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97章 不按套路出牌(4/4,为凤城老康的万赏加更)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点提示也不给,这也太难了吧?在一个镇子上寻找一个钥匙的情报,我们还压根不知道这个情报长啥样!这无疑是大海捞针啊!”

    鞠杰买水归来,两人准备要去寻找线索,可是询问执行导演,都没有得到任何提示,两人傻眼了,鞠杰更是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我们一边走,一边找找看!”杨轶也是皱着眉头,不过他拍了拍鞠杰的肩膀,安慰道。

    走了一会儿,杨轶他们还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而且,在这个小镇上瞎逛也很麻烦!

    桥多啊!走着走着又要过桥,绕来绕去的,进度缓慢。如果是平时来旅游还行,可以慢慢地在小镇上走,放空自我,舒缓身心。

    可是现在他们在录节目,很多游客看到这边看着摄像机,都围了过来。看到是鞠杰和杨轶在拍节目的时候,认出这两人的游客更是激动地叫起来,还拿出手机要跟他们合影。

    还好,节目组雇佣了镇子上的保安,帮忙拦住要挤上来的游客,只允许他们远远地拍摄。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鞠杰左顾右盼一番,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杨大哥,要不我们坐船吧!”

    “坐船?可以啊!”杨轶笑着同意了。

    跟船夫一阵交涉,他们坐到了桥下的船上。船很小,刚踩上去就有一些摇晃。鞠杰有些怕,在小板凳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杨轶很淡定,不过看到鞠杰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笑了:“怕什么?人家开船的爷爷,在船上干活应该有几十年了吧?”

    “四十年咯!”干瘦的船夫笑道。

    “对啊!四十年的技术,你还担心翻船了不成?”杨轶还恶作剧地推了推鞠杰,吓得他哇哇大叫。

    逗完鞠杰之后,杨轶很惬意地靠在船帮上,眯着眼睛享受起来,这轻轻的摇晃,其实对于不怕水的人来说,是很舒服的享受!

    不过,这姿势,让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咦?”杨轶站了起来,他将船上的旗杆拔了出来。

    船夫爷爷并没有做出阻拦,而是望着前方,继续摇着他的橹。

    “杨大哥,你拔人家旗子干什么?”鞠杰好奇地问道。

    杨轶摊开旗子给鞠杰看,旗子一角还印着极限挑战的LOGO!

    “这是提示!”鞠杰惊喜地说道,“不过,这上面写的:婆说婆有理。是啥意思啊?”

    旗子上莫名其妙地有这么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让我想想……”杨轶摸着下巴,琢磨了起来。

    鞠杰在一边嘀咕着:“刚才我怎么没注意,这一句话出现在船的旗子上很违和啊!肯定是提示!”

    杨轶脑筋转得飞快,他已经露出了笑容。不过,杨轶不打算直接说出答案,只见他跟鞠杰说道:“婆说婆有理,上一句是什么?”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鞠杰顺口便念了出来。

    “那为什么上一句没了?”

    鞠杰笑嘻嘻地说道:“呃……会不会是因为只有婆有理,公没理了?”

    “公没理,为什么没理?”

    “因为老婆永远是对的?”

    “不是,因为公做了错事,出了差错啊!”杨轶智珠在握地笑道,“丈夫出了差错,夫差,历史上吴国的亡国君,春秋时候的吴国首都在哪?”

    鞠杰拍了拍大腿,激动地说道:“对啊!在姑苏啊!就是夫差!刚才我们还从夫差的洗剑池经过!”

    这个节目组,居然还玩起了这一套!让船夫返回的路上,鞠杰跟杨轶连连感慨:“杨大哥,还是你厉害,这么难的谜语都能猜得出来!”

    回到夫差洗剑池,杨轶和鞠杰找了一下,很快从一个灌木丛里,找到了一个箱子,还是极挑的特制手提箱,打开后,里面就一张卡片,不过,上面写了一行数字:“25。”

    “25是什么意思?”鞠杰傻眼了。

    “不知道,我们继续去寻找别的线索,可能所有线索拼凑起来,就有答案了!”杨轶说道。

    鞠杰却有些焦急,他想要等特警队的援兵过来,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杨大哥,要不我们还是先研究一下地图,看我们去哪里搜索比较好吧?”

    杨轶深深地看了鞠杰一眼,说道:“不用,我们先上车,一边开车出去,我一边研究去哪,留在线索隐藏地点太危险。”

    鞠杰怕自己暴露,只好乖乖听话。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杨轶他们要出发去下一个钥匙情报点恩瑞寺时候,解雨臣和郭子意那一组传来了“噩耗”,郭子意被淘汰!

    什么情况?

