你们早几天知晓他们全盘计划。总书记现在在福罗斯别墅,放心,那里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比克里姆林宫还要安全。”

    阿赫罗梅耶夫插嘴说道,“我们的总书记现在音讯全无,你告诉我他在最安全的地方?瓦列里同志,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亚佐夫也不满意瓦列里的说法,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瓦列里很认真的回答,“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任的领导人保卫局局长总以为他们的智商能够驾驭住他们保卫的领导人,但实际上却反过来被耍的团团转。格涅拉洛夫根本就不知道,他安排的哪些人手都是亚纳耶夫总书记早已经准备好的克格勃人员,总书记瞒着所有人打造这一手局。格涅拉洛夫以为自己是典狱长,实际上他才是锁在福罗斯别墅里的囚犯!亚纳耶夫就是为了捆住他,不让他潜逃出去。”

    振奋人心的消息来的太快,弗拉基米尔三人有些分辨不出哪些才是真正的消息,哪些才是假消息。

    瓦列里没有留给他们时间整理自己的思路,继续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一道出,“现在卢基扬诺夫已经在白宫摆好了局,就等着弗拉基米尔跳进去。鲁茨科伊是他手中最后能动用的棋子,实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够守住白宫,能跟你们谈条件。弗拉基米尔踏入了白宫,就是有去无回了。”

    “现在要做的是让阿赫罗梅耶夫总司令调动塔曼师,捷尔任斯基师进入莫斯科市区,包围白宫。逼迫保守派们投降,卢基扬诺夫除了兵行险招之外已经没有后路可退。当他看到t72坦克出现在白宫门口的时候,应该意识到自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了。”

    计中计。

    亚纳耶夫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子,把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卢基扬诺夫以为自己抓到了亚纳耶夫的把柄,知晓他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实际上对方早就暗中引导对方算出自己的下一步,然后在将计就计的进行布局。他们都以为自己在按照计划在走,实际上亚纳耶夫才是他们计划的一手操控人。

    弗拉基米尔明白过来,为什么亚纳耶夫在最紧要的关头依旧一如既往保持着冷静的态度,其实他们的局都在算计之内,根本不屑于陪这些人玩。要达到总书记的水准,他们再过几十年也比不上。

    说到这里,弗拉基米尔完全有理由相信瓦列里说的是实话了,动用近卫师的力量之后,就算他们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武装力量之前,都只有被碾压的存在。

    “亚纳耶夫总书记在离开之前还有说过什么吗?”弗拉基米尔问道,“按照总书记的性格,他应该不会什么都不说就离开这里。”

    瓦列里恍然想起什么,说道,“是的,总书记在离开之间的确说过,如果最后事情无法收手的话,还请弗拉基米尔狠下决心。”

    “什么决心?”

    弗拉基米尔打起了精神,亚纳耶夫总书记考虑到所有情况,保守派如果不愿意从台阶上下来的话,莫斯科应该怎么保住自己的脸皮。

    瓦列里同志深吸一口气,将亚纳耶夫离开莫斯科之前最后一句话转告给了弗拉基米尔。

    “炮轰白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