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五章 不接受道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302939.html
    安南终于意识到自己妻子做了什么蠢事,他的妻子招惹的是整个欧洲大陆上掌握着最强大的导弹部队,最强悍的陆军部队,甚至是最强悍的海军力量的大国领导人,而最可怕的不是这一点,而是联合国日常运转费用是靠安理会成员国的提供,得罪了一个大国,他有的是方法能跟联合国过意不去。

    在安南看来,亚纳耶夫突如其来的强烈发言更像是某种暗示的信号,警告联合国在1998年这场政变的问题上闭嘴。西方自由世界都似乎对这场不光彩的政变选择集体沉默的态度,就当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

    “拉格尔格伦,亲爱的,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你不跟我商量之后再向记者回答?”

    此时此刻,安南已经拿着电话,在办公室里来回不安的踱步。他绞尽脑汁的在思考这场闹剧应该怎样收场。没有人想要领教亚纳耶夫的苏维埃巨熊之怒,自己的妻子和整个联合国相比,谁更重要自然不言而喻。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向苏联驻联合国代表低声下气道歉的准备,只求对方高抬贵手,放过联合国机构。

    “为什么?”拉格尔格伦对政治的无知到了让安南发指的地步,“我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我在此呼吁全世界的人民,人权组织都关注苏联的自由问题,人权问题,这句话说错了吗?”

    “当然,你当然没有说错。”安南苦笑着说道,“在政治正确这个问题上,你表现得非常出色。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这番言论很有可能导致你的丈夫丢掉工作?”

    “不会吧?”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尖锐的嗓音,安南无奈的将话筒远离了耳朵的位置,等到对面的妻子冷静下来之后,再继续向她解释来龙去脉。

    “凭什么?他苏联一句话就让联合国秘书长下台?亚纳耶夫再独裁,再邪恶,他也不可能消灭掉所有的政见异己者。”

    拉格尔格伦安慰安南,“放心吧,亲爱的,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背后还有……”

    “闭嘴蠢货!”安南终于爆发出愤怒的咆哮,他愤怒的指责自己妻子犯下的可笑错误,这将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难道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整个西方国家都没有对苏联政变的问题发出过任何的意见?难道你就没想到过,为什么记者会别有用心的提出这个问题,难道你以为你所见到的这群人,都跟你一样的愚蠢,用你生锈的大脑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你会成为风口浪尖,那是因为背后有人拿着联合国当枪来使用!你就是挑起矛盾和争端的子弹!”

    拉格尔格伦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居然会引来这种争端。

    “现在亚纳耶夫正愁找不到一个借口转移国内的视线,现在拉格尔格伦小姐成功的,完美的吸引了苏联的仇恨和火力,他们接下来就会对联合国下手,如果把经费砍掉的话,第一个倒霉的是你们的难民救济中心。你们将得不到一分钱的经费,不过你还可以发动认识的富人家庭为那些可怜的难民捐款,但是别忘了,掐断这层联系,苏联外交部只要稍稍进行一下政治施压。”

    拉格尔格伦完全惊楞了,她打死都不会想到这里面还有一层这样的猫腻。明白过来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之后,惊慌失措的联合国秘书夫人开始向她的丈夫哭诉,“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必须帮帮我啊。”

    拉格尔格伦的哭腔让安南心软了,他原本也只是想训斥一下自己的妻子。只要联合国秘书长放下身段,私底下向亚纳耶夫道歉,对方未必不愿意答应这样的和解。

    “等等吧,我会向苏共总书记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同样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希望你能够稍稍管住自己的嘴巴,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别再给我添乱了。我就当这是你唯一一次,为你的丈夫做的慈善。”

    挂断了电话之后,安南翻开了电话簿,寻找亚纳耶夫的私人电话。这件事情上他不能以官方的身份做出道歉,否则坐实了联合国卷入干涉苏联内政的风波之中,最终的结果可能成为美苏斗争之间的牺牲品。

    他以私人的名义,向亚纳耶夫道歉,这样一来巧妙的避开了联合国,也让这件事情仅仅局限在拉格尔格伦夫人的言论不当事件问题上,而不是牵涉到一个政府间的国际性机构的立场问题。

    电话传来了嘟嘟的声响,安南不安的握着话筒,盯着墙壁上的时钟。他把时间掐算的很准确,此时莫斯科才刚刚进入清晨七点,正是享用早餐的时间,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节奏把握的刚刚好。

    对面接起了电话,用一种热情的语调招呼他,纯正的英语发音让他松了一口气,不必特地的多加一个俄语翻译官,“你好,安南秘书长,我一直期待着你会拨通这个电话,自从去年我们在联合国大会上见过一面,并且相约到伏尔加河上垂钓之后,你就一直没有再给我发过信息了。我以为你忘记了我的号码,现在看来,感谢上帝,你并没有。”

    安南握着话筒,小声的说道,“是这样的,亚纳耶夫总书记,我是来为本人妻子拉格尔格伦夫人在某些关于苏联的内政问题上不正当的言论道歉的,希望亚纳耶夫总书记能够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并且忘掉这段不愉快的经历。毕竟我们在私底下,还是朋友。”

    “哈哈哈哈。”

    电话里爽朗的笑声让安南误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他抓紧了话筒,想听到亚纳耶夫明确的表示和回复,不过接下来说的这段话,却与他所期待的内容截然相反。

    “不好意思,安南秘书长,不对,是我的朋友,作为您真挚的好友,我并不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今天打电话过来道歉的话,应该由我们的外交部部长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