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77章 弟弟这里是什么呀(4/4,为宁晓佳的万赏加更)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照顾两个孩子不容易,虽然一个还不会说话,而一个又比较听话,但墨菲毕竟不是三头六臂,她抱着小曈曈往楼上走,哪里顾得上去安排一下没什么事情做、要跟上来凑热闹的女儿?

    曦曦一路跟着妈妈到了卧室,看到妈妈将小曈曈放在了床上,然后转身去旁边的箱子里拿新的纸尿裤,她兴致勃勃地爬上床,斜腿坐在弟弟的身边。

    “嗬嗬!”小曈曈看着姐姐,竟然顾不上自己小屁屁的不舒服,发出不是很准确的笑声。

    墨菲已经回来了,她脱掉小曈曈的裤子后,将新的纸尿裤铺开,将有腰贴的半边朝向小曈曈,同时也在上面铺一层软软的毛巾,然后左手轻轻地托着小家伙的小脚丫,右手一边按着新纸尿裤,一边用手背托着小曈曈的屁股蛋儿,慢慢将他的屁股抬起来。

    换尿布是一个技术活,杨轶一开始也是笨手笨脚的,墨菲倒是经验丰富,每一步都做得很到位。

    托起小曈曈的屁股后,墨菲麻利地将新纸尿裤和垫着的毛巾一起往里拉,直到新纸尿裤的顶端贴着小曈曈的腰部。

    曦曦好奇地在一边看着,她觉得很好玩的,是妈妈抓着弟弟的脚,将弟弟倒着“举起来”的样子。小曈曈下巴贴着胸膛,眼神却是懵懂的模样,好像已经认命、任由妈妈处置,这姿势看起来很有意思。

    接着,只见墨菲打开小曈曈的旧纸尿裤的腰贴,顺手折叠一下,以免粘到小曈曈嫩嫩的肌肤,然后从前面开始,将脏纸尿裤的前片拉下来。

    “咦,好臭!”一股味道扑鼻而来,曦曦忍不住捏住了鼻子,闷闷地说道。

    “因为弟弟拉臭臭了啊!谁让你跟过来的?”墨菲好笑地说道,“你要是觉得太臭,可以到下面去等妈妈。”

    不过,曦曦不吭声了,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边捂着嘴巴、鼻子,一边惊讶地睁着眼睛望着小曈曈刚刚被揭开的地方。

    曦曦还没见过小曈曈光溜溜的样子,因为刚出生就是冬天,所以杨轶和墨菲很注重小曈曈的保暖,平时小曈曈都穿着厚厚的衣服!

    墨菲还要赶紧给小曈曈换尿布,顾不上留意女儿正在探索着她从未见识过的“领域”。

    当然,现在还不能直接取出脏纸尿裤,墨菲将脏纸尿裤连同秽物轻轻折叠,暂时压在小曈曈的屁股下面。

    接着,墨菲拿来婴儿湿巾,给小家伙擦干净屁股。

    擦了之后,小曈曈又变得干干净净的,不过小屁屁还没干,小家伙皮肤太嫩了,不能反复擦,能够风干就风干,所以他被妈妈抬着腿,扬着小屁屁,姿势很羞耻……

    曦曦这回终于可以看个清楚了,那个东西居然不是臭臭!

    “麻麻,弟弟这里是什么呀?”好奇的小姑娘居然还想伸出小手去揪揪!

    墨菲连忙拦住了曦曦,她这时候后悔让曦曦过来也来不及了,只能哭笑不得地说道:“记不记得,以前粑粑教过你,说男孩子跟女孩子是长得不一样的?”

    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记得爸爸给她说过这样的话,让她不要跟男生一起去上厕所,女孩子是要在女孩子的厕所尿尿的。

    但杨轶可没有说得太详细啊!

    墨菲接着说道:“对呀,你看到了,男孩子跟女孩子尿尿的地方不一样,不过,弟弟因为很小,才可以给你看一下,平时的时候,你不可以看男孩子尿尿的地方。知道吗?”

    曦曦却对别的问题更加好奇,她一边看着弟弟的小屁股,一边问道:“麻麻,为什么男孩子跟女孩子尿尿的地方不一样呀?”

    墨菲为之语塞,她怎么知道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这两个就跟积木的凹面和凸面一样,这样生长是为了未来有一天能互补吧?

