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五章 马兹耶尔访问苏联
    第一更

    这是自亚纳耶夫重申苏联土耳其友好之后,土耳其代总统德米雷尔第一次访问莫斯科。这也是德米雷尔第一次亲自接触苏联总书记亚纳耶夫。这个在政变中占据关键位置,并且在土耳其军队打击库尔德工人党最关键时刻帮过自己的人。德米雷尔对亚纳耶夫心存感激。当然帮助归帮助,土耳其和苏联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因为短暂的利益联盟而改变。

    亚纳耶夫在最隆重的外交场合圣乔治厅接见了马兹耶尔,并就关于土耳其和苏联发展合作做出了联合声明。土耳其声称在未来将会深入发展与苏联之间的经济合作还有政治交流,改善黑海地区的政治地缘环境,共同搁置争议,合理开发黑海,使用航权。

    马兹耶尔的这项声明是说给马里奥总统看的,他用这种方式告诫对方,土耳其现在撂开美国自己单干了。至于美国在欧盟方面的动作,马兹耶尔暂时还不会太过担心。毕竟马兹耶尔现在必须将德米雷尔弄出来的烂摊子收拾好之后才会再度与北约开启谈判模式。

    在圣乔治厅,马兹耶尔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强调了土耳其和苏联是战略合作盟友关系。

    “毫无疑问,苏联和土耳其在黑海沿岸国家中的影响力是至关重要的,同时土耳其与苏联之间的政治稳定有助于黑海保持长期稳定。土耳其和苏联之间的联盟是为了黑海地区局势平稳,有助于推动地区和平发展。”

    马兹耶尔望了亚纳耶夫一眼,又继续对记者说道,“而且土耳其和苏联之间也会继续加深军事合作,共同维护黑海地区的稳定和团结。”

    当被记者问到马兹耶尔此举是否会遭到北约盟友的反对,是否会影响到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时候,马兹耶尔巧妙地避开了雷区。

    “土耳其和苏联是为了维护黑海地区的归属权问题,并不会影响到北约之间的关系,同时也不会出现所谓的欧盟谈判破裂。苏联与土耳其之间的属于正常的贸易合作伙伴关系,没有所谓的军事同盟关系。”

    马兹耶尔微笑着回答问题,同时也将他的主张传达到欧盟和美国方面,告诉他们别想利用土耳其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这次土耳其也不会再被美国人来当枪使用。德米雷尔总统是软弱无能的蠢货,但马兹耶尔可不是这样的人。他更懂得如何在北约和苏联之间左右逢源,达到目的。

    镁光灯映照着马兹耶尔微笑致意的脸,同时也将旁边笑的意味深长的亚纳耶夫收录了进去。倒不是他对马兹耶尔所说的话有多大的非议,而是有些期待西方会进行怎样的反击。

    折损一个土耳其不算什么,马里奥最多少了一张手牌。不过想要拔出中东政治强人的攻势在苏联这边就算是被打断了。现在伊拉克战争还在继续,被苏联和中方秘密援助的萨达姆正规军化整为零成为了游击队,继续与美国在伊拉克国土上进行战争。估计现在美国国会也开始为预算的问题头疼起来了,军队就像无底洞一样的吞噬着国家财政。

    “貌似现在马里奥的全盘计划被打乱了呢,美国试图插手控制中东政局,染指世界油价,达到控制油价,威胁苏联的目的。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联盟,达到威慑苏联战略地区的目的。这两部看似完美的棋,马里奥总统都没走好。只要苏联还在一天,美国的阴谋就绝对不会得逞。”

    亚纳耶夫甚至能想到马里奥在总统办公室摔东西的模样,对于一心想要宰割苏联的马里奥来讲,这是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经过六年多的斗争之后,苏联非但没有倒下,还打乱了美国政治博弈中的每一步棋,让马里奥政府陷入了财政困难的窘境之中。而且再加上美国总统亲自“阉割”了中情局,可以说苏联在国际政治博弈中已经暗暗的压过了美国。

    无休止的战争泥潭向六七十年代的越战一样,令美国原本不容乐观的经济雪上加霜。而马里奥总统一次又一次的战略失误也导致国会对马里奥所组织的内阁产生了不信任的危机。这种危机的苗头一旦蔓延开来,将会导致无法挽留的灾难。难怪美国媒体会宣称只要马里奥总统不做任何事情,就是对美国的高抬贵手了。

    想到这里,亚纳耶夫笑的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美国已经后继无力了,如果下一任总统能延续马里奥的政策错误和路线错误,那么美国将会遭遇里根时代的危机。唯一不同的是,里根总统能顺利化险为夷,而马里奥总统却在错误路线中执意走下去。

    川普会如愿以偿的上台吗?就连亚纳耶夫也吃不准这位红色帝国“间谍”未来的走向,除非他愿意从事政治活动,否则克格勃就算想变相扶持川普上台,也是不可能的。

    马里奥的气数终将会在这几年耗尽,只要亚纳耶夫一直保持着压制的姿态,那么在自己下台,下一任领导人接任之后,美国想要翻盘的可能性都不大,他甚至已经想好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与东亚国家经济联系越来越密切的苏联应该怎么去规避。亚纳耶夫的优势就是能预料到怎么规避历史的风险。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美国下一任的领导人了,这是亚纳耶夫最头疼的不可控制因素。

    在苏联和美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高层领导的战略政策成功与否就显得尤其重要了。这也是亚纳耶夫一直保持高瞻远瞩预见性的原因,只要自己走错了一步,赌输了一场,莫斯科就全盘皆输了。

    “离马里奥的下台还有两年的时间,是该着手做准备了。”

    亚纳耶夫叹息一声,感觉这又是一条漫长的伏笔。

    他需要构思一出更加庞大的阴谋,然后悄无声息的执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