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九十二章 制裁投机者
    电脑登录不上起点后台,手机又坏了,现在借了他人的电脑才完成更新。

    亚纳耶夫走在走廊上,脚步沉稳,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西方国家领导人气急败坏的样子了。当亚欧经济合作组织发表了声明之后,几乎同一时间吸引了其他亚洲国家的注意力,东欧范围内的小国没有参与进来,但是东亚国家却表现出兴致十足,他们纷纷想要进一步了解关于亚欧经济合作组织的消息。

    不过亚纳耶夫却在此时巧妙的卖了一个关子,当其他国家的大使参赞想要试探亚欧经济合作组织的入门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无可奉告。

    除了中国之外,日本也是苏联拉拢的对象之一,虽然现在在经济危机的席卷之下苦苦支撑,但到底是曾经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能将他拉入组织内部,将增加经济体的含金量。

    不过这场席卷亚太的危机已经让所有国家都无暇自顾了,苏联在此时亮出这张牌,也是为了今后在亚欧地区形成一个经济圈子而打下伏笔,他不会指望东南亚那些火烧眉头的国家冷静下来面对面的谈判,而是直接的告诉他们,今后苏联和中国将会引导亚洲和东欧地区的经济发展,你们要做出什么选择只能趁现在了。

    还没走入办公室,亚纳耶夫就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弗拉基米尔同志拿着手头上的文件报告走到了亚纳耶夫身边,小声说道,“亚纳耶夫主席,正如你所语言的那样,在香港遭到滑铁卢的索罗斯开始向我们进攻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卢布与美元之间的汇率在逐步的下跌,怀疑背后有人在恶意的做空卢布。”

    “那是当然,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们开始上当了,鱼饵撒了下去,现在应该可以收网了。”

    亚纳耶夫之前还一直担心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不会向苏联动手,现在看来之前的确是他们多虑了,谁会放过一个还在改革探索市场经济的肥肉,国际炒家就是想着在苏联经济没有完全改革成功之前狠狠的做空一笔。

    索罗斯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唯一没有考虑到的是,他的对手是一个开了外挂的国家领导人。

    亚纳耶夫一边开门一边问道,“那些涉嫌投机卢布的银行已经记下了吗?”

    “按照亚纳耶夫总书记的吩咐,金融管理局将会介入那些涉嫌投机的银行。也会在报纸上大书特书。”

    “很好,这样做能够有力的冲击那些国际炒家的信心,反正他们已经在香港损失了一次,也不会介意在莫斯科再度折戟。就让莫斯科为索罗斯击垮英格兰银行和摧毁东南亚经济的辉煌画上最终的句号。”

    助手走进来,询问亚纳耶夫需要喝点什么?

    亚纳耶夫对办公室助手说道,“给我一杯咖啡,少糖,谢谢。”

    弗拉基米尔在沙发上做了下来,亚纳耶夫每走一步都有他自己的深思熟虑,他要做的只是跟着亚纳耶夫的思维往下继续思考,看着事态会向什么程度发展。

    然后他转过身向弗拉基米尔下达命令,“现在是时候让那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了,之前一直隐瞒着外汇的实际数字,就是为了打响这场汇率稳定战争,保证汇率的稳定比现在任何事情都要重要。要是卢布崩溃了,我们好不容易恢复的经济也很有可能重新陷入低谷。”

    苏联通过九十年代为石油造势,呈现出油价高涨的趋势,也让苏联成为富裕的石油大国,而油价的高涨带来的收获是莫斯科政府拥有着大量的外汇储备,不少于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力量就像一根强心针,足以为投资者带来心理上的安慰。

    “莫斯科政府通过发行大笔政府债券,抬高卢布的利率,进而推动卢布兑美元汇率大幅上扬。当卢布开始出现投机性抛售时,莫斯科金融管理局就立刻大幅提高短期利率,哪怕是让银行间的隔夜贷款利率暴涨。稳固固定汇率,让人民对卢布保持信心是及其有必要的。”

    这些都是留给索罗斯等国际炒家的反击手段,等到他们走入陷阱之后就会立刻察觉亚纳耶夫早就准备好了怎么招呼这群人了。

    亚纳耶夫接过助手递过来的咖啡,说了一句谢谢。

    弗拉基米尔同志却有些担忧的说道,“如果我们这些手段失败了呢?”

    总书记平静的回答道,“那就只能迫不得已冻结掉所有的投资资产,近期内不能任何转移。”

    冻结掉投资资产,短期内不能进行任何转移,这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彻底的和国际投资撕破了脸皮,虽然短期内止住了崩溃的局势,但是长此以往将会对经济和投资造成极大的损失。苏联的市场经济才取得初步的成果,这是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

    所以弗拉基米尔同志对亚纳耶夫所说的方法深感不安。

    “但是总书记同志,这种手段……太激进了,几乎会让投资者对苏联失去信心。”

    亚纳耶夫扶着额头叹息说道,“我知道,这种手段非常的危险,也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手段,如果金融管理局那帮蠢货能拿出什么好办法的话,我也就不会将这种手段罗列到最后了。很可惜,这些从旧官僚时代走过来的人根本拿不出任何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不会相信那些鼓吹休克疗法的家伙们能对市场经济有什么样长远的目光。”

    在他眼中,起码有相当一部分的经济学家可以打上叛徒的烙印。

    弗拉基米尔摇摇头,说道,“这样做的话,还是觉得我们直接派克格勃特工进入美国,刺杀索罗斯比较靠谱一些。索罗斯一死百了,其他人也会同样害怕收手。”

    亚纳耶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典型的毛子思维,总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弗拉基米尔也是随口一说,不过接下来亚纳耶夫说出话却让他大吃一惊。

    “虽然这个想法不怎么靠谱,但也不是没有实施的可能性。我们是可以适当的警告一下各位想要在苏联搞事情的投机分子们。”

    索罗斯作为美国的政治行动主义分子,一直是美利坚华盛顿的忠实走狗,包括在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的颜色革命,还有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是美国白宫的马前卒,为世界局势创造混乱的同时也为他的金融投机开道。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诸多的地区战争阴影背后,都有这个带着眼镜的犹太人。

    “是时候让这位傲慢的代顿和平奖获奖者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惩戒。”

    弗拉基米尔迟疑的问道,“向索罗斯下手?这可是跟美国撕破脸皮了啊。”

    “那倒没有,索罗斯是聪明人,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得清我们的警告手段。”

    的确一个典型的俄毛式思维解决问题的方案已经出现在亚纳耶夫的脑海之中,如果动用外汇巩固汇率是正面的金融较量,那么他的这个方案则更加的粗暴直接。

    亚纳耶夫冷声说道,“别忘了的宗旨,在我们这个国家,剥削主义者和投机分子,直接枪毙,绝不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