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影视剧的精彩可以分成很多种,剧情的跌宕起伏,场面的宏伟刺激,或者像硬汉一般对抗碰撞,或者角色之间风趣的对白,都可以构成精彩的画面,让人流连忘返。

    不过,最多以及最能让人回味眷恋的,还是打动人的真情。

    《士兵突击》是一部男人的戏,也应该是一个热血的电视剧,可是,看完第一集,没有看过原著、光看名字就有了个初步印象的观众才回味过来。

    不对啊!

    这部戏里似乎没有他们想象中酣畅淋漓的战斗场面,反而,呈现得更多的,是一处处人物的心理活动,打动他们、让他们看得忘记了时间的是许三多、他爹、村长、成才、史班长等等人物中间的命运纠葛、真情流露……

    当然,大部分观众们都没有想那么多,他们甚至都忘记了开头许三多参加演习时候的画面,看完第一集,满脑袋想的是许三多这小子能不能当得上兵?可是第一集播完,今天的份量也没了……

    由于上一部剧占了一集的时间,《士兵突击》的首播就一集,明儿请赶早,以后两集连播。

    可是,这剧情断在这儿,很让人抓狂……这个史班长劝许三多他爸同意许三多不去当兵,那许三多还有希望吗?

    人们带着这个念想,郁闷地关上了电视。

    他娘的,看了《士兵突击》,别的电视看不下了,满脑子想的都是龟儿子,啊呸,是许三多的命运。

    这些观众们,第二天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有某位看了《士兵突击》的同事不经意间聊起了这部电视剧,顿时引起了几个人的热情讨论。

    有人还拿起了早上的报纸,指着上面的记者爆料,迫不及待地跟同事说起来:“你们都不知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个超好听的片头曲,是杨轶写的,也就是这部剧原著的作者,《听海》、《漂洋过海来看你》那些歌的词曲作家,也是墨菲的老公!”

    “他这么厉害?那歌听得我热血沸腾啊!老朽都三十有六了,听着都觉得自己才二十岁,还想跑去当兵,体验一下跟战友们一起战斗的感觉!”有人在吹嘘着。

    “拉倒吧你!现在是和平年月,哪有什么仗给你打?”

    在他们激动地聊天中,越来越多人了解到了这部剧,也很好奇地想要跟上“潮流”。

    ……

    杨轶对《士兵突击》电视剧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剧情上跟自己想的没有太大的出入,耿厦的本色出演,也让这个角色似乎附上了它应有的灵魂!

    而陈风尘导演的能力也没让杨轶失望,老爷子一如既往的厉害,战争场面远近镜头的使用,人物情感从表情细节的体现,还有紧凑、扣人心弦的节奏把握,这些都是杨轶看了之后钦佩不已的。

    不说杨轶自己,他还不会拍戏,但对比杜媛蕾拍的《童话》、《逃犯》两部电影,杨轶这才觉得他以前觉得拍得很不错的杜媛蕾跟陈风尘比起来还有一定的距离!

    姜还是老的辣啊!

    杨轶想下次自己碰到杜媛蕾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告诉她,让她找机会跟陈风尘学习学习呢?

    第二天,杨轶送曦曦去幼儿园,他开始感受到《士兵突击》带来的影响力。

    有好几个家长见到他,都纷纷夸奖,跟杨轶说他那本小说拍的电视剧好看。

    甚至还有一个家长,很单纯地问杨轶:“杨曦爸爸,你当时创作这本书的时候,许三多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啊?那个演许三多的耿厦,是不是就是许三多的原型?”

    当然,这个问题没有什么讨论的意义。

    只是看得出来,《士兵突击》确实是受到了不少人的喜欢。

    中午,因为陈风尘导演回京去参加《士兵突击》庆功宴,不用去拍戏的杨欢给杨轶打来了电话,她有些激动地跟杨轶说道:“大哥,我跟你说,我们班群里,表演课有个老师忽然给我们安利了你的《士兵突击》!”

    这丫头还调皮地笑道:“嘿嘿,不过,没有夸你,而是说这部剧拍得不错,让我们去揣摩里面许三多和史班长的演技,也就着这部剧,试试写这两人的人物小传。”

    《士兵突击》看起来要火,当然,这还要等后面公布的数据才能得到验证。

    ……

    中午,春天幼儿园大班小朋友们的大卧室,穆老师正招呼着小朋友们快点上床睡午觉。每个小朋友都有一张小小的床,一米三左右的长度,刚好适合他们睡,也不宽,足够让所有女孩子的挨在一块排成一列,男孩子的又是另一列。

    但就跟平时一样,小家伙们都不会乖乖地爬上床,最皮的王希隽等几个小男生都尖叫着跑来跑去,配合着其他小朋友们的大声说话,整个卧室搞得跟菜市场一样热闹。

    曦曦也没有闲着,她正在跟自己几个小伙伴笑得前俯后仰,也不知道是什么让她们聊得这么开心。或许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孩子们的情绪比较容易受到感染,一点点小事情让她们乐起来也很常见。

    “好啦,都听话,到床上去!谁要是不到床上睡觉,一会儿蔡老师发现了,可是要把不听话的小朋友关到没有人的屋子里,大家都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觉,你可能就要一个人在屋子里害怕咯!”蔡老师只好用起了绝招。

    在一片尖叫声、大笑声中,小家伙们终于乖乖地爬上了床,就算最皮的小男孩,这时候也被蔡老师盯着,无奈地脱掉小鞋子。

    不过,到床上,能不能安静睡觉,那又是一个问题!

    曦曦这边,她钻进被子里,就跟左手边的兰馨一块,露出小脑袋,亮晶晶的眼睛对视着,都笑眯了眼。

    “曦曦,曦曦!”是路薇莎在叫。

    曦曦转过身,看向路薇莎,路薇莎也睡在曦曦的旁边。

    “曦曦,你们放假,过中华的春节,对吗?”路薇莎用夹杂着中文的瑞典语和曦曦聊着。

    现在其实路薇莎的中文也能交流了,但毕竟还是有点不熟练,她如果单独跟曦曦聊天的时候,还是更倾向于用瑞典语。

    曦曦的瑞典语说得倒比较顺溜,在多次磨练中,词汇量都丰富了起来,可能小姑娘确实是有点语言天赋吧?

    “对呀!”曦曦兴奋地说道,“我要跟粑粑回到乡下去,爷爷奶奶的家,可好玩了,有好多可爱的动物,也有小猪猪!”

    “可是,我不过春节,我爸爸放假,可是我们不能回去瑞典玩。”路薇莎觉得自己这个假期会很寂寞,失落地说道。

    “那怎么办?”曦曦为自己的小伙伴发起了愁。

    “我也不知道,我爸爸说我们可以去旅游,我妈妈也说去玩,我不知道。”路薇莎嘟着嘴巴,说道,“可是我不喜欢跟大人玩,我想跟你们一起玩!”

    “我也想跟你们一起玩,我也不想跟大人玩!”曦曦说着,自己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补充道,“不过我还想跟我弟弟还有我粑粑玩,我粑粑会很多东西!”

    说着说着,曦曦兴奋了起来:“路薇莎,我粑粑会魔术,我正在跟他学,等我很厉害了,我表演魔术给你看,好不好?”

    “好啊!”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路薇莎也莫名其妙地心情又好了起来。

    忽然,一个大手按了下来,蔡老师出现在她们脸前,蔡老师帮两个小姑娘掖了掖被角,小声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在被窝里嘀嘀咕咕,快点睡觉啦!”

    “嘻嘻!”曦曦躲在被子里,闷闷地笑了,两个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小伙伴,好像做了坏事一样,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