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二章 谢谢你,同志
    第三更

    距离莫斯科不远的雅罗斯拉夫尔有一座秘密监狱,里面关押着准备中转到莫斯科进行最后审判的保守派成员。

    原本他们应该在莫斯科关押受审,不过转移到新的监狱里是为了防止莫斯科有其他人跟他们串通劫狱。在亚纳耶夫眼皮底下敢做出这种事的人几乎没有,但也要警惕那些准备孤注一掷的家伙。

    保卫森严的车队穿过了林间小道,向秘密监牢的方向驶去。

    卢基扬诺夫的罪名已经尘埃落定,包括煽动莫斯科高层动乱,而最终的结局是下半辈子在荒凉的西伯利亚冰雪风景区度过,当然看在那份名单的份上,卢基扬诺夫不是孤单的一人,还有一大群高层领导会陪着他一起度过,看在列宁同志的份上,流放到西伯利亚已经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格涅拉洛夫因为卢基扬诺夫的倒打一耙,也没有躲过牢狱之灾。亚纳耶夫告诉他,卢基扬诺夫将你潜在的其他罪名全部说了出来,所以亲爱的领导人保卫局局长还是要在监狱里度过几年的时光。

    格涅拉洛夫脸色苍白,他没想到卢基扬诺夫下手更狠,互相检举的情报居然让他直接丢进了监牢里;等到他还想再交代其他事情时,亚纳耶夫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口供了。

    动用了一点计谋,就完全将所有人的秘密都托盘而出。

    从克里米亚海岸回来之后,亚纳耶夫见了卢基扬诺夫最后一面,此时他已经知晓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实际上法庭审判只不过走一个过场,他的结局早就由高层的同僚们拍板决定了。

    监牢的门被打开,卢基扬诺夫同志看见亚纳耶夫走进这扇门,眼神冰冷的盯着已经成为阶下囚的他,开口说道,“卢基扬诺夫同志,我之前已经劝告过你,不要试图进行无畏的挣扎,你的结局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

    “咎由自取……”卢基扬诺夫抬起头,隔着这一道冰冷的铁栅栏,摇了摇头,“你别得意太久,亚纳耶夫总书记,你已经没有几年的时光了。等到弗拉基米尔上位之后,他肯定压不下其他人,保守派的势力会卷土重来,就算你能摧垮那些潜在的支持者,也摧垮不了这个国家的根基。即便你再不愿意承认,希望能通过内部斗争解决掉看不见的阶级矛盾,然而你所培养起来的人,将会成为新的阶级。经过五年或者十年,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是的,但那又怎样?”

    卢基扬诺夫说出口的都是密不外宣的事实,他心里也一直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历史走向。新生的事物总有一天变成阻碍发展的旧事物。

    “当伴随着农耕文明的发展,奴隶社会被封建王朝所取代,火药和蒸汽终结了骑士与国王桂冠的黑暗中世纪,迎来了资产阶级革命的蓬勃发展,知识闪耀的电火花推动着世界文明的前进,一如共产主义运动的蓬勃迈进。但是卢基扬诺夫同志,你忘了一件事,在文明迈向新时代的关键转折点,总会有人站出来对抗过去的黑暗,光荣革命奠定了英国进入工业文明的契机,而十月革命则唤醒在黑暗中沉睡的红色北极熊。”

    “我为什么要担心,我也没有理由担心。即便真如你们所说,他们不能再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那么会有人像我一样站出来,铲除掉旧的保守势力,就像八一九政变时的果断和决绝一样,就算我不在莫斯科,依旧会有人继承我的事业,继承真正的主义精神。”

    “……”

    卢基扬诺夫仰着头,盯着亚纳耶夫目光坚毅的脸,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比苏斯洛夫还要更像那位灰衣主教。”

    “承蒙赞誉,卢基扬诺夫同志。其实从政变开始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们的阴谋,至于我为什么不揭穿?原因很简单,因为我需要你们冒着上绞刑架的风险去发动政变,实际上我并不是害怕你们会谋反,而是害怕你们不会谋反。当你谋反之后,我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处理掉潜在的威胁。你以为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克格勃总局的负责人,还有基里延科和盖达尔,这些都是逼迫你们动手的最后手段,亲爱的卢基扬诺夫同志,自始至终,你们都在骗局里。”

    卢基扬诺夫猛然站起身,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紧紧盯着面前的总书记,神情悲愤。

    “你满意了吗?亚纳耶夫总书记。就为了这个原因,保守派已经被你逼的走无可走,就为了这个原因,保守派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反对你的统治。就为了这个原因,你把所有人都送上了断头台!”

