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能跟爷爷、奶奶一起回老家玩,曦曦昨天可是伤心了好久,不过,睡了一觉起来,小姑娘的情绪又恢复了乐观、开朗——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却又在爱里曲折……”大年三十前一天,这个年味儿还不太浓的上午,在墨菲温婉的歌声中,拉开了序幕。

    杨轶出去了,他趁着还没到年三十,一些商店还没关门的时候,赶紧去采购一番过年的物资。说起来,这也算是他作为一家之主,亲手操办的第一个春节,所以杨轶可得把这个年过得精致一些。

    墨菲闲着无事,便拿来了杨轶的吉他,弹唱一些歌给曦曦和小曈曈听,她虽然不经常弹吉他,不过,好歹也是音乐人,这点基本技能还是掌握的,这不,童话镇的曲子,墨菲轻松地拨了出来。

    曦曦在一边听得开心,眉飞色舞的,也是踩在沙发上跳来跳去,要是遇到她熟悉的部分,小姑娘还跟着妈妈一起合唱。

    “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墨菲轻轻地摇着头,美丽的双眼带着笑意地看着女儿。

    曦曦往前一扑,扑到了妈妈的身边,长长的头发都飘了一些到鬓前,小姑娘觉得很好玩,先咯咯笑了两声,这笑声,让她抢着唱歌时候,没来得及换气,声音都显得有点气息不足。

    只听见曦曦叽里呱啦地唱着:“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听说嗯嗯里有糖果屋,灰姑娘丢了心爱的玻璃鞋……”

    也有忘词的地方,但更调皮的是她的歌声,完美地诠释了玩世不恭的这个词。

    “不行,唱跑调了啦!”墨菲忍俊不禁,笑着说道。

    “啊,啊,呀,呀!”不知道是不是听着妈妈的唱歌很开心,现在躺在旁边小摇床里小曈曈也是手舞足蹈,还咧着小嘴,高兴地用稚嫩的元音抒发着自己的情绪。

    不能一直抱着小家伙,所以家里在客厅里放置了一个四脚固定的蓝色小摇床,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悬在半空中的小船一样,可以被小幅度地轻轻摇动。

    小曈曈躺在摇床里,因为就在妈妈的身边,可以轻松地望着妈妈,也能听到妈妈和姐姐唱歌。

    “嘻嘻!麻麻,弟弟他在笑呢!”曦曦兴致勃勃地从沙发上溜下来,坐在地毯上,望着摇床里面的弟弟。

    虽然唱歌很有意思,不过弟弟更好玩啊!

    只见小姑娘拿着一个黄色握柄、红色卡通图案的气球锤子,在弟弟面前比划、比划。

    可是,小曈曈还不会伸出手来抓,他只能是看着,肉肉的小胳膊轻轻地扭了扭,咧着没有牙齿的小嘴,很开心地发出一串笑声。

    “弟弟你要玩吗?可是你都不会玩呀!”这个坏姐姐,还咯咯笑着,逗着小曈曈玩。

    墨菲在一边看着,禁不住为姐弟俩的温馨互动感到开心。

    不过,她还看到小曈曈还在流鼻涕,不多,但想想自己感冒时候的样子,可以知道现在在感冒中的小曈曈又多难受。

    不得不说,小曈曈虽然感冒了,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小家伙似乎有着很乐观的心态,之前拉肚子时候,身体虚弱,但小家伙在爸爸、妈妈的怀里,还是会逗着、逗着,便睁着他的大眼睛,“呀、呀”地笑着。

    若是他学会说话,会不会更加高兴地用新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呢?

    当然,还是要帮小曈曈擤鼻涕,只见墨菲先用小毛巾,帮小家伙擦掉鼻子外面的鼻涕,然后从旁边的茶几上,撕下一些医学棉球,捻成小棒的形状,轻轻地伸进小曈曈的鼻子里,沾出他鼻腔里的鼻涕。

    墨菲很认真地做着,曦曦也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而躺在摇床里的小曈曈不明所以,就睁着大眼睛望着妈妈,看着妈妈那让他感到舒心的脸蛋。

    一会儿,他自己又莫名其妙地乐了,手舞足蹈地笑了起来。

    “别动啦,还有这边鼻子。”墨菲好笑地轻轻按了按小曈曈抬起来的小手,看着这爱笑的小宝宝,心情真的是没办法不好啊!

    ……

    杨轶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便大采购回来了,不过,要忙着准备午餐,虽然墨菲能帮忙洗米煮饭,可是炒菜还是得杨轶来做,所以所有买回来的东西,都留到了下午才能整理。

    下午,在偏厅的桌子上,杨轶备好了笔墨,大大的镶金红纸被他裁了开来,铺在桌子上厚厚的一叠,看起来就好像是要卖春联一样。

    “粑粑,你在做什么?”曦曦十分感兴趣,她跟在爸爸的屁股后面,看着爸爸张罗。

    包子也跟在曦曦的屁股后面,这家伙现在就是曦曦的跟屁虫,当然,它对小曈曈的兴趣也很大,只是暂时大主人还不让它跟小曈曈玩。

    “你粑粑要写春联,我们来看看粑粑写字,好不好?”墨菲抱着小曈曈,从客厅过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笑眯眯地说道。

    “好啊!”其实都不用妈妈说,小姑娘已经兴致勃勃地爬上了椅子,站在椅子上,撑着桌子,好奇地望着爸爸拿毛笔在砚台的墨汁上蘸着。

    杨轶面色有些严肃,他懂书法,前世学过,不过,相比之下,他的书法只能说过得去,琴棋书画,棋和书比不上他的琴和画。而且也是好久没有写过大字了,杨轶酝酿一下,才沉腕挥毫。

    “一帆风顺吉星到,万事如意喜临门……财源广进!”墨菲看着杨轶写,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

    杨轶用的是方方正正的欧体楷书,看上去工整稳健,笔划间又透着如断壁悬崖一般的险峻崎岖!当然,比起行书、大篆,这个楷书就很好辨认了!

    写完一个春联,杨轶顿了顿,看看自己写的这字,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太久没写毛笔字,显得有些生疏啊!

    墨菲本来看得津津有味,心里充满了自豪,觉得杨轶真的是多才多艺,什么都懂,但看到杨轶摇头地将写好的春联揉成一团扔掉,她忍不住惊讶地叫了一声。

    “为什么要扔掉?不是写得很好吗?”墨菲问道。

    曦曦也很困惑,不过,她现在还闹不明白爸爸做什么,所以只是迷茫地看着。

    “写得大失水准,笔法僵硬,收笔时候,又笔尖过粘,我再重新写一个吧!”杨轶笑道。

    “那好吧……”墨菲惋惜地说道。

    接着,墨菲又看着杨轶书写,念道:“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万象更新……”

    这次,杨轶写得稍微让他满意了一些,也没有再扔掉。

    “你都认得这个字?”杨轶有些惊讶地指了指春联里的“歲”字,这是岁的繁体字,杨轶稍微有些闷骚地写了这样一幅繁体字春联,相比“門”和其他字,这个岁的繁体字要复杂很多。

    “我好歹也是在港城生活过的,好吧?”墨菲嘻嘻地笑道,“而且,你以为我这么笨啊?就算不认得,联系上下文也能看得出来啊!”

    杨轶倒是忘了这茬,他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写下去。

    春联的红纸他准备了很多,就是为了扔掉一些写得不好的。曦曦在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爸爸写大字,不知道爸爸这个认真的态度,能否在小姑娘心中种下一颗认真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