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家伙们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也省去了大人们头疼。曦曦回来跟杨轶轻描淡写地讲了这事后,杨轶还帮她解决了后顾之忧。

    他帮曦曦将路薇莎寄给她的照片,扫描到电脑,调色、调对比度,再用照片打印机打印出来,虽然相比原来的照片,色彩上略显黯淡、颗粒感也比较明显,可是过塑之后,光泽感上来,看上去也不会相差太远。

    “这些照片,你可以分给大家,说是爸爸帮你复印给她们的,这样大家都可以有照片啦!”杨轶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说道。

    这么做,也是杨轶想得比较多,担心其他小朋友羡慕,而曦曦又舍不得把自己的照片送出去。

    “还有哦,你要跟她们要好地址,等我们去到澳洲玩,你可是要负责给大家寄信的!”杨轶还交代给了曦曦一个小任务,培养小姑娘的责任心。

    ……

    第二天,曦曦开心地带着打印的照片去了幼儿园,而杨轶则是回去接上墨菲和曈曈,他们一起去工作室接待拜访他们的陈奕捷,还有天祥的人。

    当然,胡颂南老爷子也在其中,近两年不见,老爷子苍老了许多,走路都要他儿子胡咏祥搀扶着。想想当初他刚刚遇见老爷子那时候,老爷子还穿着西装,还是一个帅气的老头……虽然杨轶知道,也是因为去年摔了一跤损耗了许多元气,但毕竟是老了啊!这岁月的无情,看得让杨轶都忍不住有些心酸。

    杨轶以前不在乎生死,可是,现在好像修道者入世,他沾染了红尘的气息,现在也有些多愁善感。更何况,胡颂南对他来说,亦师亦友,看他佝偻的腰,杨轶的一些情绪难免波动起来。

    只见杨轶走上去,一边握着胡颂南的手,一边接替胡咏祥搀扶着老爷子,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下了简单的一句话:“胡爷爷,欢迎回来!”

    “小杨,我这次回来,可能是最后一次回来咯!”胡颂南精神还可以,他轻轻地拍了拍杨轶的手背,慈祥地笑了笑,说道,“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长时间的折腾。”

    “怎么会?您身体还硬朗着,有空,就回来玩玩啊!”杨轶笑道。

    这当然是他安慰老爷子说的,说实话,胡老爷子的年纪比杨崇贵的还要小一些,可是他毕竟没有杨崇贵那样的身子骨……但不管是胡颂南还是杨崇贵,生老病死,是这是世间永恒不变的轮回……

    杨轶都不敢想太多。

    “两年不见,小杨你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胡颂南用手指头指了指杨轶,笑呵呵地说道。

    杨轶让了让身位,跟胡颂南介绍跟在自己身边的墨菲:“胡爷爷,这就是墨菲,曦曦没来,她去上幼儿园了,晚点再带给您认识,然后这是曈曈。”

    当然,杨轶还是有在电话里跟老爷子说过自己年底生了一个小儿子的,胡颂南当然知道,只是这也算是第一次见面。

    “胡爷爷,您好!”墨菲抱着曈曈,很恭敬地跟胡颂南打招呼。

    不管是不是杨轶的长辈,胡颂南也是大学教授,在古典音乐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年轻人没听说过他,但墨菲还是听过胡颂南以前做过的曲子,这样的长者、前辈,自然是值得尊重。

    “我知道的,看过报纸,小墨也是大歌星,你的歌我很喜欢,也算是你的歌迷!”胡颂南虽然人老了,可是心态还是跟以前一样维持得很好,他有些幽默的语气,化解了墨菲的紧张。

    “啊?可别这么说,我是您的粉丝才对,我听过您的作品!”墨菲慌忙说道。

    胡颂南其实注意力没放在墨菲身上,他看到在襁褓里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的小曈曈,便视线就有些挪不开了。

    老人家还是喜欢小孩子,胡颂南就很疼爱他的孙子、孙女,还有现在眼前的小婴儿,越小越喜欢。

    “曈曈,爷爷来看你了!”墨菲见状,便竖抱起小曈曈,轻轻地拉起他的小手,摇了摇,柔声说道。

    小曈曈好奇地望着左右,也望了一眼面前这位老爷爷,不过,兴趣不浓,而且很陌生,不是自己熟悉的爷爷,他“呀、呀”地叫了两声,不知道想表达一些什么。

    “不好意思,他才出生没多久,还不会说话。”墨菲跟胡颂南说道。

    “没关系,呵呵,我就看看孩子,这多可爱啊!”胡颂南笑得合不拢嘴。

    不过,虽然墨菲很尊重老爷子,她也不会想给胡颂南来抱自己儿子,老爷子年纪大了,颤颤巍巍的,她怕抱不稳。

    胡颂南也没有这意思,他笑着拍了拍杨轶的手,说道:“好了,你们不用管我,我跟孩子玩玩。阿祥这边还有事情跟你们交流,你们年轻人谈事情去吧!”

    胡咏祥这么大阵仗过来江城,显然不是为了旅游的,他留下了自己的秘书叶小凤陪着胡颂南,然后带着陈奕捷、毛粟等人跟着杨轶去了会议室。

    一番交流,杨轶才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准确来说,他们这次来,主要目的并不是杨轶,也不是某个人,而是大陆的华语唱片市场!

    “现在大陆的经济发展迅猛,唱片市场也是一块谁也不能忽视的大蛋糕,再加上港城那边的粤语唱片市场不景气,一年比一年萎靡,天祥也是在求变,想让Eason来大陆发展。”下午,杨轶送走客人之后,跟墨菲讲起了他们谈的事情。

    胡老爷子没有打算回小楼住,而且胡咏祥也觉得在酒店里休息,环境更好,明天他再陪老爷子回去看看。所以,谈完事之后,他们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回去了下榻的酒店。

    墨菲听杨轶说这些,她不由地轻轻叹息:“是啊,港城那边确实不够大陆好了,我回来之后,看到有不少港城的艺人都来了大陆,不过拍电影的比较多,乐坛稍微少一点,港城的乐坛太封闭了,很少有人愿意和我们交流。”

    “实际上,天祥那边告诉我,早几年港城那几家有实力的唱片公司都在布局,像天祥也一样,Eason以前都是唱粤语歌的,这些年出的唱片,也都开始增加了华语歌曲,就是想试探大陆市场的反应。”杨轶轻轻一笑,说道,“或许,不只是Eason,这几年,你也会看得到很多港城歌手来大陆发展的消息。”

    墨菲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威胁,她反而感慨道:“以前我从港城来大陆发展,大家还不屑于顾,觉得大陆贫穷落后,没想到现在他们的意识也改变了。”

    “这是自然的,人口基数摆在这里,不过,港城也还没有落后,很多人都还千方百计地想到港城去定居。”杨轶笑道。

    “我才不想,我喜欢江城,喜欢跟你住在江城。”墨菲摇着头说道。

    “我也喜欢江城,有空,我们就出去玩,到全世界看看,然后家永远都在这里!”杨轶笑道。

    “那他们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墨菲还没想明白。

    “一来是来拜个山门,毕竟他们也要在江城开一个分公司,准确来说是个办事处,不管怎么说,都想跟我们这些关系好的朋友保持良好的关系,减少误会。”杨轶笑道。

    天祥不去魔都、京城开分公司,而是选在江城,也是为了在初期避开跟大公司的直接冲突。

    “二来,他们也想让我给陈奕捷写几首好歌,陈奕捷来大陆第一张华语唱片,他们想要打出成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