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一章 祖国,我尽力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78481.html
    “合格了?”

    电话里亚纳耶夫的声音显得有些如释重负,他亲口说道,“是的,你已经合格了,弗拉基米尔同志。”

    接下来是一段短暂的沉默,弗拉基米尔被亚纳耶夫的回答搞得莫名其妙,他以为对方没有听出自己提出的问题,又反问了一遍,“对不起,总书记同志,我没有听明白你想表达什么,我在什么问题上的考核合格了?”

    他在卧室里看着窗外的克里米亚海岸线的沙滩,享受着难得的片刻安宁。他甚至感觉到有些疲倦,对莫斯科勾心斗角的厌恶。

    如同拿皇拥有着法兰西至高无上的权力和财富,然而他却从来没有一天开心过。同样的命运也落在了亚纳耶夫的身上,哪怕他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却有一群人整天在思考如何推到他的统治地位。

    所以他才会用八年的时间,精心培养出自己的接班人,还有第八届的领导层集团。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将会返回高尔基州彼列沃茨村,或者留在莫斯科大学当一个教授。

    亚纳耶夫笑着说道,“这场政变处理的难题,你已经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包括后续的一系列处理,你的表现都非常的优秀,看来弗拉基米尔同志的确已经可以把握大局了。这个国家也是时候能够交给你去处理,并且完成我们还未完成的伟大事业。”

    弗拉基米尔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亚纳耶夫会这么说,不禁又反问了一遍,“总书记的意思是这场政变实际上是对我处理能力的考核,实际上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内?”

    亚纳耶夫肯定的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卢基扬诺夫的政变,实际上就是一场拙略的话剧表演而已。”

    听到这句话,弗拉基米尔脸色惊变,这可是政变啊!苏维埃历史上有哪个总书记敢将政变作为一道考核题来进行的?亚纳耶夫把控大局的能力已经到什么样的地步,没有人能说明白。唯一知道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血腥例子展现在其他人面前,并且告诉对方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

    唯一知道真相的卢基扬诺夫输的一塌糊涂,不仅仅自己倒霉,还将多年来累积的资本也赔了进去,而亚纳耶夫几乎没有任何损失,只是在黑海度假别墅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而已。还有最高苏维埃大楼的维修费用计算在内的话。

    然而亚纳耶夫现在才表示,他根本没有将卢基扬诺夫当做是真正的对手,拔出掉一个代理人容易,但是如果要将保守派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所以才需要用一个卢基扬诺夫,引出背后所有的秘密。

    现在看来,急不可耐的仓促政变毁了他们所有人,还会有更多的倒霉家伙会受到惨痛的牵连。

    亚纳耶夫说道,“从卢基扬诺夫准备发动政变开始,这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内,阿赫罗梅耶夫和亚佐夫之间我早就打过招呼,他们是局势失控之前最后的一张王牌,一旦你无法处理莫斯科的情势,军队就直接强硬的介入,不过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你把控住局势之后,基本没有付出太大的伤亡代价。包括你从军队里揪出来的那些人,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将他们全部处理掉。只是惩戒像鲁茨科伊这样直接参与到政变中的军方人员,现在军队内部最重要的是上下齐心一致,去解决面前的问题,而不是起内讧,所以你放过未曾直接加入政变的潜在支持者,这个做法是正确的。”

    “不过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亚纳耶夫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强硬起来,“那份名单上,像鲁茨科伊这种直接加入到这场危险游戏中的家伙,一个都不要放过。处理他们我会亲自动手,而且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只有安抚空降部队的军官就由你来出面负责。”

    一向思维敏捷的弗拉基米尔一下子就听出了亚纳耶夫的意思,他是想把坏人的角色留给自己,并且交给弗拉基米尔去扮演好人的角色。一旦他宣布赦免了那些惴惴不安的军官之后,这批人会成为弗拉基米尔的忠实追随者。

    当然也会有一帮人开始憎恶亚纳耶夫的斩草除根和痛下杀手,认为他是在摧毁支持自己的根基,并且进一步向弗拉基米尔的方向靠拢。

    “亚纳耶夫总书记……你没有必要牺牲这么多……”

    弗拉基米尔握紧了拳头,他动容的说道,“总书记……你本来一个人可以揽下所有功劳,但是为什么却选择将所有的功劳给让出来?这个国家还需要你……人民也同样需要你,你是在那个位置上最适合的人选。”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亚纳耶夫的一手安排,他只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对方排练好的剧本往下走,实际上并没有多做什么力挽狂澜的举动。反倒是一向平静的总书记却把一场政变算计的十拿九稳,每一步都没有脱离他的考虑范畴。

    “不,你错了,祖国已经不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了,将来的苏联会是你们年轻一辈的世界。因为你们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所以才需要我来出面做这个罪恶之人,我的任务就是扫清所有阻碍祖国发展的障碍,并且将这个国家带上正规。弗拉基米尔同志,到时候整个国家将会交给你。”

    弗拉基米尔隔着千万公里,都能感受到肩膀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亚纳耶夫最后在电话里说道,“我已经老了,老的已经动不了了,没有足够的精力再去支持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准备要从第一线的战场退下。”

    八年的克忠职守,他像油灯枯竭的老人,燃尽了最后一寸的灯芯。

    直到最后,他所牵挂的依然是这个国家,苏维埃尽职守护的人民。

    哪怕倒下,他也要倒在这边自己所热爱的国土上。

    “就让我这个老人在走之前,为国家拼尽最后一份力。最后再告诉它,亲爱的祖国,我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