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九章 今晚,亚佐夫将加入狩猎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23015.html
    就亚纳耶夫本人而言,假若有一天自己身边一群人跳出来告诉你,他们要恢复勃列日涅夫时期官僚基团的利益并且享受特权阶级,而且他还不能出手整顿,并且干涉了就质问对方,你是站在党的立场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说话,那么总书记第一反应绝对是,拿我的卡拉什尼科夫过来,我要替列宁同志和祖国母亲清理这群叛徒!

    特权阶级,肯定不是列宁同志当初强调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一生都在致力于消灭剥削阶级的列宁同志怎么可能让这些死去的亡魂再度站起身来。

    国防部大楼,副部长巴拉克洛夫坐在办公室内,手里捧着黑咖啡,双眼紧紧盯着窗外的繁华的闹市街道。桌上的电话每隔半小时响起一次,效忠于弗拉基米尔的捷尔任斯基师配合坦克部队向白宫的方向前进。

    当坦克前进在道路上时,莫斯科的市民都投来惊恐的目光,他们小声的议论着,步履匆匆的躲避前进的钢铁部队,这些战车让他们想起了当年的血腥事件。

    1991年时的场景在今天重现,钢铁的战车是那场流血政变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现在,他们回来了。

    为了保护整个红色的共和国,冰冷的寒风也阻拦不了钢铁的履带前进,粗壮的钢铁炮塔瞄准的是道路尽头的街道,白宫大厦最顶层的旗帜在观察手的视线中若隐若现。

    “可悲的卢基扬诺夫,你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巴拉克洛夫透过玻璃望向阿巴斯卡亚广场上的行人,这场暗流汹涌的政治斗争将会以坦克的入侵的方式打破平静。或许卢基扬诺夫还自信满满的躲在白宫里准备收拾弗拉基米尔,却不知道125mm毫米的火炮已经瞄准了他的头颅。

    那可是整个莫斯科最后的王牌。

    巴拉克洛夫“啪”的一下把书合上,抬起头来,灯光的照射让他眯起了细长的眼睛。他平静地等待着,直到电话声音的再度响起。

    铃铃铃铃

    巴拉克洛夫接起了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是捷尔任斯基师的指挥官,由伏龙芝学院毕业的亚佐夫同志担任这场行动的总指挥。

    好久没有亲手指挥过军事行动的亚佐夫显得跃跃欲试,斯拉夫人好战的冰冷血液再一次的沸腾起来,他错过了别斯兰,错过了车臣战争,错过了山茶花事件的复仇,但是却不能错过这场欢送老朋友的盛典。

    今晚,国防部第一部长亚佐夫同志,将加入狩猎。

    bmp3步战车里,剧烈的引擎发动机的声响让亚佐夫不得不捂住右耳,提高了音量跟巴拉克洛夫进行交流。他扯着嗓子大声叫喊,差点把,“现在我们正在通往白宫的路上,捷尔任斯基师的步战车准备包围白宫了!随后坦克装甲师也准备达到目的地,发动最后的突袭进攻!”

    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电话里的声音断断续续,还有嘈杂的噪音干扰着通讯,但是巴拉克洛夫还是要将所有情况都都跟老当益壮的亚佐夫说清楚。

    “收到了,亚佐夫同志,现在塔曼师已经进场包围白宫,卢基扬诺夫逃不出去的!”

    巴拉克洛夫指挥的塔曼师正在把白宫变成水泄不通的监牢,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些履带装甲车上的半球形炮塔塔整齐的旋转向,瞄准了白宫高层建筑的窗户,还有躲在背后的紧张眼神——这是来自克里姆林宫的亲切问候。

    亚佐夫没有听清楚,还在大喊问巴拉克洛夫有没有听清楚,他只能把自己之前的话再重复一遍。

    “我收到了!”

    巴拉克洛夫摆了摆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躲藏在白宫里的反对派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

    国防部部长的话被bmp步战车的驾驶员给打断了,他转过身对步兵舱里的亚佐夫同志说道,“国防部部长,很抱歉打扰您,前面就是白宫了,无论等下发生什么还请你坐在车里不要出来。”

    “开什么玩笑,我不出去还怎么指挥进攻?”

    亚佐夫非常不满的敲了敲钢铁的舱门,说道,“小伙子,我可不是来这里参观的,这次的进攻我担任的是前线指挥官。没有躲在背后的道理。”

    “狙击手。”士兵面露难色的说道,“我们害怕他们部署了狙击手,在你出现在阿巴斯卡亚广场的时候,他们会给你致命一击,只有在步兵乘坐舱里,您才是最安全的。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你不受任何的伤害。”

    t72坦克和bmp步战车包围了白宫,士兵们躲在战车的身后,小心翼翼潜伏着,也不敢抬头,他们害怕看不见的玻璃背后潜伏着狙击手,在目镜里寻找自己的猎物。

    悄悄从装甲板上探出来的钢盔,还有一些步子细碎跑动的身影,都是他们扣动扳机的目标。更别说亚佐夫同志,国防部大楼的主人,站在外面的第一刻就会被射击成千疮百孔的尸体,惨不忍睹。

    而广场上,一辆紧接着一辆的t72坦克围绕成一道钢铁之环,将国防部大厦层层的包围在正中心。炮塔伸展的方向统一整齐,驾驶舱里的坦克车组人员通过潜望镜可以看到,白宫底层大厅里来来回回走动的武装士兵,正在寻找掩体。

    他们还在进行最后的抵抗,同时也是亚佐夫进攻的最后顾虑,因为一旦进行最后的战斗,势必可能出现伤亡。围攻白宫的作战计划正在被其他国家大使馆注视着,亚佐夫希望和平的解决这件事,减少伤亡的存在。毕竟是苏联内部的斗争,不方便摆到台上来讲。

    亚佐夫部长大手一挥,对士兵的担心非常不屑,“狙击手?你认为卢基扬诺夫真的敢撕破脸皮?我死了,他半点好处都没有。到时候就不是发配到西伯利亚,而是直接上绞刑架了。卢基扬诺夫处于劣势,他不敢贸然的做出过火的举动。政治家跟军人之间的不同在于,前者会想方设法保住自己的利益,让他们舍弃部分利益保住核心,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

    队长还想说什么,却被亚佐夫一把打断,他挥着手,表情在光线暗淡的驾驶舱内显得坚定不移,“好了,没有什么但是,我会对我的生命安全负责。你们的主要任务不是保护我,而是攻下白宫,并且将所有参与战乱的武装人员逮捕干净,一个不留。”

    说完不再理会,他抓起了橄榄绿色的ssh68钢盔,套在自己头上,拳头敲打着舱门,命令士兵开门,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放我出去,我要亲自教导一下卢基扬诺夫那个没用的家伙,什么才叫绝对的实力碾压!”

    舱门被打开,亚佐夫从黑暗的步兵乘坐室内钻了出来,看着源源不断进驻广场的装甲部队,他扶着冰冷的扶手,举目眺望望向面前的白宫,不知道坐在里面那个人是否和他一样,也在注视着这一切?

    亚佐夫已经准备好打响最后一场战役。

    用炮火致敬所有的政敌。

    “狩猎愉快。”

    “第一猎人”亚佐夫压了压钢盔的边缘,看着白宫里惊魂不定的猎物,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