    “你还要怎样?”

    卢基扬诺夫猛然冲过来,抓住监牢的栅栏,紧紧盯着亚纳耶夫。

    “你现在还不满意吗?还要再继续落井下石吗?”

    亚纳耶夫开口了,他笑着说道,“我非常满意,只要能把你们保守派所有人都送上断头台,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

    “我会在西伯利亚等你的,亚纳耶夫总书记。你给我等着,所有人,所有人都会在西伯利亚等你,我们会等你过来的,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卢基扬诺夫大声怒骂,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一张嘴还能宣泄愤怒。但对大局来讲早就无关紧要了。

    只有心里的不甘和愤怒还在占据着内心,支持他宣泄这场愤怒。

    “我们都会在地狱里等你,亚纳耶夫!”

    随着监牢的门被缓缓的关上,卢基扬诺夫最后一声叫骂戛然而止,隔绝了卢基扬诺夫与外面世界的联系。冰冷的铁牢里捆住一个愤怒的灵魂。

    一切都结束了,重归于平静。

    亚纳耶夫站在监牢门口,帕夫洛夫也在外面等待着他,炮轰白宫的剧情之后,帕夫洛夫只是受到了一点轻伤,并没有太大的障碍。

    “卢基扬诺夫怎样了?”

    帕夫洛夫的左手还缠着纱布,他问道,“我想从现在开始,你应该是所有保守派成员的敌人了。”

    “按照他那张名单,内务部正在逮捕所有涉及到这场动乱之中的人员,恐怕接下来一点时间,莫斯科情势会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会有相当一部分数量的官僚们会相继落网,他们的罪名是参与颠覆国家的阴谋。”

    帕夫洛夫叹了一声,缓缓说道,“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当初为什么还要冒险加入这场动乱之中。”

    亚纳耶夫敲打着铁栏杆,举目眺望隐藏在荒凉之地的监牢。针叶林从四面八方包裹了这里,只留下一条公路通往外面的世界。

    这里就是绝对的监牢。

    他站在玻璃窗户面前,眼睛盯着远处的群山,一边回答帕夫洛夫的话,“大概是他们认为自己所获得的政治利益会比在我手中要更多吧,却没有想到保守派这一块最值得投资的集团居然会在阴沟里翻了船。他们一点也不冤屈,起码被逮捕的那么多人之中,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亚纳耶夫无所谓的说道,“现在就按照你的那份名单去进行,该提拔谁,该把谁明升暗降,谁应该提前退休,我想你心里都应该已经有个数了。我就不去打扰你组建新的政治局成员。不过最好跟弗拉基米尔同志交流一下,毕竟他的观点也很重要。”

    亚纳耶夫说要跟弗拉基米尔交流,实际是让帕夫洛夫明白弗拉基米尔同志才是真正的政治局领导人员,下一届的苏维埃主席团组建都应该围绕着他进行。

    “我明白的。”

    既然亚纳耶夫没有将帕夫洛夫当做保守派成员一并处理,那么他还是留在对方的信任名单之中,想了很久,帕夫洛夫还是想问出亚纳耶夫那个问题。

    “为什么总书记会不顾一切的把我救出来?想必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保守派的人了吧?”

    亚纳耶夫瞥了他一眼,两指捻住烟头往墙壁上旋转了一圈,直接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说道,“帕夫洛夫同志,从1991年八一九政变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是保守派的人马,之前没有把你替换下去,是因为我知道莫斯科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如果我当时就转身向同僚下手,也不会得到亚佐夫等一群忠于戈尔巴乔夫同志的信任。但是随着莫斯科政局的逐渐平稳,我与保守派之间的矛盾也在逐渐的显现,是你一直充当着居中调停的角色,这一点,我想要向你说一声感谢。”

    “你知道保守派没有了我,根本无法维持现在的局面,他们只会开历史的倒车,退回到勃列日涅夫的时代,然后再来一场八一九政变,或者更加不幸的结局降临。也真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场政变你才会坚定的站在我这边,不是吗?”

    帕夫洛夫没有说话,安静的听总书记继续说下去。

    “如果连终于苏维埃的信仰者我都背叛的话,那么以后谁还愿意为我们坚信的真理而战斗?”

    “谢谢你,帕夫洛夫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