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四章 你算什么东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296011.html
    处理叛乱士兵这件事情上,亚纳耶夫和弗拉基米尔的确配合的非常漂亮,总书记负责惩戒参与叛乱的士兵,而弗拉基米尔同志则负责安抚那些被卷入政变的人,在相互配合之下,很快军队内部的惴惴不安便平息了下来,弗拉基米尔既往不咎的态度就像注入内部的强心针,很快让军队内部安定了下来,原本可能出现的骚乱被瞬间打破,军队又恢复了之前的稳定和团结。

    一场岌岌可危的后续地震被轻而易举的化解,弗拉基米尔和亚纳耶夫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这件事的确干得漂亮,不过当他们还没有缓和过来的时候,另外一方面势力又开始发声了。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夫人,拉格尔格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对于苏联这场讳莫如深的政变发出了公开的批判,作为联合国难民事物署的负责人,拉格尔格伦在所有国家都闭口不谈的时候,采取了不合时宜的发言。

    “我认为镇压是对人权的亵渎,不能因为异见分子提出的要求而将出动军队去镇压对方,这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我们强烈的抵制这种行为,并且谴责苏共总书记认为违反人道主义的行为。联合国将会对苏联的所作所为保持观察。”

    经过新闻媒体的添油加醋之后,就变成了联合国秘书长夫人对苏联政策非常不满意,并且对亚纳耶夫的政治行为作出抨击。

    而这句别有用心的鼓动之语成为了联合国抨击苏联内政的关键把柄,在其他人眼中,拉格尔格伦的发言可能代表了安南在苏联内政问题上的态度。

    苏尔科夫将报纸摆在亚纳耶夫面前,这种抨击对于亚纳耶夫来讲不痛不痒,何况所谓的联合国人权组织向来双重标准,一方面的抨击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权问题堪忧,另一方面又大肆的赞扬美国在镇压叛乱时做出的解除成就。

    亚纳耶夫表情默然,所谓的指责和怒斥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不疼不痒的瘙痒,毕竟联合国不过是美国和苏联维持利益平衡局势的手段,就算他再怎么义愤填膺,最终也左右不了局势的发展。

    不过克里姆林宫内部,却有人看到了一个机会,向联合国发难的机会。

    作为苏联意识形态的掌控者,苏尔科夫同志认为,这将打开苏联和联合国之间的一系列矛盾。

    “亚纳耶夫总书记,在这件事情的看法上,我认为需要小心的敲打一下联合国。”苏尔科夫说道,“联合国不少人权组织的蠢货们都在批判我们的政策,我认为这已经干涉到某些国家层面上的形象。”

    克里姆林宫的灰衣主教,。他向来看不惯西方表里不一的虚伪形象,此时表现出比任何人都在尽忠职守的灵敏嗅觉,认为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把文章做大。

    亚纳耶夫放在报纸,双手托着下巴,神情平静。而拉格尔格伦似乎还还未曾意识到她自鸣得意的言论正在为自己的丈夫,乃至整个联合国带来一场灾难。

    “哦,没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西方世界的蠢货们,包括联合国,不都喜欢双重标准吗?一方面他们认为苏联政策违反了他们口中所谓的人权,另外一方面又认为,我们应该为西方世界在中东犯下的罪行买单。他们不过是一群不要脸的寄生虫而已。当屠刀挂在脖子上时,又会跪下来重新匍匐在新主人的面前,继续他们最擅长的跪舔事业。”

    对于喜欢颠倒是非黑白,并且致力于抹黑共产主义世界的人权组织,亚纳耶夫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哪天真的赤旗遍寰宇,这帮家伙得统统去西伯利亚挖煤。

    “我到时候会让办公室主任预订一个记者访谈会,这个问题我会在访谈会议上提出。哦对了,我还希望苏尔科夫在访谈会的问题上能给西方的新闻记者稍稍透露一下信息,就说亚纳耶夫总书记会在这次的问题上对人权问题做一次详细的答复。我想那些像苍蝇一样趋之若鹜的记者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西方的记者,人权组织,亚纳耶夫对这群人的厌恶就像蛋糕的苍蝇,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高贵的战士,再完美的苍蝇也不过是一只肮脏的苍蝇。

    在苏尔科夫和亚纳耶夫双方进行对话的两天之后,沉默的莫斯科终于对拉格尔格伦的那番话做出了争锋相对的回应。不是外交部发言人的问责,而是由亚纳耶夫总书记直接责问。

    当记者抛出精心准备的问题,询问亚纳耶夫总书记如何看待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夫人对莫斯科的指责时,他伸出一个手指,晃了晃。

    亚纳耶夫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很理解,也很同情某些西方国家的人,尤其是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一直对我们的事业指手划脚。苏联现在一不向你们输出革命,二不向你们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也不去折腾你们,你们这群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反倒是最近在中东,在叙利亚发生的一系列触目惊心的罪行,都是打着联合国旗号的名义所做出的暴行,在那些难民最需要你们人权组织的时候,你们选择闭嘴。当苏联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却站出来,像丑陋的小丑一样上蹿下跳,令人厌恶。”

    提问的记者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亚纳耶夫会说出如此激烈的反驳。

    “我在这里,希望那些西方的人权人士,自由人士都睁大自己的眼睛,看清楚造成局部冲突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就算你们在怎么不愿意承认,早就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口中的人权人士!”

    “一群恶心肮脏的家伙,他们算什么东西?”

    亚纳耶夫的反驳让整个会议室变得鸦雀无声,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围,问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说的吗?”

    (推一本历史女作者允人的小黄文书,惑乱红楼,来自人妻的诱惑,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