    “因为男孩子是要站着尿尿的,女孩子是要蹲着尿尿。”墨菲只好颠倒因果,这样地来解释。

    小姑娘勉强地接受了这个解释,不过,这一次发现,倒是让曦曦认识到了世界的两面性,小姑娘又有好多问题又开始迸发了出来。

    现在还在取下脏尿布和垫着的毛巾的墨菲,她要将已经垫好的新尿布给小曈曈穿好,丝毫不知道自己今天要面对一个怎么样的好奇宝宝!

    ……

    回到海虹广场的节目录制现场,人行天桥上,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桥这头是杨欢和郭子意的联盟和单洪奎的混战,桥另一头,则是袁岩和解雨臣的勾心斗角,当然,鞠杰傻乎乎地被夹在了中间。

    一开始,是解雨臣先遇到的鞠杰。他看到鞠杰正在努力地玩游戏为自己充时间,便打消了要赶紧解决鞠杰的念头。

    “玩游戏太麻烦,小杰他玩游戏是一把好手,正好让他帮我充时间,然后我再将他的时间抢过来。”解雨臣面对着镜头,偷偷地将自己的养猪计划说出来,他还不忘摆了一个酷酷地姿态。

    “小杰啊,刚才电话里你没跟我说,你的追击目标是谁?”解雨臣从鞠杰身边走过,假装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地说道。

    不愧是视帝,解雨臣这演技,直接蒙过了鞠杰,他都根本不用装傻,以为解雨臣没威胁,而且还是暖心的大哥,便跟他诉苦:“哎,我反正是没戏了,我要淘汰掉杨欢才行,雨臣哥,你说这有可能吗?”

    这个“噩耗”,听得正在演戏的解雨臣都忍不住“笑场”了:“呵呵,那你可惨了,我看你过去,得先被她揍一顿,才有机会问可不可能!”

    鞠杰一阵儿沮丧。

    不过,一会儿,解雨臣又凑了过来,为了跟着自己的“猪”,又不让“猪”怀疑,解雨臣说道:“这样吧,小杰,我们结盟吧!”

    “啊?”

    “我的追击目标是袁岩,你对他可能不够了解,这家伙别看文质彬彬的,其实是一个很狡猾的老狐狸,我一个人可能搞不定!”解雨臣小声地说道,“你帮我搞定袁岩,待会我帮你搞定杨欢。”

    “雨臣哥,你能打得过杨欢?”鞠杰天真地问道。

    其实,鞠杰也是在憋着笑,他为了节目效果,故意逗解雨臣。

    解雨臣果然被噎了一下,但毕竟也是社会经验丰富的老狐狸之一,他瞪起眼睛,忽悠起来:“打不过我们就不能智取吗?我到那,说杨欢你过来一下,她难道不会乖乖地听话吗?”

    鞠杰恍然大悟:“那我到时候再过去,将她按了!”

    解雨臣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楼里吧!雨臣哥,我刚才看到袁老师在那个商场楼里!”鞠杰兴奋地说道。鞠杰没有撒谎,刚才他是在海虹商场的楼上看到的袁岩,不过隔得远,他没有大声叫嚷。

    解雨臣哪里是要去找袁岩或者杨欢啊?刚才他说的那些都是忽悠,他的眼里只有鞠杰……

    “不用,我不急,你先完成这个任务。”解雨臣还想养猪,没想这么快就杀了呢!

    这时候,袁岩正在商场的楼上,注视着人行天桥上发生的一切,镜头拍摄下,袁岩推了推眼镜,侃侃而谈。

    “解雨臣跟鞠杰在一起,你看老解这个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鞠杰,都没挪开过,以我对老解的了解,他肯定心里有鬼,所以基本上可以证明老解的目标是鞠杰……”

    “这边杨欢和郭子意在一起,这两个孩子没有什么心机,你瞧他们对对方都没有什么防备,应该只是单纯地结盟,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谁,排除解雨臣,因为老解是我的目标,也基本上可以排除鞠杰,那么只有可能是我和老单。”

    袁岩竟然猜得滴水不漏,他的逻辑思维能力,显然不比郭子意弱!

    “现在我不能接近杨欢和郭子意他们这组,太危险,也不能让解雨臣抢了鞠杰的时间,因为到时候鞠杰就会成为解雨臣的傀儡,我追他,会被鞠杰阻拦。而如果我落单了,那我就会失去优势,被人围猎,最好是先下手为强……”

    袁岩的眼镜闪烁着神算子的墨镜一样的光芒,他已经确定了要对付的目标。

    又一个令人惊叹的智商,袁岩和郭子意,这两个好像能看透真相的男人,难道要成为今天这个比赛最后的纠葛?

    老狐狸和小天才,这个节目难道要出现两个算无遗漏的神算子?

    又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