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四章 仲裁闹剧(4)
    第四更

    非常出人意料的是,在仲裁结果宣布的那一刻,苏联外交部代表就刚好出现在了仲裁庭之外,当汽车停在媒体面前时,车头飘扬的苏联国旗让所有媒体都将镜头对准了苏联年轻的代表,叶斯罗夫。

    谢瓦尔德纳泽部长选择叶斯罗夫外交官作为苏联代言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来是为了改变其他人对于苏联的刻板严谨的形象,二来是叶斯罗夫作为外交部最强硬的外交官,非常适合出席这样的场合,给予土耳其代表当头棒喝。

    见到苏联外交官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仲裁庭门口的时候,等待结果的记者立刻挤了上来,他们想知道为什么苏联会选择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出现在仲裁院的外面。而站在台阶上的苏联外交官转过身,正脸面对着镁光灯,发表了自己关于仲裁结果的意见。

    “在土耳其海峡问题上,我们曾经与德米雷尔总统签订过白纸黑字的协议,共同托管土耳其海峡。而现在,他们却在其他国家的怂恿之下,既不找苏联商议,也不通过正当的协商手段,而是依靠一个没有任何根据的所谓仲裁庭。我想问一下,当土耳其向这个交钱就替你解决问题的仲裁庭申请裁决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希望可以通过单方面的裁决解决这件事,但是我们绝对不允许苏联接受这样耻辱的,肮脏的决策。”

    叶斯罗夫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仲裁庭门口,土耳其的代表正满脸得意的往下走。看见苏联代表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将手里的仲裁结果判定递到了叶斯罗夫的面前,耀武扬威的在记者宣称土耳其的胜利。

    “这场国际仲裁我们赢了,而你们输的一塌糊涂。现在才赶过来,是为了见证你们的失败吗?”

    “哦?是吗?那又怎样呢?”叶斯罗夫冷笑着接过土耳其代表手中的判定书,转过身面对所有的记者,他高高举起了那本并不算厚的裁决结果判定,对着周围的记者说道,“对于这个结果,苏联是这样给予答复的。”

    然后叶斯罗夫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所谓的裁决判定结果撕成了碎片。在记者和土耳其代表目瞪口呆之下,他抬起手将所有碎片往上一扬。撕碎的纸片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台阶上,还有土耳其代表的西装上。

    “对于我们来讲,所谓的裁决结果不过是一张可有可无的废纸而已,土耳其想要在海峡制造事端,引起冲突,就得靠自己的军事实力来争取。”

    末了,叶斯罗夫还顺带嘲讽了土耳其代表一下,“哦对了,说起土耳其军队就不得不说贵军那扶不起的海军了。曾与欧洲二流的沙俄交手,被人一次战役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曾被希腊海军以一艘装甲巡洋舰挑翻土三条前无畏舰,而且是连续两次被挑翻。曾被英国最不受待见的潜艇部队,以四艘潜艇封锁了整个土耳其海峡的马尔马拉海运输线,这些光荣的事迹,我还需要继续说吗?”

    土耳其代表被叶斯罗夫气的脸色苍白,却又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反驳,只好恨恨的离开这里,临走之前眼神凶恶的瞪了叶斯罗夫一眼,示意对方等着瞧。而此时各路记者都将镁光灯集中在土耳其代表离开的落魄背影上,心想按想着这又是明天的头条新闻呢。

    叶斯罗夫出现在仲裁庭门口之后,苏联外交部立刻发表申明,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站在记者面前,称述了苏联对土耳其海峡有着黑底白字的托管说明。而且土耳其并不属于苏联侵占领土,所以这次所谓仲裁完全就是闹剧,土耳其试图挑起两国争端的闹剧。

    “谢瓦尔德纳泽部长,土耳其方面认为你们这么做是在侵犯他们的主权,请问苏联是否真的有侵犯土耳其主权?”

    “谢瓦尔德纳泽部长,面对这样的仲裁结果,请问莫斯科高层会有什么表示?武力威慑?还是战争冲突?”

    “谢瓦尔德纳泽部长”

    记者的提问一个比一个尖锐,但是这些问题都难不倒谢瓦尔德纳泽。只要紧扣住土耳其仲裁是单方面的非法行为,谢瓦尔德纳泽就能忙不迭的反击他们。

    “土耳其单方面认为这是苏联侵犯他们的主权,只能说他们被害妄想症已经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水准,首先海峡共同托管政策是双方依照自愿原则共同签订的条约,并没有存在所谓的侵占领土,并且苏联只是在土耳其海峡沿岸附近设立了观察站,也没有土耳其所说的重兵把守,这些完全就是扯淡。”

    “面对这样的仲裁结果,莫斯科方面表示深表遗憾,当然一个交钱就能帮你实行仲裁的法庭,一个自诩国际组织却好像没有任何执行权力的部门,我们不知道土耳其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几乎零执行效率的组织来为自己仲裁。我相信土耳其高层不是傻子,不过除了傻子之外,我想还有一种可能,所谓的仲裁只不过是假象而已,真正的阴谋还没有浮现出来。即使大家想要搞一个大新闻,也可以稍微等等。西方记者也不用跑的太快。”

    “至于针对苏联的阴谋是什么,那就只有幕后黑手才知道了。”

    谢瓦尔德纳泽非常含蓄的揭露了美国和土耳其针对苏联的阴谋,当记者还想深究下去的时候,他立刻选择了闭嘴,留给这些记者们想象的空间。不过起码明天的报道中,国际舆论或许会呈现出一百八十度的反转。

    谢瓦尔德纳泽走下了讲台,他没有返回办公室,只是静静的站在走廊里,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不单单是他,亚佐夫同志和斯米尔叶夫也在这个夜晚静静的抽着烟,思考着亚纳耶夫会采取怎样的策略打破敌人的封锁。

    只有克格勃和中情局依旧忙碌着,不过他们忙碌的方向却是截然不同。中情局盯紧了库尔德工人党的一举一动,已经布置好了陷阱,就等着他们行动。而克格勃则是将目光瞄准了土耳其官方,忙不迭的开始下一盘棋。

    特尼特信誓旦旦的以为自己看透了亚纳耶夫的手段,却没有想到自己一直被敌人牵着鼻子走。作为计谋的实施者,亚纳耶夫就像躲在幕后的始作俑者,欣赏着一出精彩的傀儡戏。土耳其也好,美国人也罢,都在他手心里被耍的团团转。

    “就差最后两步了,土耳其方面的耐心差不多被耗尽了。一旦黑海舰队逼近了土耳其海域,就是导火索被点燃的节奏。接下来德米雷尔选择让美国人的舰艇进入马尔马拉海域,就是矛盾彻底爆发的开始。军方可不想看到一个被人控制的土耳其,而且在内部棋子的怂恿之下,德米雷尔被决裂不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到时候库尔德人回过头在东北发动叛乱,整个土耳其将会顾不暇接。”

    目标缠绕的红线最终都汇聚在了德米雷尔的身上,其实他才是整个事件中最关键的角色。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扮演了事件恶化的催化剂。

    “土耳其的闹腾终于要结束了。”

    亚纳耶夫放下笔,长舒了一口气,到此为止,他的伟大布局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等着土耳其按照自己设计的步骤,一步一步向不可挽回的深渊走下去。

    然后一切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