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九章 宽容与死刑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68573.html
    第二更

    卢基扬诺夫和鲁茨科伊在逮捕之前最后一次简短的谈话就是禁止双方泄露任何保守派政变人员的秘密,并且发誓哪怕到了西伯利亚的煤矿尽情呼吸黑色粉尘,把肺染成煤炭的颜色,也不准将他们知道的任何一个名字泄露出去。

    一旦泄露出去,卢基扬诺夫和鲁茨科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走进门的人却让卢基扬诺夫感到有些意外,我原本做好了哪怕克格勃特工如何要挟都咬紧牙关不开口的准备,但是对方神情轻松的像是从来不在意他的身份一样。

    审讯人员右手端着一杯咖啡,左手还夹着一本《圣经》,他拉开卢基扬诺夫面前的椅子,慢慢的坐下。并且朝对方友好的笑了笑,开始自己的表演。

    “你好,我叫马库斯·沃尔夫。”

    卢基扬诺夫一脸警惕的盯着对方,并没有开口吐出一个字。不过名为马库斯的审讯人员却没有半点的生气,自顾自的笑了一下,开始自己的话题,“我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来审讯你的,卢基扬诺夫同志,愿天主能宽恕你所有的罪行,赦免你的罪恶,拯救你这只可怜的迷途羔羊。”

    “……”

    被对方的一系列动作搞得云里雾里,卢基扬诺夫差点以为马库斯不是审讯人员,而是来给自己祷告救赎的牧师,他终于开口讽刺说道,“什么时候克格勃人员也可以信奉东正教了?你们的政治背景调查人员明显不合格啊。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大牧首过来为我祈祷祝福?”

    不理会卢基扬诺夫的嘲笑,马库斯·沃尔夫继续说道,“哦不,我并不是牧师。一名党的剑与盾必须是忠实于无神论者的人。不过卢基扬诺夫同志所作所为让我感到担忧啊。背叛了党和祖国,你的罪行只有像耶稣忏悔才有效果了吧?”

    卢基扬诺夫挤出一个干瘪的笑,然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不过马库斯似乎并不把这场审判当做一回事,一手翻着圣经,另一只手端着咖啡,《圣经》是这局审讯的重要道具,他要对方看不穿自己真正的目的。

    “哦对了,我听说落网的除了你跟鲁茨科伊之外,还有一个叫格涅拉洛夫的家伙,他将指认卢基扬诺夫的所有罪行,并且争取戴罪立功。因为他身上还掌握了你们的其他秘密,组织决定放过他一马。所有的罪行都会加到你的身上,卢基扬诺夫同志,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卢基扬诺夫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看着马库斯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弗拉基米尔同志,我没有背叛党和祖国,但是你想要从我口中掏出什么消息,想都别去想。我将带着任何秘密走进监牢。”

    “哦,你很有勇气啊。”

    审讯室头顶上的灯闪烁了一下,马库斯开口说道,“但是那又怎样?你以为我们会在乎你的秘密?格涅拉洛夫交代了所有的事情,我们根本就不稀罕你的哪些秘密了。卢基扬诺夫同志,你会一个人担下所有的罪名,并且去寒冷的西伯利亚反思你的下半辈子。我今天坐在这里,是来给你践行,而不是想从你嘴里听到其他人的秘密。总书记没有把你送上绞刑架,已经足够仁慈,你还想奢求什么?”

    卢基扬诺夫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尽量的压制住心里的平静,他开口说道,“挑拨离间,逐个击破,马库斯同志,克格勃的审讯手段什么时候才能来点有新意的?我对你们一成不变的举动感到惋惜。”

    马库斯耸耸肩,对卢基扬诺夫的反问职责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他从西装里掏出一个小型录影机,摆在对方的面前。

    “先听听这里面的内容,听完之后再跟我聊点其他的。”

    马库斯摁下了播放键,磁带开始转动。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但终归能分辨出两个低沉的男音,其中一个是再熟悉不过的亚纳耶夫,而另外一个,正是格涅拉洛夫同志。

    在福罗斯别墅卧室里的对话被放了出来,当然这是一段经过精心加工的对话,将双方对话的后半段节选下来,成为攻破卢基扬诺夫心理堡垒的攻城锤。

    兵不厌诈。

    马库斯抬起头,盯着卢基扬诺夫的面部表情,试图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一些精彩的细节。

    “到时候,鲁茨科伊和卢基扬诺夫会将矛头全部指向你,而你可能成为为保守派背黑锅的倒霉蛋。你想看到这样的结局吗?还是现在开口呢?”

    “如果我现在开口……指认卢基扬诺夫的话……”

    “你现在开口指认卢基扬诺夫,这份协议依旧有效,那些秘密虽然换不来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但是却可以换来你下半辈子不在一年几乎只有几个月暖和的北极度过。”

    “好……”

    格涅拉洛夫的话是克格勃经过精心拼接之后形成的,在听完其中一些关键词的断句之后卢基扬诺夫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

    “混蛋!”

    他狠狠的砸在桌子上,愤怒的说道,“没想到这群混蛋居然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

    马库斯饶有兴趣的盯着对方,问道,“现在卢基扬诺夫同志还要坚持之前不开口的沉默吗?”

    “不过亚纳耶夫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就看你怎么做了。”

    他点到即止,不会提出名单的事情,他就是故意让卢基扬诺夫拿出那份名单,来当做换取保命的条件。

    “我有一份名单,保守派所有参与到这次事件之中的名单,我用这份名单来交换。”

    马库斯左手托着下巴,侧着脸问道,“交换什么?戴罪立功?可是你已经被人检举揭发了。”

    “不是戴罪立功,而是我要用这份名单,让格涅拉洛夫同志永远都别想踏出监牢。除了向你们提供名单之外,还有就是揭发格涅拉洛夫同志一系列的政治问题与生活作风问题。我要用这个作为条件,要他坐牢十年。”

    马库斯依旧不动神色,吃不准对方是否在给自己下套。他合上了《圣经》,指甲挠了挠侧脸,“你这样让我感到很为难啊,卢基扬诺夫同志。亚纳耶夫总书记亲自签发的协议,就连我们也没有更改的权力。”

    “你们一定有办法的!”

    卢基扬诺夫咬紧了牙关,恨恨的说道,“我说你们肯定有办法,我可以认罪,但是格涅拉洛夫必须跟着我进监牢!”

    马库斯盯着面前暴怒的男人,不作理会,直接拿起《圣经》转身出门。临走之前不忘说了一句,“主会宽恕你的罪行。”

    卢基扬诺夫听到这句话,当场就炸开了。

    “你不能这样离开,我会把我知道的是所有人都说出来!”

    “总书记同志呢?我要见他,我要见他!这些秘密关系到莫斯科绝大多数的高层,只有总书记才能听到这些秘密!”

    “你们要保证我家人的安全!”

    走到门口时,马库斯稍稍停顿了一下脚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只需要再配合演出一场戏。他转过头,表情有些为难,对身后的人说道,“我会向亚纳耶夫总书记汇报,但是你最好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所有的矛盾都指向了你……除非你提供的那份名单,比格涅拉洛夫同志提供的更有分量。”

    旁敲侧击的让卢基扬诺夫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秘密都说出来,只要少说了一点,可能承担全部责任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身为阶下囚,知道这份互相检举的重要性,虽然最后的结局就是两人都逃不过惩戒,但是卢基扬诺夫已经丝毫不关心了。他就是要让格涅拉洛夫没有机会逍遥法外。

    他肯定会死,但是一定要拉上一个该死的去垫背。

    卢基扬诺夫纠结于复仇,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落入了审判人员设下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