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八章 第二号人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335958.html
    从大年三十到年初九,经历了这么多天的肠胃炎上吐下泻的折磨之后,终于能出来更文了

    “我们这几年来,走过了最艰苦的时刻。包括西方的封锁,盟友的背叛,甚至是内战的边缘。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苏维埃走过了最艰苦的时刻,我们赢得了最后的战争。走出了失败的阴影。”

    亚纳耶夫环顾了一下四周围,苏尔科夫,亚佐夫,弗拉基米尔都在静静地听着他讲话,会议场合安静无声。他们都是在这场八一九政变之中过来的元勋,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则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里。

    接替了卡伦尼科夫位置的阿赫罗梅耶夫也非常意外的出现在会议室里,出现在原本不属于他的会议上,有人私底下猜测这是亚纳耶夫在对军队示好,感谢阿赫罗梅耶夫和国防部派遣坦克包围了最高苏维埃大厦,所以军方代表的身影出现在这里也就显得不足为奇了。

    亚纳耶夫的语调非常平静,但从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最高意志。

    “我们的势力重临东欧,那些该死的叛徒们,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在此感谢在场所有人做出的一切,你们的功劳,将会被世人永远的铭记,与世长存。”

    说完,台下掌声响起。

    亚纳耶夫所讲的内容已经不重要的了,重要的是在这场政变之后,在座的所有人都将会成为脱胎换骨出来的新的精英阶层,当然,有一个人是例外。

    帕夫洛夫同志知道自己应该要离开这里了,即便是亚纳耶夫和八一九委员会的同僚们愿意原谅他的过去,但出于政治因素上的考虑,一个叛徒始终无法坐在苏联总理的位置上,他的辞呈申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要走了吗?”

    帕夫洛夫点点头,表现的非常轻描淡写,“走了,该关押的人都在水兵寂静监狱中,我还有什么理由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亚纳耶夫总书记,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某些人看到保守派的身影站在这里,心里终归是不安心的,只有我彻底消失了,才能掐灭他们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

    亚纳耶夫平静的问道,他靠着走廊上大理石柱,一手夹着烟,缓缓说道,“以后准备去哪里?”

    帕夫洛夫深吸一口气,说道,“返回斯摩陵斯克州,我出生于那里,现在也是时候应该回去了。这八年来,我所做的一切也算是做完了,接下来该交给别人了,我推荐科瓦廖夫同志担任……”

    “苏联总理一职已经有考虑的人选了。”亚纳耶夫突兀的打断了帕夫洛夫说出的话,“在这个问题上,帕夫洛夫同志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

    帕夫洛夫愣住了,没想到亚纳耶夫心中早就有了新的总理人选。

    “现任的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亚历山大·格里戈里耶维奇·卢卡申科将会接替你的位置,成为苏联新一任的总理。”

    卢卡申科?

    帕夫洛夫第一映像是他一口气扳倒了舒什克维奇那只老狐狸的壮举,当时所有人都传闻卢卡申科的背后有亚纳耶夫在推波助澜,现在听总书记的口风要将他调到莫斯科,背后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换句话说,他做好了两手准备。

    帕夫洛夫主动提出辞职的话,卢卡申科将会第一时间继任苏联总理的职位,如果帕夫洛夫没有递交辞呈,恐怕卢卡申科也同样会被调入中央,此时帕夫洛夫已经大权傍落,亚纳耶夫要替换人选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虽然忠于亚纳耶夫,但怎么说他也是保守派的叛徒。

    “总书记同志早就准备好了?”

    帕夫洛夫像是卸下了重任,松一口气,“卢卡申科能力不错,如果让他担任苏联总理的位置,也是名至实归,而且他还是白俄罗斯人,也能堵住某些人的嘴巴别说的那么难听,就好像苏联只是俄罗斯人的苏联一样。”

    亚纳耶夫没有在卢卡申科的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他对卢卡申科能力的认同不用帕夫洛夫多做重复,卢卡申科同志原本就是第二号的人选,如果这次的政变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导致全局崩盘的话,亚纳耶夫会在第一时间启动紧急备案,卢卡申科将会在白俄罗斯组建影子内阁,来抵抗保守派的政权。当然这个几率可能只有百万分之一,所以这位白俄罗斯的老爹才没有机会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政变大展拳脚。

    “早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已经准备好了,卢卡申科同志,现在应该在赶往克里姆林宫的路上,帕夫洛夫同志,我建议你应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准备一下交接的工作。”

    在帕夫洛夫看来,此时的亚纳耶夫显得有些冷漠且不近人情,在政权问题上他的确是说一不二的强人,卢卡申科恰好与他相得益彰。

    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帕夫洛夫转过身,最后望了一眼克里姆林宫,很快他将会与这一切告别,最后的结局不过是卢卡申科入驻莫斯科,他一个人黯然伤神的离开这座城市。

    “帕夫洛夫同志。”

    亚纳耶夫在背后叫住了他,帕夫洛夫愣了一下。

    “要不今天下班之后,去我家喝一杯?”

    他耸耸肩,说道,“就算是为你举办一场告别晚宴,不是你苏维埃总书记的身份,而是以你老朋友的身份。”

    一辆黑色轿车驶入克里姆林宫的停车场,身着黑色正装的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他整理了一下领带,向克里姆林宫大门的方向走去。

    熟悉的新面孔总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这样一张坚毅且沉着的脸,还有同样深沉的目光,走到办公室主任门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敲响了大门。

    瓦列里没有抬起头,只是推了一下眼镜,说了一声请进。

    接下来这个中年男子所说的话,却让沉浸在文件堆里的瓦列里瞬间抬起头,望向了他。

    “你好,瓦列里主任,我是卢卡申科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