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六章 让人民有尊严的活着
    安南秘书长的心冷了一半,亚纳耶夫突然改变的态度让他无所适从。前一秒还是和风细雨的好朋友,下一秒就变成了翻脸不认人的政客。

    “道歉?我为什么要接受联合国秘书长的道歉?就因为这起荒谬言论的发出者是他的妻子,所以我要接受您的道歉?这样一来就不是将公众人物的批判上升到了政治层面的高度,对你的声望可是不小的打击。试想一下,一个连自己妻子的嘴巴都管不住的联合国秘书长夫人,让他丈夫来担任这个要职,所有人会不会产生疑虑?”

    “这”

    安南被反驳的无话可说,亚纳耶夫一字一句都在指责对方,让他在这个问题上不要随便插手进来。

    “如果最后真的闹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你是打算以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向苏联对外部部长谢瓦尔德纳泽同志道歉,还是准备递交辞呈?亦或者是让你的妻子亲自来道歉?”

    他望着窗外的景色,眼神冷漠,半退居二线的总书记同志现在长时间的待在莫斯科郊外别墅,相比起之前整夜无眠的夜晚,现在总算拥有片刻宁静的时光。

    当然他的头脑依旧没有停顿下来,处理某些国际上的问题,弗拉基米尔的经验永远没有自己丰富,他懂得在什么应该强硬,什么时候采取妥协的态度。怎样才能取得最大的政治利益。

    比如面前试图私底下解决这起冲突的安南,他希望能够保住联合国和他妻子的颜面,这样一来的话,苏联就得忍下这起挑衅的结果。他可以接受对自己的羞辱,但是对整个国家的颜面,他是坚决不妥协。

    亚纳耶夫的问题没有回绝的余地,“如果你想让你的妻子来道歉的话,那请让她表现出应有的诚意。我可能不接受公众人物私底下的道歉。”

    亚纳耶夫见对方还在犹豫不决,又继续补充了一句,“安南秘书长,我不希望这件事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最终变成以联合国秘书长递交辞呈为终结。”

    亚纳耶夫没有给安南任何解释的机会,立刻挂断了电话。

    忙音还在耳边回传,安南手足无措的举着话筒,最终还是放下了话筒,叹了一口气。

    的确,亚纳耶夫的强硬的态度注定只有联合国倒霉的份,他不希望将这件事闹大到苏联借机发难,断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资金支持,到时候西方国家只会躲在一边看笑话。

    真因为他们会同情拉格尔格伦为了正义和真理的呼吁与发言?那帮混蛋只会躲在一边暗自幸灾乐祸。而最蠢的是,自己的妻子被人当枪使,还浑然不觉。

    在另外一边,亚纳耶夫放下安南的电话之后,刚刚往高脚杯里倒满了伏特加。然后一整杯灌进嘴里,抿紧了嘴唇,深吸一口气。

    其实拉格尔格伦对于苏联政变的责备显得风轻云淡,根本不值一提,他想借机发难的原因是想借助这件事,堵住西方某些媒体的嘴,起码要让他们知道苏联在某些问题上不允许其他人多少一句。

    亚纳耶夫说一不二的态度,足以让其他的媒体无言以对,这的确是苏维埃总书记最强硬的回复,谁敢在胡说八道,就等着向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道歉去。

    “要我对那个屠夫,刽子手,暴君道歉?不,我绝不道歉。”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拉格尔格伦几乎是咆哮着对自己的丈夫大吼大叫,他是联合国难民署部门的领导,绝对不会向一个反人权的家伙道歉。

    “听我说,安静点。”

    安南几乎是咆哮着吼出声,“我知道这对你很难接受,但是你要明白,亚纳耶夫总书记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会妥协,你是一位公众人物,难道你不晓得那些问题应该开口,哪些问题应该闭口不谈吗?人权问题?那只不过是一群政治家说出口忽悠你们这群左翼人士的借口,你们身先士卒,去以卵击石,他们却躲在身后冷眼看着一切,到最后谁才是最终的受益者?难民的数量不会减少,因为幕后主使就是我们的那些盟友。我现在这么说,你懂了吗?”

    拉格尔格伦脸色苍白。

    “你以为非洲那些独裁政府,控制住石油和钻石矿产的军阀,背后的政治势力是谁?是美国高层,是那些金融巨鳄,是西欧那些表面上关注着人权,背离地却将屠刀瞄准了无辜儿童的跨国集团高层们,拉格尔格伦女士,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真相。当你接过石油企业的援助支票时,请记住,它的背后是非洲难民的鲜血,还有一些肮脏的秘密。”

    “这就是你所希望看到的真相。”

    “民主?独裁?自由?那些都不过政治家拿来欺骗民众的口号,你说苏联是邪恶的帝国,一个由铁丝网,机关枪和坦克的炮火拼组起来的国家。但是你也应该看清楚,你口中的邪恶暴君,养活了这个国家土地上的绝大多数人,他让那些贫苦的儿童拥有了接受免费教育和接受免费医疗的机会,他让这个国家的人民摆脱了灰色牲口的局面,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工作和薪水,至于西方国家呢?那些在底层乞讨的人,那些流浪街头的人,你们看到过了吗?”

    “至于非洲那些打着民主旗号的**无能政府,他们侵吞的掉的联合国救济款远远比你想象中要夸张。知道那些钱最终变成什么了吗?他们变成了子弹,炮弹甚至是毒品。即便联合国的粮食分发给了难民,也会很快的被军队收走,作为军用物资,这就是他们的悲惨命运。”

    拉格尔格伦张了张口,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放弃了继续反驳的**。

    “你应该道歉,拉格尔格伦女士。这不是作为一个丈夫的劝告,而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苦口婆心。”

    安南缓缓说道,“亚纳耶夫,是他改变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