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七章 再也不会见面了
    (作者新书《南晋闲人》的成绩非常不错,所以这本1991最迟预计下个月月中或者月末完结,最近风头不是用紧,而是夸张来形容。按照大纲也接近尾声了,风紧我先扯呼!)

    另外最后一推好友新书《懒唐》

    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每一步都走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走出最高苏维埃的那扇门,外面全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将枪口对准了最高苏维埃的出口。站在他身边的总理帕夫洛夫同志,他被一支手枪抵住了腰部。

    捷尔任斯基师的钢铁之环自动自觉的拉开了一道缺口,为卢基扬诺夫预留出一线生机。鲁茨科伊紧紧的靠着帕夫洛夫这张最后的底牌,每一步都挪动的非常缓慢。深怕潜伏在暗中的狙击手会出其不意的击穿他的脑袋。

    黑色的轿车已经在路边停好,鲁茨科伊拉开门,让卢基扬诺夫和帕夫洛夫先进去,他坐进驾驶员的位置,握紧了方向盘。直到此时才呼出一口气,转过头对卢基扬诺夫说道,“组织部部长,我们暂时安全了。”

    之前他们担心这是一个埋伏,军方早就将部队安排在停车场,只要他们一出现立刻与帕夫洛夫同归于尽。现在看来那通电话多半是真的,美国大使馆内部的确有人想要他们跟白宫合作,利用卢基扬诺夫作为组织部长所掌握的资源,了解莫斯科政局内部的动向。

    不过他们猜错了一件事,这不是一场八一九政变,而是利用政治矛盾清扫内部的叛徒,苏维埃还没有到最艰苦的时刻,美国想重现1991年的政治动荡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没时间讨论了,赶紧出发吧。”

    卢基扬诺夫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危险的政治博弈,稍有差池他在下一刻就有可能人头落地。车缓缓地驶出来,一路上全是t72和bmp3步战车,一辆紧接着一辆,看得令人心惊胆战,一道钢铁之墙呈现在卢基扬诺夫面前,深绿色的炮管虽然没有正对着他们,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125mm火炮带来的压力他们甚至不需要往炮管里填装炮弹,只要履带往前开动,就能从轿车身上碾压过去,直接将他们压成一块黑色的废铁。

    弗拉基米尔掌握了绝对的优势,而卢基扬诺夫却只有帕夫洛夫一张牌。他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只要一个微小的破绽被抓住,等待他的就只有当场击毙的结局。

    帕夫洛夫还在继续开口说道,“没有用的,你们根本就逃不出去,卢基扬诺夫同志。他们已经设下了包围圈,可能可能会让你们活着达到达俄罗斯大使馆。”

    “他们当然会。”

    卢基扬诺夫笑着说道,“从出门的那瞬间,我们没有被狙击手敲掉脑袋,就说明弗拉基米尔并不想让你们陷入风险之中。不过很可惜,他们可能再也抓不到我们了。”

    “只要把莫斯科大使馆包围起来,你们能逃出去?”

    帕夫洛夫嘲笑卢基扬诺夫的无知,“你只不过是想多活几天而已。”

    “不,我想平平安安的过完明年六十八岁的生日。”

    帕夫洛夫冷笑着说道,“于是你背叛了你的祖国。”

    街道上的装甲车渐渐稀少起来,说明卢基扬诺夫一行人已经脱离了包围圈,但这不代表他们已经安全了,再踏入美国“国土”之前,自己都是苏联的罪人。

    大使馆建筑的身影出现在视野的镜头,鲁茨科伊把油门踩到底,加快了速度。他们将后面随行的车辆远远的甩在身后,试图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大使馆那扇门。等到真正靠近美国大使馆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门是紧闭的,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在门口垒起了沙袋和路障,当他们看到快速向自己靠近的车辆时,连鸣枪警告的直接省略了,直接朝着汽车进行射击。

    鲁茨科伊紧急刹车,开往路边,停在了边上。

    上当了。

    那一瞬间,鲁茨科伊的心跌进了谷底。

    他已经意识到危机正在靠近,而他也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局面,紧随而来的是内务部部队,装甲车封锁了这一片区域,现在是穷途末路,鲁茨科伊已经感受到了真正的绝望。

    “我是卢基扬诺夫部长,让我见大使一面!”

    卢基扬诺夫隔着一百多米的距离,朝着大使馆面前的武装士兵大声叫喊,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此时的美国大使馆表现出置身事外的残忍,断绝了卢基扬诺夫的求生意念。

    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要放自己进去。

    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给人希望之后再将对方拉入深渊之中。

    鲁茨科伊像是明白了什么,绝望痛苦的说道,“我们输了,卢基扬诺夫同志,我们真的输了。”

    “输的非常彻底。”

    卢基扬诺夫急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对鲁茨科伊厉声说道,“混蛋,我们没有输,他们并不知道是我,赶紧冲过去,表明身份!”

    鲁茨科伊抬起头,眼神悲凉,就像一个被愚弄的小丑,冷眼的打量着卢基扬诺夫的可笑举动,“这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天大的阴谋,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

    “那通谎称是从美国大使馆打过来的电话,根本就是假的。是亚佐夫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将我们从大楼里引出来。现在没有了躲避,在大街上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这场政变,被人从头算计到尾!”

    卢基扬诺夫如同被晴天霹雳,当场楞在原地。

    鲁茨科伊丢掉了手枪,最后跟卢基扬诺夫说道,“我投降,这场政变已经输了,我们没有翻盘的可能了,你自己保重,我宁愿争取下辈子在某个秘密监牢里度过,也不愿意继续这样下去。”

    卢基扬诺夫脸色苍白,但是他已经制止不了鲁茨科伊的离开。

    “再见了,部长同志。”

    他打开了车门,高举着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的武器,最后离开黑色轿车之前,他对卢基扬诺夫最后说道,“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