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八章 马库斯·沃尔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67697.html
    第一更

    电话铃声响起,昏昏欲睡的亚纳耶夫猛然抬起头,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手摸索到话筒上接起了电话,他声音有些低沉,只是象征性的嗯嗯两声。

    但是这个动作却让格涅拉洛夫心里一沉,能打进总书记办公室的电话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家伙。

    庭院里传来嘈杂的声响,他知道是接班的保卫局部队正在代替上一批的驻守人员,经过这些天的看守之后,格涅拉洛夫想要逃脱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终于意识到保守派不是亚纳耶夫的对手之后,他放弃了抵抗。

    对面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虽然尽量压低了音调,但还是能听出对面的声音到底是谁。

    部长会议主席,弗拉基米尔同志打过来的致电。

    “一切都结束了,格涅拉洛夫同志,鲁茨科伊和卢基扬诺夫在通往美国大使馆的路上被逮捕,他们将以叛国罪名被处罚。现在他们分别被扣押起来,过不了多久将会出庭苏维埃最高法院进行审讯,以叛国罪的罪名进行逮捕。至于你?私自扣押苏维埃最高领导人,跟他们的罪名相比,只重不轻。”

    就连后续的剧本弗拉基米尔都已经设定好了,保守派刀尖上跳舞的危险举动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戒。

    苏维埃不会放过背叛的祖国的叛徒,所以他们最终有什么样的结局,已经显而易见了。

    卢基扬诺夫与鲁茨科伊被分开关押,他们暂时还不会被送到某个黑色监狱或者劳改营场所进行改造。亚纳耶夫还需要从他们的口中掏出其他人的秘密。那些在秘密的支持这场政变,却从来没有走到前台的人。

    这次亚纳耶夫是准备把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房间里气氛沉默,格涅拉洛夫并不急于开口,他在脑海里权衡着筹码,可以跟亚纳耶夫光明正大交涉的筹码。

    互相检举是戴罪立功的开始,也有可能是一网打尽的末日。

    “都落网了,你还不打算交代吗?格涅拉洛夫同志。我想你是最清楚克格勃是怎么样对待叛徒的,在他们手中交代就不如在我的手中交代,起码还能给你应有的尊严。”

    亚纳耶夫转过身,坐在他面前的格涅拉洛夫双手已经被手铐扣住,亚纳耶夫并不担心对方会挣脱逃走,如果他能从63万平方千米的乌克兰逃出去,并且躲过众多内务部和克格勃的眼线,那只能说他的语气非常好。

    但他从来都不相信这种人会看不清形式,参与到不可能成功的政变中。

    亚纳耶夫继续循循善诱,他劝慰道,“卢基扬诺夫同志已经落网了,他潜伏在空降部队中最后一张牌也彻底的暴露出来。现在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吗?什么都没有了,等待你们的将会法庭上的审判和处决,我们将把你们彻底的葬送在这片土地上!”

    格涅拉洛夫揪紧了椅子,他努力的进行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复下来。但是一想到自己全部的秘密会抖落出去,细密的冷汗还是布满了额头。不知道是空气太过干燥的缘故,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突然笑了,看着亚纳耶夫凝重的表情,说道,“既然总书记知道我是克格勃出身的,那么你也知道我对于审讯手段应该是最清楚的。如果想套出我的话,对不起,在刚接受培训的时候,我的课程就是当你在被逮捕之后,应该如何不将秘密泄露出去。其中一条就是将他们关押在不同的地方,并且引起互相的猜疑和矛盾,不是吗?”

    手指停顿了一下,亚纳耶夫点点头。

    “是啊。”

    亚纳耶夫非常诚实的承认,“就是因为我知道你在情报局接受过反策反训练,所以我才不打算用那些手段来逼迫你。事实上我想让你签订一份协议,这份协议对你来讲只好不坏。”

    论情报与侦查,他不是对手。

    但是论政治利益的权衡,还没有人能玩的过亚纳耶夫的权势手段。

    亚纳耶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份早准备好的一纸协议,递到格涅拉洛夫面前,他说道,“你先看看这份协议,看完之后再给我答复。我说过,这份协议对你来讲只好不坏。”

    格涅拉洛夫拿起白纸黑字,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确认里面没有隐藏任何的玄机陷阱之后,才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总书记。

    真有这么宽宏大量?

    “揭发卢基扬诺夫一干人等的罪行,你可以免除牢狱之灾,并且列入克格勃的证人保护名单之中。我们会将保守派一网打尽,你不用担心后续的问题。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吗?”

    亚纳耶夫侧着头,手中夹着的烟差不多燃烧殆尽,“因为身为领导人保卫局的局长,你的手中肯定掌握了不少其他政治局成员的秘密,不是吗?”

    格涅拉洛夫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总书记会问起这个问题。

    但是亚纳耶夫对掌握最多秘密的克格勃作风可是一清二楚,即便他们不开口自己也知道,贝利亚当初臭名昭著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他的手中掌握了打量高层领导的黑材料。史塔西局长手中的红色文件,也是最后拿来要挟领导人的保命武器。

    格涅拉洛夫手中没有?蠢货才会相信。

    但是对方表现出守口如瓶的态度,他并不想把那些秘密泄露出去,得罪了大势已去的保守派,他不会死。但是得罪了整个政-治-局的人,格涅拉洛夫的下场就显而易见。自己连做一条狗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敢继续在莫斯科混下去?

    即便自己免于牢狱之灾,他这一辈子也算是毁了。能预料的结局也是躲在某个偏僻的乡下,逃避高层的眼睛。

    看见对方还在固执不愿意开口,摸着鼻子的亚纳耶夫不以为然,耐心,他现在最多的就是耐心。于是有些不在意的说道,“你知道吗?格涅拉洛夫同志,我想起一件事,最近克格勃发掘出一个不错的人才,虽然他出身于史塔西,但是在德国政变之后还是辗转来到莫斯科,克格勃承诺给予政治庇护,并且将他吸入了组织。他曾经是东德史塔西情报局的第二号人物,西方最恨之入骨的间谍。现在他加入了克格勃,并且为我们干活。”

    格涅拉洛夫愣了一下,他表情慢慢的变了,隐约想起自己好像听过这个人,但是却记不起名字。

    某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亚纳耶夫轻轻的拉开了落地窗,让海风涌入房间,扫清那股难闻的烟味。

    “我想卢基扬诺夫和鲁茨科伊应该会交给他去处理,相信我,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承受那股心理压力,他的表现令人满意,几乎就没有不愿意开口的叛徒。”

    记忆里好像有某一张脸正在慢慢浮现。带着情报特工特有的冷峻神色,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冷眼的打量着路过的人群。

    他的喉结滚动几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伴随着亚纳耶夫谈话的深入,模糊的名字拼写在脑海之中慢慢的浮现。

    他最先想起的是那个代号。

    迷sha,米夏。

    随即想到的是他的真正的名字,马库斯·沃尔夫。

    亚纳耶夫指着他继续说道,“到时候,鲁茨科伊和卢基扬诺夫会将矛头全部指向你,而你可能成为为保守派背黑锅的倒霉蛋。”

    “你想看到这样的结局吗?”

    “还是现在开口呢?”

    问题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方向,然而现在格涅拉洛夫却没有当初的气定神闲。

    如果是马库斯·沃尔夫,亚纳耶夫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反正格涅拉洛夫不交代,最后倒霉的家伙肯定是他。

    亚纳耶夫翘着腿,音调平淡,似乎并不在意对方接下来的回答,“这是你的选择,格涅拉洛夫同志。我无论怎么选择,都是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