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一章 新的筹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42.html
    第一更

    所有一切果然按照着亚纳耶夫推算的剧本在展,克格勃在哈卡里的情报人员拦截到了厄贾兰准备动武装暴乱的情报。〔立刻将情况反馈给克留奇科夫主席,当克留奇科夫接到情报的时候,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紧张了起来。动暴乱的情报被克格勃证实之后,更加说明厄贾兰已经和中情局走到了统一战线上,现在的马兹耶尔所组建的军政府政权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

    一是属于德米雷尔和埃尔巴坎派系的政坛老狐狸们还没有清扫干净,清除掉这些碍手碍脚的棋子之后,遗留下来的权利真空还需要迅的提拔人选补充上去。而这一切都需要马兹耶尔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部署,毕竟土耳其政府的敌人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他来好好准备。

    二是东南部省份一直闹着分裂的库尔德工人党,也打算趁着军队执行政治清洗的时候,将枪口对准了土耳其南部省份的军队驻扎地基地。虽然这群库尔德战士没有先进的装甲部队,但是他们却拥有一堆美国和苏联支援的武器,可以随时动游击战争。

    当亚纳耶夫拿到情报之后,却没有克留奇科夫的紧张和忧虑,原本拧成结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对于亚纳耶夫来讲,这份情报相当于是给谈判陷入了僵局的谢瓦尔德纳泽一支强心针。同时也有可能成为争取马兹耶尔的一个最重要筹码。

    他立刻致电还在安卡拉进行谈判的对外部长谢瓦尔德纳泽,此时三方会谈正好陷入了僵局。美国,苏联,土耳其谁也不肯退让一步。会谈就这样的方式僵持了好几天,不过有了这份情报以后,胜利的天平再一次向苏联的方向倾斜。亚纳耶夫终究会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赢得这场无声的战争。

    “中情局和库尔德工人党之间还有这样的交易?天啊,这足以让玛德琳那个邪恶的老巫婆再承受一次难堪了。我想我们已经赢了,亚纳耶夫总书记。”谢瓦尔德纳泽跃跃欲试,他都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接下来玛德琳会有怎样的表情。

    亚纳耶夫提醒他,“没到最后,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是最后的赢家。我需要你集中精神,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让美国在谈判桌上也翻不了牌!”亚纳耶夫的目光变得阴森,他迫切的想看到美国政府自认倒霉的神情。

    “我懂了,亚纳耶夫总书记。我会招待这位铁娘子的。”

    谢瓦尔德纳泽挂断了电话之后,心情愉悦的哼起了小曲,情报来得非常及时,本来十分钟之后他就要出席第三轮谈判,继续拖延时间,直到莫斯科高层找到制胜的应对策略。

    这些天他已经忍受够了这位天天将美国利益至高挂在嘴边的女人。手段强硬却不够圆滑,面对老狐狸谢瓦尔德纳泽的时候还是略输一筹。

    “尊敬的玛德琳国务卿,希望你不会被克格勃的庞大运转效率而吓到。”谢瓦尔德纳泽整理了一下领带,向会议大厅走去。步伐缓慢,面带微笑,如同一个优雅的贵族一般,踏进了气氛紧张的会议室。马兹耶尔和玛德琳同时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尤其是玛德琳的眼神,充满了怨毒的恶意。

    不过随即她又释然的笑了,因为美国有了新的筹码。库尔德工人党。她已经收到了来自白宫的情报消息,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厄贾兰答应了中情局的提议,准备在土耳其的东南地区动一场暴乱。作为幕后主使的兰利自然希望可以通过库尔德工人党的骚乱来达到逼迫马兹耶尔屈服的目的。到时候美国就能够光明正大的要挟马兹耶尔。

    想到这里,国务卿玛德琳得意的笑了,她用挑衅的眼神望着谢瓦尔德纳泽,却看见对方的脸上也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玛德琳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谢瓦尔德纳泽的这个微笑是什么意思。

    “难道苏联人看穿了我手中的底牌?不可能的,两天前才达成的秘密协议,苏联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收到风声。还是说谢瓦尔德纳泽只是在虚张声势,他手中已经无牌可用了?”

    想到这里,玛德琳冷静了下来,回顾了一遍之前的细节,她更确定自己的想法。苏联已经没有后路了,谢瓦尔德纳泽表现出来了的冷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只要美国在谈判桌上继续施压,马兹耶尔最终只会屈服于美国。

    而在谈判桌的另一边,马兹耶尔现自己居然无法插入玛德琳和谢瓦尔德纳泽之间的针锋相对中。原本是想从他们提出的要求中获取最大的政治利润,但是没想到谢瓦尔德纳泽和玛德琳居然硬是扛到第三回合都没提出条件,只是在不停的试探对方的底线。在马兹耶尔看来,双方都像是在拖延时间,等待着什么。

    马兹耶尔将注意力转移到会议上来,他对玛德琳国务卿说道,“关于第三轮的谈判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的进展,要不我们换一种方式吧,玛德琳部长。我想直接冒昧的问一句,美苏双方会提出怎样的条件?”

    玛德琳没有说话,她不确定马兹耶尔所说的话是不是一个圈套。于是将责任推卸到了谢瓦尔德纳泽的身上

    玛德琳慢斯条理的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苏联方面更有言权吧。毕竟你们不是花了大血本来拉拢和颠覆土耳其的政权吗?”

    谢瓦尔德纳泽理直气壮的说道,“苏联做事一向问心无愧,我们只不过是想尽早解决黑海争端?怎么?难道美国人都是说一套做另一套的错了,美国本来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谢瓦尔德纳泽的目光变的犀利起来,他依旧挂着那副亲切的笑容,只不过嘴里所说的内容却让玛德琳想弄死他。

    “还记得南斯拉夫问题吗?玛德琳女士。你可是那位在联合国代表会议上积极敦促总统用战斧巡航导弹惩罚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人,如果不是苏联的极力反对,现在的波黑早就成为焦土了吧?你也是那位在联合国上建议用空袭轰击波黑塞族阵地的美国官员。当时的《新闻周刊》以《冬日母狮》为题,在文章的开头将称为你为战争女人是吧?那篇文章历数某位面孔铁板的马里奥内阁主战派的罪状:竭力促使进行5o年来的第一场战争;因联合国秘书长不愿屈服美国的要求而把他赶下了台;在对不论左翼还是右翼国家的行为说三道四。”

    谢瓦尔德纳泽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质问道,“你不是敢对他们指手画脚说必须按照美国的旨意来行事吗?那么现在,就在另外一个级大国的代表面前,你敢把那些话对我们重复一句吗?”

    谢瓦尔德纳泽声音不大,强硬的态度却让玛德琳瞬间变了脸色。她嘴角抽动了一下,想做出反驳。却输给了谢瓦尔德纳泽代表的强硬。

    在谈判桌上的强硬态度,来自他身后国家的强大综合实力。玛德琳敢在小国面前指手画脚,却不敢在苏联面前放肆半句。

    换句话说,国务卿认怂了。

    而谢瓦尔德纳泽此刻也终于摘下了伪善的面具,流露出作为政客的狰狞。他将一份文件丢到了谈判桌上,然后对身边的马兹耶尔说道,“将军,我想通过对这份文件的阅读,你会更加了解谈判桌对面的女人,到底是怎样蛇蝎心肠的怪物。”(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