    一会儿,逃脱危机的解雨臣打电话告诉杨轶,他们和特警队在石狮林遭遇,郭子意被单洪奎和杨欢在车边伏击,郭子意壮烈牺牲,而解雨臣趁乱逃脱。

    “雨臣哥,你别急,他们开了多少枪?”杨轶冷静地问道,“你有没有开枪?”

    “我没开枪,他们的我不知道。”解雨臣哪里记得,他就顾着逃跑了。

    “那你们有没有找到线索?”杨轶接着问。

    “找到了,就是找到了才被别人守株待兔埋伏住的。里面那个卡片写着一个六字,其他的信息就没有了。”解雨臣说道,“不过箱子跟小郭在一起,所以很有可能现在老单他们也知道这个信息。”

    解雨臣逃跑,车也被丢了下来,不过,杨轶没有去接解雨臣,而是让解雨臣去湿地公园寻找下一个线索。

    等挂断电话,鞠杰才弱弱地说道:“杨大哥,你说为什么特警队伏击雨臣哥和小郭,怎么雨臣哥能跑掉?他会不会是我们这边的间谍啊?”

    杨轶知道鞠杰在挑拨离间,以及转移自己的嫌疑,不过,杨轶也不能确定解雨臣是否真的可靠。毕竟,节目组也有可能不只是弄一个间谍啊!

    “放心,我没把我们的线索告诉他!”杨轶说道,“但现在我们还是得齐心协力地合作。雨臣哥是不是间谍我们后面再研究。”

    “现在我要回去出发点做任务,救小郭。所以车我留给你,你继续去恩瑞寺找线索。”杨轶抓着鞠杰的肩膀,郑重地说道,“阿杰,我能信任你吗?”

    鞠杰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那你就要好好加油,去找到线索,然后打电话告诉我!”杨轶拍了拍鞠杰的肩膀,鼓励道。

    鞠杰感动得快要哭了,用力地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演的。

    杨轶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期待鞠杰这个家伙至少把线索内容告诉自己。

    ……

    搭出租车回到大本营,杨轶只是跟墨菲打了个招呼,便催着任悯告诉他挑战游戏的内容,他要尽快解救出郭子意,然后尽快地继续搜寻线索。

    时间很紧迫,同样,特警队的追击脚步也越来越迫近。

    “请上座!”任悯早已经摆好了拍摄的架势,不过,出乎杨轶的意料,任悯只是让杨轶坐到放在正中央的一个古式书桌前。

    有什么玄虚?

    杨轶狐疑地坐了过去,桌子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曦曦这会儿,也拿着对讲机过来,因为她听说爸爸回来了,小姑娘跟妈妈站在一边,看爸爸录节目。

    “粑粑在做什么?”曦曦好奇地问道。

    “嘘!”墨菲示意小姑娘不要出声,安静地看就好。

    “既然来到姑苏,就不能不知道姑苏小吃!姑苏小吃是中华四大小吃之一,而今天我们将为你介绍几道姑苏的特色小吃,请上菜。”任悯挥了挥手。

    只见一个身穿旗袍、身材曼妙的女郎拎着一个竹篮进来,真的是姑苏出美女,前世姑苏就出了陈圆圆、董小宛这样祸国殃民的美女,端菜的女郎也一样漂亮,那即妩媚、又不失婉约的容貌,顿时吸引了在场男人们的视线!

    不过,越是如此,杨轶越是正襟危坐。

    为啥?老婆孩子就在旁边看着,别说他没特别浓厚的兴趣,就算有,也不敢看啊!

    听到任悯刚才说的那些话时候,杨轶已经猜到了这个游戏的玩法,不就是记得上菜顺序吗?跑男里玩腻了的把戏,杨轶也在策划里传授过给他们。

    这点本事?还想来考校师傅?

    女郎上菜了,杨轶视线放在菜盘上,耳朵里也听着任悯的话:“姑苏特色的小吃,有生煎馒头,寿桃包,凤尾烧卖,枣泥麻饼,桂花糖油山芋,焐酥豆糖粥……”

    杨轶心中呵呵地笑,他明白了,别看任悯念得这么顺溜,实际上,跟上菜的顺序并不完全一致,有好几个颠倒了,属于干扰视听!

    但杨轶还是胸有陈竹,因为他记忆力很不错,已经记了下来。

    “接下来是要把它们都吃完吗?”杨轶故意这样问。

    “不是。接下来,请你将所有的菜都放回去竹篮里。”任悯说道。

    这时候,那个女郎已经不见了。

    “顺序上有什么要求?”杨轶警惕着问道,“是我要顺着她刚才上菜的顺序将菜收好?还是逆着她刚才上菜的顺序将菜收好?怎么样做才能算挑战成功?”

    然而,出乎杨轶意料,任悯摇了摇头,说道:“都不是,将菜收起来,原因是你要腾出桌子,我们给你上笔和纸,你要在两分钟内,画出刚才给你上菜的服务员的样貌特征。”

    “啊!”杨轶傻眼了。