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三章 宽恕与忠诚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88958.html
    作者在发高烧的状态下完成了今天的更新,祝大家鸡年大吉,除夕快乐

    安静的走廊回响着皮鞋踩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手中夹着一个笔记本,正走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一支警卫队,会议室被命令禁止携带任何武器进入,但是他需要士兵来维持可能出现的混乱场景。

    西装革履的弗拉基米尔同志走到门口,两边站立的士兵推开了门。刚走进会议室内,他就看到一群惴惴不安的军官们在等待着他前来。看到弗拉基米尔之后都停止了交谈,并且下意识站起身,注视着弗拉基米尔同志。

    某些人的手甚至在颤抖,弗拉基米尔近年来在军队里急速攀升的威望都有目共睹,他是继亚纳耶夫之后莫斯科的第二号铁腕强人。再加上卢基扬诺夫的倒台,保守派已经掀不起任何的风浪,其他人都知道他牢牢的把控政局,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地位。

    环顾了一下四周围,几乎都是在政变之中幸存下来的家伙们,至于那些铁定心要跟着卢基扬诺夫造反的,现在恐怕就不是由自己来招呼了。亚纳耶夫会亲自带内务部的士兵去和他们聊聊马克思与恩格斯。

    弗拉基米尔直接开口,语气严肃,“我想跟在座的各位聊聊你们的同僚们,包括在座的老朋友。尤尔金同志,今天上午刚刚以参与阴谋叛乱的罪名被找亚纳耶夫总书记谈话。或许大家都知道了尤尔金同志会有什么下场,我也不想去多说了。”

    “哦对了,还有度过了阿富汗战争的米茨克伊上校,或许在场某些人不认识,但是也没有关系。他不单单在1991年支持叶利钦的反ge迷ng政权,甚至支持卢基扬诺夫调动军队发动政变,这种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原谅。至于他的下场……各位通过其他的途径,可能都有所了解了。”

    弗拉基米尔欲言又止,足以威慑到在场所有与“卢基扬诺夫”或多或少关联密切的军官们,原本之前卢基扬诺夫就是强迫答应对方,一旦政变成功之后将会许诺最多的利益。现在看来,他的期待已经成为一纸空文。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身后的内务部成员把一盘录音带摆了上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士兵,说道,“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所有的秘密都在这盘录音带里。这是卢基扬诺夫供认不韪的罪证。而且也有可能牵涉到坐在的各位。”

    有些人绝望的闭上眼睛,他们已经可以猜测到接下来内务部的士兵会摘下他们的勋章,脱下他们的军服,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讯。

    就连剧本都已经猜到了,他们还能再期待什么?

    期待弗拉基米尔回心转意?这比让德国攻陷莫斯科还要艰难。

    不过显然在座的其他人都猜错了弗拉基米尔的意思。他伸出手将桌面上的磁带拿回来,然后开始一卷一卷的撕,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他高高举起磁带,狠狠丢在地上,并且往上面多踩了两脚。

    “你们觉得我会惩戒你们?哦不,这就是我的答案。”弗拉基米尔完全不在乎他们是否在意自己在想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份磁带是不是卢基扬诺夫想要挑拨离间总书记和军队之间关系的栽赃陷害。毕竟我们查出的人,总书记都已经带走了,在座的各位,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你们跟卢基扬诺夫同志之间有过其他的关系。所以我今天当着各位的面销毁这卷磁带,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你们与卢基扬诺夫的背叛没有任何的牵连。我们已经决定了,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

    在座一些人盯着弗拉基米尔,他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政变失败没有赶尽杀绝,还既往不咎,他们完全看不懂对方在做什么。

    “有任何的问题吗?”弗拉基米尔环顾一下四周围,对他而言,既往不咎是最好的结局,用永远闭嘴的秘密来换取惴惴不安的骑墙派支持,这一步棋走的完全没有问题。

    弗拉基尼尔敢这么做除了背后有亚纳耶夫的支持外,还有就是他们对这场政变的掌控能力。1991年的八一九政变几乎把整个国家都卷入到了一场可怕的危机之中。如果亚纳耶夫对叶利钦妥协,他也无法掌控大局。

    至于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的卢基扬诺夫,即便时候保守派全部出动,也撼动不了亚纳耶夫的根基。

    这时候,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即获得了原本卢基扬诺夫的内部势力,消化最后一批潜在的敌人,又让弗拉基米尔同志提升了内部的掌控力度,完完全全的加深空降部队的内务威信,两全其美。

    他甚至应该感谢亚纳耶夫总书记,是他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绝佳的机会。

    “诸位,在座的诸位静一静,听完说完。”

    弗拉基米尔示意喧闹的会议室先冷静一下,“如果你们没有任何异见的话,这次会议就此结束。过去的秘密就永远的留在过去,其他人都不准提起。”

    弗拉基米尔这一段话,才算让所有人吃了定心丸。松了一口气。

    看苏共政-治局的态度,现在已经是雨过天晴,没有其他什么事了。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弗拉基米尔已经决定了,在自己的任期范围内,把在座所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勒令提前退休,从空降部队中驱逐出去。

    临走之前,弗拉基米尔像是想起了什么,提醒在座所有人不要太过得意忘形,

    “对了,还希望各位以后能够对政治局多多支持,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话,就不是简单地宽恕了。背弃忠诚的人,将由亚纳耶夫总书记亲自处理。但愿你们不会到那种地步,我想所有人都不会去想,被亚纳耶夫总书记对待的人,是什么样的结局。”

    弗拉基米尔讲的风清云淡,把身后一群呆愣的人丢在了原地。

    再见,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